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仙侠> 星落凝成糖小说-主角为玄商夜昙小说阅读

    星落凝成糖小说-主角为玄商夜昙小说阅读

  • 大米 2019-11-05 10:35
  • 星落凝成糖小说-主角为玄商夜昙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星落凝成糖》小说简介

  • 她出生就带着不祥之兆,被全族的人避如蛇蝎,看尽世间炎凉,一个即将嫁进天家,尊贵无比,一个被当做献祭之物,堕入深渊,然而大婚当日,姐妹俩“上错花轿”,夜昙被嫁入天家,全族想要得到姐姐庇护的愿望落空,在过去的几万年,人心之恶,浇灌出一条毒蛇,正在顽强的生长,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
  • 星落凝成糖第十四章

    神界,一座天宫掩映在云霞深处。门前匾额上,“天葩院”三个字正闪闪发光。

    夜昙现在就站在这匾额下,一脸日了狗的表情。身后玄商君脸色不佳,显然方才对战中已受内伤。但他仍站得笔直,声音也听不出端倪:“今后你便暂住天葩院,尽快背熟天规、学习神族礼仪,以便参拜父神、母神。”

    夜昙轻嘶了一声,感觉有点牙疼。她不是很乐意进去,然而玄商君就堵在她身后,催促道:“入内。”

    夜昙不情不愿地走进去,里面倒是一处清净小楼,一股奇异的香气甘中带苦,充斥整个庭院。

    庭院中,一部石书竖立中庭。这东西比夜昙还高,虽是石制,但每一页都可以翻动,只是厚重无比。夜昙用手指敲了敲,还挺好奇,问:“这是什么?”

    清衡君看看兄长,玄商君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天规。”

    我去!夜昙凌乱了:“这么多?!全都要背?你们神族是不是吃饱撑的,闲极无聊啊?”

    玄商君御下严厉,素来最是不喜旁人牢骚抱怨,然这偏偏是她最擅长的。清衡君少典远岫赶紧说:“来到神族,当然要牢记神族禁令。”

    可夜昙就是打算讨价还价。她咬了咬手指,说:“那……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先回离光氏,等背熟了天规,再来神族。怎么样?我发誓,只要回到离光氏,天规什么的,一天之内我肯定倒背如流!”

    玄商君根本不看她,转头对清衡君说:“你亲自督促她,面见父神、母神之前,须牢记天规禁令、熟悉神族礼仪。”

    话落,拂袖而去。

    “喂!”夜昙追过去,“你到底有没有长耳朵啊,我是说放我回离光氏!”

    玄商君没有回头,好像他真的没长耳朵。

    清衡君吹了声口哨:“别喊了,他能忍到现在才走,已经很给离光氏面子了。你先诵读天规啊,我过一会儿来看你。”

    夜昙瞪他:“你要去哪里?”

    清衡君摊手:“我护卫不利,得去弼政殿领受三重雷火之刑啊。你没听我兄长说?”

    “你也太听话了吧?”夜昙气哼哼的,“我饿了,先给我弄点吃的。”

    “饿?”清衡君好久没听到过这个字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扒扒头发:“哦哦,你尚未修习辟谷之术。你等着,我让仙婢送些糕点过来。神族的素糕纤云弄月不错,你可以尝尝。”

    “听名字就不怎么样。”夜昙嘀咕了一句,又说,“算了。这个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你解决?”清衡君倒是有点好奇,“嗯,一直听说离光氏的青葵公主温婉贤淑,琴棋书画乃至医术、厨艺都十分精通,你自己做也好。”

    “呃。那倒不是。”夜昙低下头,开始解自己的衣带,“我给你看看我的大鸟!”

    “啊?!”清衡君双眼睁大,一脸悚然,“大、大大大……大鸟?”

    夜昙却很快从自己胸口揪出一只青赤流光的怪鸟来。她揪着怪鸟的翅膀,不顾它双爪乱蹬,将它提到清衡君面前,说:“对呀,大不大?”

    少典远岫差点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心肌梗塞的上神。

    “大……大。”他含糊两声,一边擦汗一边说,“蛮蛮乃是天生灾兽,你将它带入天界作甚?”

    夜昙说:“这鸟做得一手好饭,你先去受刑吧。完事后赶紧回来,我等你开饭。”

    清衡君仍心有余悸,看看她又看看那“大鸟”,说:“那我先去了。天界禁令颇多,你不要乱走。”

    夜昙挥挥手,赶他如赶狗。

    蓬莱绛阙,仙乐空灵、清风浩浩。

    玄商君跪拜神帝、神后:“父神、母神。”

    天帝少典宵衣正凝视殿中溯源镜。只见镜中一片雾海茫茫,似水却无波。玄商君心里一跳,这不是别处,正是归墟。

    传说中,充斥着混沌之炁的天地裂隙。

    他低下头,天帝问:“此行迎接青葵公主,可还顺利?”

    玄商君说:“回父神,归来时与魔族起了点纷争,但青葵公主已经成功迎回天界,安置在天葩院。”

    天帝微微颔首,旁边神后说:“既然已经入了天界,为何不带来让母神和你父神见见?”

    那自然是因为此女跳脱顽劣,恐驾前失仪,不宜直接面圣。玄商君说:“已经让远岫教导她天规礼仪,不日后便可前来拜见父神、母神。”

    他这般说,殿中顿时一阵沉默。

    三人同时看向溯源镜,镜中灰白一片。天帝食指轻拨,镜面轻移,只见古铜色的封印如同一条巨龙,将这天地裂隙环抱禁锢。

    远远看去,龙腹如同半透明。

    当溯源镜掠过龙目,便能隐约看见琉璃般通透的龙目中一条黑色的裂纹蜿蜒开来。烟灰色的雾气正从中缓缓溢出,丝丝缕缕,如烟如雾。只是看上一眼,便让人觉得不祥。

    天帝右手食指轻按龙目,镜面如水波漾开:“蟠龙古印破裂在即,必须尽快修补。你……”他眼神坚毅,然而说到这里,却也是微微一顿,“早作准备。”

    神后双唇颤抖,欲言又止。玄商君跪拜道:“儿臣随时候命。”

    他双手合在双胸,一施礼,手上紫黑色的魔息分外显眼。

    神后一眼看见,急问:“你受伤了?”

    玄商君垂手,以衣袖遮掩伤处:“一点小伤,母神不必担心。”

    少典宵衣的神情却渐渐冷肃:“魔族是谁前来迎接公主,竟能伤你?”

    神后说:“有琴已然受伤,陛下还是请乾坤法祖为他诊治吧。”

    少典宵衣说:“他自己便通晓医术,何必惊动他人?”

    眼看母神又要受到斥责,玄商君自然不会提及夜昙,忙道:“是魔尊长子乌玳出手,儿臣对战中一时不慎,方才为他所伤。”

    少典宵衣沉声道:“一时不慎?眼见修补蟠龙古印在即,这是何等大事?四界存亡当前,你竟然如此疏忽大意!”

    玄商君再次跪拜:“儿臣认错,甘愿受罚。”

    少典宵衣虽然不悦,却终究还是上前,以自身灵力驱他伤口魔息。玄商君伤口上的紫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正在这时候,殿外有仙侍通禀:“天帝、天后,南极仙翁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