当前位置:首页> 仙侠> 玄商夜昙星落凝成糖小说精彩试读

    玄商夜昙星落凝成糖小说精彩试读

  • 大米 2019-11-05 10:36
  • 玄商夜昙星落凝成糖小说精彩试读
  • 点击阅读
  • 《星落凝成糖》小说简介

  • 她出生就带着不祥之兆,被全族的人避如蛇蝎,看尽世间炎凉,一个即将嫁进天家,尊贵无比,一个被当做献祭之物,堕入深渊,然而大婚当日,姐妹俩“上错花轿”,夜昙被嫁入天家,全族想要得到姐姐庇护的愿望落空,在过去的几万年,人心之恶,浇灌出一条毒蛇,正在顽强的生长,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
  • 星落凝成糖第十六章

    玄商君过来的时候,天葩院酒香、茶香混杂,他皱眉,直入后院。只见后院数顷药圃之前,一口大锅用火神祝融的不灭火种点燃了茶神的茶母树枝。

    旁边放着三颗已经煮好的茶叶蛋,来处不用说——南极仙翁还在哭嚎呢。锅里不知道什么肉煮得咕噜咕噜,一只灾兽蛮蛮正围着个小围裙,不停地往锅里下放各种肉、菜。

    旁边,清衡君少典远岫正和离光氏的“青葵”公主相对而坐,推杯换盏,开怀痛饮。

    ……

    两千七百年来,玄商神君第一次知道何为青筋暴跳。

    他厉声喝问:“你们在干什么?!”

    清衡君应声跳起:“兄、兄长?!”

    夜昙喝得飘飘然,见了玄商君,不由招手:“少典有琴,你来啦?过来坐,蛮蛮,添副碗筷。”

    玄商君脸色阴沉得如乌云罩顶,他一指少典远岫脑门,少典远岫吓得上身后仰,差点倒地上。玄商君怒喝:“你……我命你督促她学习天规礼仪,你就是如此教她?!”

    蛮蛮迅速躲进了草里,连根羽毛都不露出来。少典远岫擦了擦额上冷汗:“兄长息怒,这实在是……”

    玄商君不想听他狡辩,又怒指夜昙:“还有你!你身为离光氏公主,自幼被神族定为天妃!然而言行举止,如此不修边幅,成何体统?!”

    “不修边幅?”夜昙又夹了一块肉,一脸莫名其妙,说:“我不过就是做了顿饭,怎么就不修边幅啦?”

    “不知悔改!”玄商君怒极,突然看见锅旁边,放着一卷苍青色的皮……牛皮。他深深吸气,看向锅里的眼神都变了。

    半天,他问:“你……肉从何来?”

    夜昙说:“我宰了头牛哇。后院有头牛在吃草,我就抓来了!现杀的,保证新鲜。你不尝尝肯定后悔!”

    锅里的肉冒着腾腾热气,玄商君却浑身都冒着寒气。

    清衡君连跪都跪不稳了,颤颤巍巍地说:“青葵……那……那头牛是不是只有一条腿、没角,全身青苍色……”

    夜昙说:“对啊。我看它三条腿都被人吃了,太可怜了。索性给了它一个痛快。唉,谁让我一向心软呢。”

    她越说玄商君的脸色就越难看,终于他怒喝:“离光青葵!!”

    清衡君冲上去挡在他面前,只怕他一掌把夜昙打死:“兄长,兄长息怒!她也是一时无知,兄长要罚罚我,千万不要跟一个凡间丫头计较!”

    夜昙再把一片牛肉塞进嘴里,两颊像鼓起的包子。她问:“怎么了?请你们吃饭还这么多事的?”

    他现在可能更想吃你……清衡君看看石桌上这一锅红汤,以手捂额,问:“青葵,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牛,叫夔牛啊?”

    夜昙捞了一块牛筋,说:“听过啊。夔牛又叫雷兽,入水生风雨,声音如雷鸣嘛……”她说到这里,看了一下锅。清衡君小声说:“那你知道兄长的坐骑,正是夔牛吗?”

    夜昙张大嘴巴,随后以手捂嘴,半晌,她摇摇头,坦然答:“不知!”说罢,她迅速搁了筷子,跳起来往外就跑!

    她跑了没几步,身后,玄商君一抬手,一股巨力将她牢牢吸附,举至半空,大有拍死在地的意思!

    夜昙身体悬空,只得螃蟹一样挥动四肢,大声喊:“少典有琴,我错了!可我真不知道那是你的牛!它头上又没写你的名字!不知者无罪嘛对吧?再说,牛死不能复生,你杀了我也没用啊!要不这样,我吃了你的牛,从今以后,我给你当牛!”

    玄商君气得发抖,右手张开又握紧,一身凛冽杀气。夜昙慌乱中扯住清衡君的衣衫,生怕玄商君将她拍地上。她说:“你别生气啦!你看,你的牛丑,可我漂亮呀!你的牛不会卖萌,我会呀!”她抬头,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你的牛可以骑,我也可以……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玄商君真是把她剁成肉泥的心都有了,清衡君慌忙用牛皮裹起牛骨:“她不过才十五岁,凡人十五,无知愚昧。兄长且饶她性命啊!”

    玄商君收手,夜昙啪地一声,自空中摔落在地,跌了个狗啃泥。

    她揉着腰站起身来,玄商君身上杀意已收,但仍面似寒霜。他沉声说:“天规禁令,一日之内,倒背如流。否则数罪并罚,决不轻饶!还有你!”他转向清衡君,“《天规禁令》抄写一千遍,三日后交到垂虹殿!”

    话落,他右手结印,清衡君手中那卷牛皮呼啦一声飞将过去,正落于他手。他拂袖而去。

    清衡君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青葵……离光青葵。啧啧,你下次想死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捎上我?”

    夜昙瞪他:“少废话,你就说牛肉好不好吃吧!”

    是还不错……清衡君两手成爪,是个大灰狼吓唬小白兔的姿势:“快快诵读天规。我兄长可不同于我,他凶残冷血,毫无人性。惹怒了他,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天灾人祸。”

    夜昙说:“知道了知道了,你走吧。我要背天规了。”

    清衡君擦了擦满头大汗:“一定要背啊。我先回去上药。还要抄千遍天规……唉,生命黯淡无光。”

    夜昙连连挥手,答应得毫无诚意:“知道啦,话多。”

    好不容易,清衡君终于走了。草丛里,蛮蛮探出头来。它左右查看,见大家都走了,这才用翅膀拍着胸脯,长吁一口气:“可算是走了。那个玄商君,跟要吃人似的。昙昙啊,你快背天规吧。”

    “背天规?你是不是涮火锅的时候把脑子也涮里边了?!”夜昙一把拍在它鸟头上,“酒足饭饱,又无人看守。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她抓起蛮蛮,迅速逃出了天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