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仙侠> 男主角是玄商女主角是夜昙的小说阅读-星落凝成糖小说

    男主角是玄商女主角是夜昙的小说阅读-星落凝成糖小说

  • 大米 2019-11-05 10:34
  • 男主角是玄商女主角是夜昙的小说阅读-星落凝成糖小说
  • 点击阅读
  • 《星落凝成糖》小说简介

  • 她出生就带着不祥之兆,被全族的人避如蛇蝎,看尽世间炎凉,一个即将嫁进天家,尊贵无比,一个被当做献祭之物,堕入深渊,然而大婚当日,姐妹俩“上错花轿”,夜昙被嫁入天家,全族想要得到姐姐庇护的愿望落空,在过去的几万年,人心之恶,浇灌出一条毒蛇,正在顽强的生长,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
  • 星落凝成糖第十二章

    前方,顶云、烛九阴加入战局,跟随乌玳步步紧逼。玄商君眉峰微皱,退后几步,召出牺氏琴,右手轻拨,弦上风雷起。

    周围飞沙走石、山崩地裂,喊杀声惊天动地。夜昙坐在轿子里,知道是神魔两族交战,她没兴趣,也不想凑这个热闹。可突然,轿帘被掀开一角,一颗鸟头探进来,还抖了抖头上的呆毛。

    它发现夜昙,立刻兴奋地挤进来,扇着一只翅膀道:“昙昙,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夜昙叹气:“可惜我看到你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鸟名叫蛮蛮,一身羽毛青赤,却只得一只翅膀一只眼睛。看起来怪异得很。如果它在这里,那说明妖族少君帝岚绝也在附近了。

    夜昙问:“方才是帝岚绝派人放箭,引神魔两族交战的?”

    蛮蛮挤到她怀里,说:“昙昙,你果然还是这么冰雪聪明。少君让你赶紧逃,他来断后。”

    夜昙掐着它的鸟脖子,一脸狰狞:“逃什么逃!我要是帝岚绝他爹,我一定剥了他的皮,缝个虎皮裙儿穿!”

    蛮蛮挣扎着叫了几声:“昙昙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家少君对你一往情深,连神、魔两族都敢得罪,你难道一点也不感动吗?”

    夜昙一脸凶相:“我好好地当个魔妃,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来捣乱,还要我感动?这臭老虎在哪里?”

    蛮蛮翅膀尖儿一指北边,说:“就在那边。”

    夜昙没办法,只得下轿,刚走没几步,就遇几个魔兵阻路。他们身为魔族,并不把这位人族公主放在眼里,这时候立刻抽刀挡住她,说:“请魔妃待在轿内,勿离寸地!”

    夜昙随手把蛮蛮扔地上,还踢了一脚。她说:“哦。我扇子掉了,帮我捡起来。”

    说话间她手往下一指,蛮蛮毛绒绒的一团,倒真像一把羽毛扇子。几个魔兵视线随之而动,正打算去捡。然而就在瞬间,夜昙左手微张,身前气流扭曲。几个魔兵身上淡紫色的魔息全部倒流进她的身体。

    她右手美人刺出,凌空一转,几个魔兵顿时命丧当场。

    夜昙抖抖美人刺,兵刃滴血,她叹气:“这个惨剧教育我们,懂礼貌是多么的重要。”

    蛮蛮从地上爬起来,用翅膀拍拍身上的土,幽幽地说:“那你对我能不能也懂点礼貌?”

    夜昙弯腰拎起它,握住它一双修长的鸟腿扇了扇,它便真的很像一把羽毛扇了。地上尸身横陈,随处可见残肢碎肉。夜昙说:“你我之间讲什么礼貌。走,先去找你那脑子有毛病的岚绝少君。”

    蛮蛮正色说:“不要这么形容少君行不行?他好歹也是头威风凛凛的吊睛白额虎。”

    夜昙一脸呵呵:“妖族帝氏一脉,所有成员都能称老虎,只有你家少君是小脑斧。”

    蛮蛮翅膀捂着嘴偷乐,夜昙一边跟它说话,一边绕开魔兵。一片鲜血溅过来,蛮蛮一惊,一头缩进夜昙胸口,死活不肯再露半根毛。

    神族这边,清衡君奉兄长玄商君之命守在轿边。眼前沙石横飞、乌云蔽月,战况不明。他跳到旁边树冠上,随手叼了片树叶在嘴里,一边抖腿一边观战。

    突然,身后有声音亲热地说:“远岫,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清衡君猛地回头,就见狂沙浓烟之中,魔族三殿下嘲风手持战镰贪念从天而降。他呸出树叶,哪壶不开拎哪壶,说:“嘲风!听说你从堂堂魔族三殿下被贬为斥候了?”

    “咳咳。”嘲风轻咳两声,好在他的面皮也不是这一言半语可以刺穿的。他说:“魔职尊卑贵贱,不过都是为天下苍生效劳。远岫眼界心胸不应如此狭隘。”

    他扫了一眼少典远岫手中素绫,啧啧了两声,说:“跟你说过多少遍,男人的东西不可以这么软。你应该换个兵器,否则永远都只能是个弟弟。”

    清衡君看看自己的法宝,那素绫名为惊虹,也是神族叫得出名头的法宝。但不知被嘲风嘲笑了多少回。他说:“我硬不硬,你来试试便知道。”

    话落他素绫一出,空中顿时现出七彩波光一片。

    嘲风迎战,贪念与惊虹交击,轰然一声,火花四溅,但他还能耍嘴皮子。他边战边退,说:“远岫何必动怒呢?天界但凡提及神帝之子,有几人知道你清衡君少典远岫?你要有自己的主见,总不能一辈子跟在少典有琴身后,做条应声虫。”

    清衡君手中素绫光影更甚,陆离虹光将嘲风包裹其中,他冷哂:“挑拨离间,你就只有这些低劣招数吗?”

    嘲风挥动战镰,挡开锋利如刀的素绫,朗声说:“实话总是不太中听。但若有一天,你心有所求,就会明白我今天的话,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清衡君知道他狡诈,索性不再说话,专心应战。轿内,青葵突闻一声巨响,软轿顿时歪斜。她吃了一惊,探出头来,却见地底裂开一条巨隙,半顶软轿都陷入其中。

    清衡君听得远处声响,知道中了嘲风的计。然而嘲风骤然发力,牢牢牵制他,他已是抽身不能。谷海潮一掌几乎劈开软轿,一众金甲神兵哪肯让他接近天妃?顿时拼死阻击。

    软轿卡在裂隙中间,摇摇欲坠。青葵只得手脚并用,爬出轿子。外面神魔交战,天昏地暗。连哪边是神族都分不清。她闪避横来的飞沙碎石,跌跌撞撞地朝着琴声而行。

    ——玄商君擅琴,循琴而往总是不错的。

    玄商君正与乌玳、顶云、烛九阴酣战,突见隐隐风烟之中,一个女子正匆匆逃蹿。不是别人,正是夜昙!他略一分神,乌玳一斧劈来,削落他一缕发丝。

    他回手一拨,弦音直击乌玳,自己飞身而下。

    夜昙只觉得一片阴影骤然降临,自己如同被老鹰扑住的小鸡,猛地被拎到了半空中。她抬起头,看见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少典有琴!”我个篮子的!夜昙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这眼睛可真是尖,我都躲得这么隐蔽了,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玄商君薄唇紧抿,回身坐在一根横木之上。乌玳、顶云、燃城三人步步紧逼。他只能顺势将夜昙环进怀里。

    这是……胸?他那素来缜密的思维,让他的目光和手同时快速确认了一遍,然后在瞬间觉出不对——上次在魍魉城,因受她戏弄,曾有一眼注目。但……好像没这么……

    自己这是想得什么?!他还来不及羞恼,琴声怗懘——他弹错了一个音。

    这困惑显然太过不堪入目,玄商君以指挑弦,却已经被乌玳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