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完整在线阅读-霍时深宁小满小说章节阅读

    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完整在线阅读-霍时深宁小满小说章节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19-09-28 14:37
  • 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完整在线阅读-霍时深宁小满小说章节阅读
  • 点击阅读
  • 《老婆大人你好乖》小说简介

  • 错信仇人,她含恨而死,重生后看着自己帅老公,觉得自己上辈子是脑子得了破伤风才会跟这种极品男人离婚!重活一世,她卖萌撒娇满地打滚,誓要抓紧总裁老公,手撕塑料姐妹,脚踩白莲花,清理掉所有的障碍,走上人生
  • 老婆大人你好乖老婆大人你好乖第13章虚伪至极的男人

    “咕噜……咕噜……”

    然而就时,宁小满的肚子突然叫了一声。

    细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响起,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宁小满脸色有些尴尬,弱弱地抬起头,“那个……我有些饿了……”

    “嗯。”

    男人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眼睛里的眸色深不见底。

    他几乎是狠狠地抵着自己的牙,撑起了手臂。

    眼底还卷着风暴,起身离开。

    白色衬衫,深色双眸。

    宁小满不敢看他的眼睛,有些内疚地戳了戳他线条流畅的手臂,“要不……我们先吃饭?”

    霍时深低下头,狠狠地在宁小满的鼻头上啄了一口,勾唇一笑。

    一向正经严肃的霍大总裁,竟然还有了一丝邪气。

    宁小满看得一恍然,细嫩的脸蛋上爬上一层红霞,蒙蒙的样子可爱极了。

    霍时深屈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笑:“回神,小花痴。”

    虽然被弹了脑袋还被骂花痴,但是宁小满俨然一副被骂得很开心的样子,抱着自己的小脑袋,对着男人粲然一笑,“我们快点吃东西吧,饭菜都快要凉了。”

    ……

    饭菜早就已经凉了,而且还只有一份。

    宁小满有些尴尬地看向霍时深,“我忘记准备我自己的那一份了。”

    霍时深像是早就料到一般,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走到她身边自然地牵起她的手,“走吧,带你出去吃。”

    “那岂不是浪费了我千里迢迢给你送的饭?”

    “这是李嫂做的。”

    “……那也是我灌注在李嫂手艺里的一片心意嘛。”

    “……”

    宁小满挽着霍时深的臂膀,一路叽叽喳喳地说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从办公室到公司大厅,吸引了无数人明里暗里的目光。

    就算是在霍氏工作了无数年的老员工,见到这样的景象也忍不住驻足观看。

    他们的霍大总裁一向是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哪里有过这样温煦柔和的模样!

    小女人巧笑盼兮地勾着男人的臂膀,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一路上小动作不停。

    霍时深虽然并没有怎么搭话,但却都耐心地听着,嘴角的弧度也一直没有降下来。

    两人的身高相差不少,甚至宁小满刚好只到男人的膛上,气场也是完全不同,站在一起却有一种莫名的甜蜜。

    他们走过的地方,都有公司女员工的心碎了一地,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甘。

    但大多也只是停留在原地,远远地观望。

    ……

    吃完午饭,霍时深就要回公司继续上班,宁小满本来打算全程陪同的,但是孤儿院那边突然打了电话过来,邀请宁小满回去看看。

    宁小满16岁以前都住在安港孤儿院里,16岁的时候她从孤儿院跑了出来,在寒冬凛冽的雪天,差点被冻死在垃圾桶旁,也不愿意再回去。

    最后霍时深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霍家,四年后,她成为了霍时深的新娘。

    但是四年前为什么跑出安港这件事情,她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就算是霍时深偶然问起,她也只是淡笑着岔开话题。

    霍时深从来都不愿意勉强宁小满,除了结婚这一件事情,所以她不愿意提,他也就不再问,就这么过了四年。

    不过宁小满是安港出身这件事情,是整个北城都知道的。

    霍时深在北城的地位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他养了宁小满,自然就会格外宽待宁小满背后的安港,安港如今最大的赞助商就是霍氏。

    虽然外界都认为安港是宁小满的娘家,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四年来,几乎只有在院长有资金需求的时候,才会联系宁小满。

    她对于安港那群人来说,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利用的取款机罢了。

    宁小满临走时,霍时深安排了人送她。

    前世宁小满格外不喜欢霍时深这样派人跟着自己,也许是被地窖那三年吓到了,如今对于霍时深这样的行为,她反倒安心了不少,所以就没拒绝。

    黑色的布加迪威航在安港大门口停下,门口站着迎接的蒲子墨院长笑着看着车上下来的宁小满,眼里的目光有着符合他这个年龄阶段的和蔼和深沉。

    他在认出宁小满坐着的那辆车后,眼里面闪过一层深意。

    那辆布加迪威航,在整个北城只有这么一辆,全球也只有三辆,昂贵的天价不说,许多人有钱也买不到。

    这辆车直接象征了霍时深在北城说一不二的地位,今天他能让宁小满坐着这辆车过来,就说明了宁小满在他心中的地位。

    蒲子墨看上去波澜不惊,依旧是那副和蔼仁慈的模样,心里却明白:这是霍时深在向自己示威,又或者是,警告。

    宁小满下了车,跟司机说了几句,然后就朝着蒲子墨走了过去。

    一抹淡笑十分官方,她伸出右手,“蒲院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小满。”

    蒲子墨看着她伸出来的手,没有动作,反而笑着伸手将宁小满抱进了怀里。

    宁小满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即使拥抱着,也保持了一丝距离。

    蒲子墨察觉到她的疏离,毫不介意地笑笑,缓缓伸手,在她的后背上若有似无地拍了拍,在她耳边柔声道:“你以前都叫我蒲爸爸的。”

    宁小满身子一僵。

    “你不用跟我这么生疏,毕竟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在,我记得你小时候跟我很亲的,对不对?你总是表现出跟我们公事公办的样子,我很伤心,但这不要紧,我最怕那些记者看见你这副样子就说你数典忘祖,攀上了霍总就忘了我们这些以前同甘共苦的穷苦娘家人。”

    他和煦地笑着,好似真的在为她着想一般,“小满,你应该和我亲近一些,对你,对我,对霍时深,都好。”

    这个男人总有这样的本事,将一句带刺的话说得像一朵花一样,冠冕堂皇,却又虚伪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