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相爱不曾恨晚小说阅读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相爱不曾恨晚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19-09-27 16:26
  •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相爱不曾恨晚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相爱不曾恨晚》小说简介

  • 深爱多年的男人被白莲花闺蜜抢走,叶舒萌在他们婚宴当晚借酒行凶,非礼了新娘大哥。隔天。她给了他两百块补偿费,要求两不相欠,却遭到拒绝。开什么国际玩笑?池南川,堂堂池氏总裁,岂能容忍被当成牛郎随便摸随便亲?“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领结婚证。”一场以拆婚为目的的婚姻,她要新郎,他要新娘,婚后的日子鸡飞狗跳……
  • 相爱不曾恨晚第1章借酒行凶

    如果有一天,你深爱十几年的男人和你最好的闺蜜结婚了。你是选择背水一战,还是忍痛祝福?

    星光璀璨的夜。

    希尔顿酒店礼堂正举办一场盛世婚宴,从国外空运回来的上万朵紫玫瑰营造了一个梦幻的童话世界。

    今晚是鹿城两大家族--唐家和池家的婚宴,婚礼耗资千万,盛况空前。

    唐慕言和池明曦这对新婚夫妻正忙着挨桌敬酒,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唐慕言,你是否愿意娶池明曦为妻。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我正式宣布你们为夫妇。”

    白天教堂的一幕幕反复在叶舒萌眼前浮现,刺痛着她的眼眶,一阵阵发酸。

    她曾以为若唐慕言结婚,新娘除了她,不可能是别人。

    但老天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如今娶了她最好的闺蜜。

    仰头,叶舒萌又灌了一口酒,烈酒灼烧着喉咙,火烧火燎。

    “咳咳……”她呛出了眼泪。

    “别喝了,你想灌死自己啊?”夏小满抢了她的杯子,干心疼。她能理解她的痛苦,可事已至此,自虐有用吗?她今天就是喝死,唐家户口本上的名字也不可能变成她。

    “萌萌,没事吧?”

    唐慕言和池明曦敬到了这一桌,皆担心地问她。

    没事?不,她有事!她心痛得快死了!

    眼泪就要夺眶而出,被叶舒萌硬生生逼回去,转头起身,她眼含着泪,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没事。”

    “祝福你们。”

    唐慕言生得真是漂亮。五官精致,肌肤白皙,明眸皓齿,有一种纯净的性感。一身白色燕尾服衬得他更加英俊,比白马王子还帅。

    他唐慕言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是她看着长大的。可怎么一转眼,他就成了别人的丈夫呢?

    叶舒萌的心在滴血,在哭泣,却不得不强颜欢笑,举起酒杯,豪气云天。“哈哈,来,为我们家的猪终于会拱别人家的白菜,干一杯……”

    满满的一杯威士忌,她一饮而尽。

    唐慕言和池明曦互相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喝了。

    “你坐,我们去敬下一桌。”池明曦拉着唐慕言要走。

    “别走啊……我话没说完呢。”叶舒萌挽着池明曦纤细的手臂不肯放,红着脸傻笑。“唐慕言,他、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报仇。”

    “谢谢,慕言不会欺负我的,他对我很好。”池明曦柔情似水地望着唐慕言,言语间充满信任和甜蜜,他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叶舒萌像是被捅了一刀。是啊,唐慕言多宠她啊,就像当年宠自己一样。

    她的话显得多么愚蠢又多余。

    “对对对,瞧我胡说。我错了……我自罚一杯,我祝你们……祝你们……”喉咙酸得说不出话。

    “别喝了,你酒量不好。”唐慕言拦着,不肯她喝。

    “萌萌别闹,人家还要敬酒呢。”夏小满忙把叶舒萌拉回座椅上,“你们去吧,我照顾她。”

    “谢谢。”唐慕言不放心地看了两眼才离开。

    “哥,你总算来了,等你好久了……”池明曦温柔的声音传来。

    唐慕言也跟着叫了一声“大哥”。

    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在对面落座,叶舒萌垂着脑袋,昏昏沉沉地看了眼。只觉得那男人有双异常锐利的眼睛,瞳孔是深深的墨蓝色,很亮,很深沉。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的心被某种力量猛地一震。

    数不清喝了多少杯,叶舒萌去洗手间时,整个人都是飘的。踩着高跟鞋,走得东倒西歪,世界天旋地转。

    “啪--”

    鞋跟断了,她一个趔趄眼见要摔个狗吃屎,一只手臂托了她一把。

    她半个身子已经栽下去,慌乱中抓住了一个“扶手”。

    肉呼呼的,触感棒极了。叶舒萌觉得摸着很舒服,忍不住又捏了几把。

    池南川脸色铁青,活了近三十年,他竟然在洗手间被一个女醉鬼非礼了。

    还是男洗手间!

    池南川忍无可忍,但某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居然还凑上来亲它。砸吧着嘴巴,“好,好渴……我要喝水……”

    “滚开!”池南川厉声,一把推开她。被非礼的恼怒直接让他的脸由青转黑。

    谁知她像打不死的小强一般黏了上来。

    “水……别走……”

    叶舒萌扑上来抱住他的腿,池南川想踢开她,可她像八爪章鱼一般抱得紧紧的,顺着他的大长腿往上爬。“别走……”

    “是我喝多了吗?水龙头居然、居然会动?”

    “奇……奇怪,怎么水龙头变成一堵墙了?还有脸?”叶萌已经醉得不知所以,稀里糊涂的把池南川当成了一堵墙。

    “……原来是个人。”她一声长长的叹息,胆大包天地捏了捏他的脸,眉开眼笑。“你长得还挺好看的,包夜包日么?一夜多少钱?”

    叶舒萌眯着一对色眯眯的星星眼,嘴里尽说流氓话。

    发烫的小手不安分地在他胸膛上乱摸。“肌肉还挺结实的……我最喜欢长得好看又有肌肉的男人了……”

    池南川厌恶地瞪着眼前这个正借酒行疯,肆无忌惮吃他豆腐的女人。

    她哭花了一脸妆,乱七八糟的像个女鬼,一身酒臭味。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白皙动人,身材纤细妖娆,可让他倒尽胃口。

    “好强壮的……肌肉……”

    “慕言……慕言他也有,八块呢……嘘……我偷看的,不许告诉别人。”叶舒萌醉醺醺地傻笑着,说着傻话。

    慕言?唐慕言?她是唐慕言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