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仙侠> 夜昙玄商星落凝成糖完美大结局在线在线阅读

    夜昙玄商星落凝成糖完美大结局在线在线阅读

  • 大米 2019-11-05 10:36
  • 夜昙玄商星落凝成糖完美大结局在线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星落凝成糖》小说简介

  • 她出生就带着不祥之兆,被全族的人避如蛇蝎,看尽世间炎凉,一个即将嫁进天家,尊贵无比,一个被当做献祭之物,堕入深渊,然而大婚当日,姐妹俩“上错花轿”,夜昙被嫁入天家,全族想要得到姐姐庇护的愿望落空,在过去的几万年,人心之恶,浇灌出一条毒蛇,正在顽强的生长,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
  • 星落凝成糖第十五章

    “嗯?”少典宵衣收回手,说:“宣。”

    不一会儿,寿星南极仙翁一个头叩倒在殿上:“陛下,您要为老臣作主!”

    少典宵衣皱眉:“何事?”

    南极仙翁泪眼汪汪:“陛下知道,老臣坐骑乃是一梅花鹿。就在方才,有人锯走了它头上幼角!”

    “大胆!”少典宵衣震怒,“天界几时出了如此狂悖恶徒?”

    然而话音刚落,外面太乙真人进来,一脸悲愤:“陛下,贫道座下仙鹤一千年才生一枚卵。贫道好不容易凑足三枚,原想孵化为幼鹤赠予弟子,谁知却被人偷走,还煮成了茶叶蛋!”

    少典宵衣震惊了:“竟有此事?”

    按理说,这些事,自有神霄玉府普化天尊处理,不至于闹到蓬莱绛阙才对。他与神后互看一眼,皆十分不解。

    而事情还远没有结束。茶神陆羽也匆匆来报——其山上新茶被偷了大半。甚至连茶树都被人砍了当柴烧。

    蓬莱绛阙一片嘈杂,少典宵衣当然知道,既然神霄玉府没有处理,而是直接闹到他这里,自然是因为行凶作恶的人,各路仙家不好处置。

    但少典氏素来极重家风,天界禁令又严苛,何人如此猖狂?他问:“究竟是谁胆大妄为,各位仙家不必为难,只管禀明。天规禁令之下,绝不姑息凶徒。”

    各路哭诉的神仙互相看了看,还是太乙真人犹豫着说:“回陛下,是……离光氏的青葵公主。”

    少典宵衣:“……”

    神后:“……”

    玄商君:“……”

    这闹到御前,便不奇怪了。她乃未来天妃,谁敢处置?何况凡人体弱,她一个人族公主,生得娇娇软软的。诸仙连追赶都不敢——万一有什么闪失,可是不好交待。

    没办法,只好上这儿来告状了。

    半晌,少典宵衣怒喝:“清衡何在?!”

    南极仙翁小心翼翼地道:“回陛下,二殿下刚从酒神少康那里偷了两坛子美酒,估计现在正同公主对饮。”

    “孽障!”少典宵衣啪地一声,将案上茶盏摔了个稀碎。神后忙道:“陛下息怒。有琴,远岫散漫,公主本就初入天界,交给他,恐怕无心向学。还是暂时由你管束教化吧。”

    “这……”玄商君看了一眼少典宵衣,犹豫道:“恐怕于礼不合。”

    一时之间,周遭声音骤然静默。少典宵衣说:“无非是教些规矩礼仪,你素来乐为人师,座下门人弟子本就不少,多她一个,也无甚不妥。”

    他既然开了口,玄商君也不能多说,只得道:“儿臣遵命。”

    少典宵衣怒意未平,沉声道:“严加管束!今日之事,也须给各位仙家一个交代。神族由不得任何人胡作非为。”

    玄商君一想到那女子,眉头就皱成了川字:“是。”

    ——自己离开不过两个时辰,天葩院到底发生了什么竟闹得诸神不安?

    天葩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就在一个时辰前,清衡君受刑回来,就嗅到一阵浓香。这是……什么味道?他走进去,竟无论如何也分辨不出是何种香料。

    进到后院,他一眼看到院中架起的火堆。对,火堆。火烧得正旺,一股茶香扑面而来,令人神魂一清。

    “你在干什么?”他一脸不解。夜昙正忙着添柴,而她那只怪鸟蛮蛮,胸前系了个围裙,正忙着往柴堆上的大锅里放着各种香料。那勾得人垂涎三尺的香气,正由锅里散到四处。

    “咦,你回来了?”夜昙擦了擦头上的香汗,“就等你了,来来,吃饭。”

    清衡君背上血迹森然,三重雷火之刑虽不致命,却也不是那么好受的。他看了一眼锅里,只见里面半锅骨头汤熬得发白。上面漂浮着厚厚的一层油,还搁了辣椒、花椒、八角、生姜、大蒜……

    如今红汤滚沸,夜昙夹起一片鲜嫩的牛肉,在浓汤里涮了涮,递到他嘴边:“来,张嘴,啊——”

    少典远岫不由自主张开嘴,肉片软糯,入口即化一般。鲜辣之味在舌尖弥散开来,令人忘忧。

    夜昙问:“好吃吗?”

    少典远岫点头,神族口味清淡,这样香辣之物,他鲜少品尝,倒也是别有意趣。夜昙说:“我还给你煮了一个茶叶蛋,可惜没有酒。”

    清衡君不由就说:“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好酒。”

    夜昙立刻挥挥手:“妙极!快去快回!”

    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你没有看见我身上的血吗?”

    夜昙正指挥蛮蛮多搁辣椒,闻言说:“看见了啊。”

    她的反应,跟他见过的所有仙婢不同。少典远岫立刻问:“为何一句关切之言都没有?”

    夜昙果然是毫不关心,说:“这么一点小伤,你堂堂神君,何用关怀?再说了,一两句关切之言,说来容易得很,却又有何用处?不如你多带点酒,我还可以替你略为清洗伤口。”

    ……也是。少典远岫出了天葩院,外面立刻有仙婢惊叫道:“清衡殿下,天呐您受伤了!疼吗?”

    少典远岫啧了一声,果然是一点用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