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仙侠> 夜昙玄商小说-星落凝成糖在线阅读

    夜昙玄商小说-星落凝成糖在线阅读

  • 大米 2019-11-05 10:34
  • 夜昙玄商小说-星落凝成糖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星落凝成糖》小说简介

  • 她出生就带着不祥之兆,被全族的人避如蛇蝎,看尽世间炎凉,一个即将嫁进天家,尊贵无比,一个被当做献祭之物,堕入深渊,然而大婚当日,姐妹俩“上错花轿”,夜昙被嫁入天家,全族想要得到姐姐庇护的愿望落空,在过去的几万年,人心之恶,浇灌出一条毒蛇,正在顽强的生长,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
  • 星落凝成糖第十章

    日晞宫,神族派神使前来通知离光汤,准备在十日之后迎接天妃入天界小住。

    这是好事,离光汤与国师愿不闻、丞相离光赤谣正在讨论青葵去往神族时应携带的备用之物。

    就在这时,夜昙带着青葵从墙外翻进来。此时三人目光一转,就看见了灰头土脸的她们。

    离光汤须发皆张,如同头暴怒的雄狮:“混帐东西!你又干了什么?!”

    这自然是骂夜昙。她跟青葵本就一身湿透,如今拨草而返,自然一身草屑灰尘。再加之青葵额角的伤口被水泡得发白,远远看去,十分吓人。

    这可是未来天妃!而且神族十天之后就要接她入天界了!

    离光汤简直气炸了肺,愿不闻几步上前,一把扶住青葵:“公主无恙否?”

    一群宫女侍从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全部围上去。离光赤谣上前,为青葵公主把脉。他虽位及宰辅,但是医术也是不错的。

    青葵的歧黄之道,便多传自他和愿不闻。

    离光汤上得前来,见青葵额角伤口,顿时怒火更盛:“发生了什么事?”

    青葵说:“父王不必担心,女儿无恙。方才是魔族斥候潜入宫中打探神使来意,女儿不巧撞见。幸得夜昙相救,方能平安返回。”

    “魔族?!”离光汤君臣三人皆是面色一沉,愿不闻说:“想是方才神使临凡,魔族派人进宫打探消息。妖人擅闯离光氏,是愿不闻失职,公主受惊了。请陛下降罪。”

    离光汤哪里顾得上这个?他握住青葵的手,觉出其身上寒凉,说:“额上怎的伤成这样?雨后湿气重,你又受惊吓,快快回宫。披霞!为公主煮一盏安神茶压压惊。”

    宫里早有宫人忙着准备,青葵说:“父王,青葵只是皮外伤。倒是夜昙方才为了救我跟魔族交手,肺腑被魔息所伤,我先为她诊治。”

    离光汤回头看见夜昙,一脸关切瞬间变成了满天阴云。他沉声喝问:“你们在何处遇到魔族?”

    这话自然是质问夜昙,青葵怕他跟夜昙又吵起来,赶紧如实回禀道:“殿后饮月湖。”

    离光汤说:“饮月湖封闭多年,寡人早已明令任何人不得进出。为何你们会在该处遇到魔族?”

    他问这话时,眼睛一直盯着夜昙。夜昙一摊手,说:“问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不管说什么都是我的错。你直接惩罚我不就行了?”

    “你!”这话如火上浇油,离光汤气急,“你自己勾结妖物,荒唐浪荡也就罢了。如今私闯禁地,还让前来寻你的青葵一同涉险!你可知罪!”

    夜昙只觉得经脉剧痛,她撩了撩湿透的流海,问:“知罪?我有什么罪?我让她来找我了?再说了,愿不闻身为国师,统领镇妖司,外不能阻止妖族潜入,内不能保护未来天妃,如今父王竟然在这里怪我?”

    愿不闻微滞,离光汤气得就要中风:“反了……反了。你闯下大祸,却丝毫不知悔改,给我跪下!”

    夜昙说:“悔改?魔族潜入宫中打探消息,又不是我勾来的。我悔改什么?”

    丞相离光赤谣冷笑,说:“饮月湖早已被陛下封禁多年。只有公主独自出入,就连宫人也不曾跟随。而今魔族不在别处潜入,好巧不巧,偏偏就出现在饮月湖。甚至差点抓走青葵公主。如此巧合,难道公主不该解释吗?”

    夜昙一脸不忿:“赤谣老狗,你可真会血口喷人啊。”

    离光汤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啪地一声响,夜昙右颊立刻泛红。他气得发抖:“你自己四处闯祸,还有理了?”

    青葵脸上也一痛,她一手捂脸:“父王!不是丞相以为的那样。我去到饮月湖的时候,夜昙根本不在!她是为了救女儿才与魔族周旋,还请父王不要怪罪她!”

    愿不闻扶着她,急急为她伤口上药,说:“青葵公主禀性纯良,难免被心怀叵测之人迷惑,还是先行回宫歇息吧。”

    离光赤谣说:“陛下,微臣早就说过,此女不祥,当初陛下一念之慈,留她存活至今。可是陛下浩荡皇恩,她可有半分感念?她勾结妖族,不仅引妖孽入宫,如今更是勾连魔族,差点危及青葵公主。难道陛下还要包庇纵容不成?”

    夜昙盯着离光赤谣,目光渐渐阴狠,她说:“老狗,我要是勾连魔族,第一个诛你十族。”

    语气阴森到令人恐惧,离光赤谣大骇。

    “孽畜!”离光汤一脚踹过去,“跪下!”

    夜昙脖子一梗,也是大声道:“我没错,为什么要跪?!”

    离光汤气得差点昏过去,他怒吼:“来人,给我将这孽障笞一百!”

    有兵士犹豫片刻,执鞭上前。离光汤怒喝:“重打!”

    几个兵士按住夜昙,一鞭下去,夜昙背上顿时浸出长长的一道血痕。青葵痛呼一声,跪在离光汤面前,离光汤伸手欲扶,但也知道如果责罚夜昙,青葵跟着受苦也是免不了的。

    青葵说:“父王!今夜之事,确实错不在夜昙。她一个女儿家,怎么受得了如此重刑?丞相就算不相信她,难道连本公主也不信了吗?”

    离光赤谣见青葵亦同受痛楚,当下不再开口。毕竟未来天妃可是不容任何闪失的。离光汤双颊抖动,半晌,厉声喝问夜昙:“知不知错?!”

    夜昙五内如焚,强忍着不吐血,闻言比他声音更大:“你不过就是心疼你的青葵,赤谣老狗胡说八道你也听信!你们一对昏君佞臣,却要我来认错!我呸!”

    “放肆……放、放……肆!”离光赤谣吓得脸色发白,连声音都小了。离光汤气得吐血:“给我打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兵士几鞭子下去,夜昙后背立刻血肉模糊。青葵经受不住,整个人脸色惨白、汗出如浆。她跪在离光汤面前,仍在苦苦哀求。唯夜昙咬紧牙关,拒不喊痛。

    离光汤站了一阵,纵然是气炸了肺,仍旧忍不住再问:“认不认错?!”

    夜昙的声音已经低微,却还是字字清晰:“没错,不认!”

    离光汤跟她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他张张嘴,正要说话,突然,宫外有声音传来:“魔族使者烛九阴奉魔尊之命,拜见暾帝陛下。”

    他未到,然声音传到众人耳朵里,却洪亮如钟。

    众朝臣一并愣住——魔尊遣使前来?还依礼在宫外等候?他们什么时候这么懂礼貌了?

    宫门前,一片寂静,半天,离光汤方问:“魔尊派使者前来离光氏,不知所为何事?”

    日晞宫门口的宫砖上,紫黑色的雾气聚集旋转,魔族使者烛九阴于魔息中缓缓现身。他一身黑袍,上绣刑天战纹,正是魔族饰纹。只是这次,素来狂傲的魔族居然还挺懂礼貌。他躬身施一礼,说:“暾帝陛下。魔尊听闻离光氏有位夜昙公主,德言容工、才貌俱佳,特命微臣前来提亲。魔族愿聘离光氏夜昙公主为魔族未来储妃,与人族永结姻盟。”

    他短短几句话,却震住了离光氏的文武朝臣。就连愿不闻都原地石化。

    德言容工?谁在你们魔尊面前造的谣啊?你们魔尊真应该把说这话的人去骨切片,用来蘸大酱吃啊……

    没人答话,烛九阴自认为自己把来意表达得很清楚啦。他笑意盈盈地问:“暾帝陛下,不知未来魔妃何在啊?”

    这下子,连离光汤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不在那边吗,正打着呢……

    冷场半晌,还是离光赤谣笑着打圆场:“魔使有所不知,人族礼教森严,女子未嫁之前,不宜抛头露面。夜昙公主身份尊贵,此时此地,也是不宜露面。”

    烛九阴唔了一声,就算把他洗净焯水,用来焖黄豆,他也不会想到——旁边那血肉模糊的一团,会是他们家未来魔妃啊!

    人族规矩,他倒也理解,说:“即是如此,此事就便就这么定下了。魔尊听闻神族十日之后将迎接未来天妃入天界小住,也特意交待下来,魔族将在同日迎接夜昙公主入魔族作客。陛下早作准备吧。”

    话落,他身化紫雾,遁地而去。

    离光汤君臣三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