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霍时深宁小满小说-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阅读

    霍时深宁小满小说-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19-09-28 14:37
  • 霍时深宁小满小说-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简介

  • 错信仇人,她含恨而死,重生后看着自己帅老公,觉得自己上辈子是脑子得了破伤风才会跟这种极品男人离婚!重活一世,她卖萌撒娇满地打滚,誓要抓紧总裁老公,手撕塑料姐妹,脚踩白莲花,清理掉所有的障碍,走上人生
  • 老婆大人你好乖老婆大人你好乖第16章谭歆然不请自来

    看着这样肃寂的他,宁小满有些恍然。

    她突然有些害怕,害怕眼前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害怕等自己某个瞬间突然醒来,她还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窖里面苟延残喘,霍时深依然是自己永远触碰不到的人。

    冰冷,淡漠,目空一切,心中无她。

    她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个男人,但是却在看到他紧绷的下颚线的时候,将手收了回来。

    她果然……还是会忍不住懦弱啊……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到了雪苑之后,霍时深直接进书房去工作,把宁小满一个人留在客厅。

    李嫂见两人之间的气场不对劲,在给宁小满准备热茶的时候,偷偷问了一句,“太太,你跟先生吵架了吗?”

    宁小满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热茶发呆,听到李嫂问自己的话,眉眼垂了垂,“也许吧,我也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吵架。

    虽然那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表现得又好像跟平时没什么差别一样,但是她就是觉得他哪里不对劲,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突然变得疏远起来。

    李嫂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多问,只是神情突然变得为难起来,“太太,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刚才歆然小姐突然拉着行李箱过来要住在这里。”

    “什么?谭歆然过来了?”宁小满有些惊讶,“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歆然小姐说是霍老先生让她过来的。”李嫂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宁小满的脸色,“而且歆然小姐跟太太关系一向很好,以前都是可以随意进出雪苑的,所以我就给她腾了个房间出来……”

    以前谭歆然跟宁小满一直都像亲姐妹一样相处,别说是平日里黏得就像连体婴一样,就连宁小满要结婚了,谭歆然也丝毫没有避讳,天天往雪苑跑,尽管雪苑是霍时深刻意为宁小满准备的新房。

    李嫂其实不太喜欢谭歆然这个人,总觉得踹了些小心机,整个人阴森森的,虽然总是笑得甜美,但是那笑容里却藏了很强的目的性,但是谭歆然毕竟是霍太太的妹妹,她一个下人,自然不会说一些没必要的话。

    宁小满放下了手里的热茶,看向李嫂,“她在哪个房间?”

    ……

    站在客房门口,宁小满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谭歆然的目的性实在太强,竟然堂而皇之地就住在她和霍时深卧室的旁边。

    她到底是想晚上的时候听他们的墙角,还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宁小满抬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她皱了皱眉,喊道:“歆然,你在里面吗?”

    还是没有人应她。

    她有些疑惑,正准备让李嫂拿钥匙上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

    谭歆然住到这里来,目的是为了什么,她再清楚不过,现在既然霍时深回来了,她当然是不会乖乖地呆在自己房间里的。

    想着,宁小满直接下楼,在霍时深的书房门口站定,将耳朵贴在房门上,果不其然听到里面传来谭歆然刻意捏尖了嗓子说话的声音。

    房间的隔音很好,宁小满听不清她说话的内容,但是那个调调就已经让她很不爽了。

    她抬手就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形总给她一种自己是在捉奸的错觉。

    来开门的人是谭歆然,看到宁小满的时候,她仿佛很吃惊一样,捂着自己的胸口,装作吓了一跳的样子,“小满……你也回来了……”

    这样的态度,在正常人眼中看来,无疑是十分暧的。

    要是在前世,宁小满可能会怀疑这两个人之间有过什么,但是现在她早就熟知了谭歆然那些小手段,现在看她就像在看一只猴子上蹿下跳的表演一样。

    想着,宁小满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半笑不笑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对啊,跟你姐夫一起回来的,我们一起进的门,难道你只看到你姐夫,却看不到我吗?”

    谭歆然脸色尴尬了一下,连忙摆出一个笑容,“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来书房找点东西,刚好也看到时深哥哥在这里而已。”

    她耐心解释着,心里面开始对宁小满忌惮起来,以前就算宁小满对她的作法有不满的地方,也不会表现出来,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说的话里明里暗里都是刺。

    宁小满笑着点点头,“这样啊……”

    她还靠在门上,手里捧着一杯新的热茶,似笑非笑地看着谭歆然,“那你说说,你什么东西落在阿深的书房里了,找到没有,要不要我帮你找?”

    谭歆然连忙推脱了几句,突然压低了声音,仿佛是不好意思般,说道:“小满你对时深哥哥的书房也不太熟悉,不用麻烦你,我也是无意中落了东西在这里,不是什么重要东西,以后我再慢慢找。”

    她话里还有其他一层深意,宁小满一听就明白,却也没直接拆穿她,而是绕过她往霍时深的方向走去。

    “老公,歆然说有个东西落在你这里了,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她径直站到霍时深面前,笑意盈盈地问,手指若有似无地在他正在看的那份文件前面摩挲,动作十分自然,“既然是能够让歆然穿着暴露的睡衣就下来找的东西,应该很重要,不然她是不会没脸没皮地穿得这么少就出现在她姐夫面前的。”

    她的语气不轻不重,刚好能够让谭歆然听清,然后朝她挑了挑眉,“你说是吧,歆然?”

    谭歆然瞬间脸色煞白,下意识就伸手挡住了,没有说话。

    半晌,她才弱弱地抬起头,语气婉转轻柔,还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委屈,“我以为是姐姐的家人,所以可以不用这么拘束,都是我的错,是我自作多情了……要是姐姐真的这么介意的话,我以后一定好好注意。”

    她这幅模样落在宁小满眼中,说不出的假模假样,装可怜是她一贯的伎俩,只不过现在的宁小满已经完全不吃这一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