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闪婚总裁好腹黑爆款好书-岳临澜言浅西by小梅子精彩阅读

    闪婚总裁好腹黑爆款好书-岳临澜言浅西by小梅子精彩阅读

  • 小青蛙 2019-09-03 10:39
  • 闪婚总裁好腹黑爆款好书-岳临澜言浅西by小梅子精彩阅读
  • 点击阅读
  • 《闪婚总裁好腹黑》小说简介

  • 他把车开到了一个转角,从那里能看到远处的一栋别墅,那栋楼此刻灯火通明,好像是在等待着某人的回来。美式风格的别墅看起来特别得豪华和大气,这栋楼映入眼帘的感觉就是特别的舒适,车停到了别墅的门口。岳临澜下车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看到言浅西双手还在抓着安全带紧紧的,双眼目视着前方。
  • 闪婚总裁好腹黑第13章 你是我老婆

    言浅西躺在床上就不能安眠,她想着她就这样结婚了,这个男人当年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呢?当年的那个落魄的大叔如今居然变的大家谈及于便色变。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女人就是一些八卦想法多,还愿意花时间去证实,人家吃完药都会昏昏欲睡,而言浅西反倒精力充沛,退烧后的她显得有些生龙活虎的。

    烧退了她起身去喝了很多热水,对于她来说这点伤还是能够挺得住,起身后开始仔细的打量着那个男人的房间,看他是一个特别冷酷无法靠近的男人,商业精英难免都是满满的城府。

    但是她看到这个男人的房间很简洁,沙发和床看起来很有质感,而且很大方豪气的感觉,往左边走近就会发现有个很大的竖型的衣柜,很大型的美式衣柜还可以收起来,收起来的时候空间一下变得很大。

    言浅西突然有点喜欢这里,自从和母亲一起被赶出来之后很久都没有住过这么豪华奢侈的房间,他对这个男人居然有一种仰慕。

    她一瘸一拐走到岳临澜工作旁边,她透过旁边的玻璃看着里面的这个男人认真工作的样子,既具有魅力,灯光撒在他的身上真的令人垂涎三尺。

    她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工作的样子,她感觉自己有些怦然心动,停住的脚步无法往前,她就这样特别享受的看着那个男人认真看方案的样子。

    窗外和里面只隔着一道玻璃,她看着这个男人,她感觉很惊叹。其实世界上所有的拥有都是需要付出,甚至于是成倍的努力。

    过了许久,岳临澜转身刚好是面向玻璃那边的方向去拿文件,他抬头便看到了那个女人呆呆地在看着自己,他露出邪邪的笑容用手挥了挥示意着她进来。

    她看到他发现了自己,还在向自己挥手她立马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她感觉自己的反应有些奇怪,像是被主人发现的小偷一样,她有些不明白自己举动。

    就在她挪动着自己的脚准备离开,发现可能是自己站的有点久然后有些麻了,她挪不动。

    岳临澜看着这个女人转身的背影,赶紧的往门口冲了出去。

    她发现背后的脚步声,一用力想提起自己的腿赶紧离开,不料太过于用力导致身体的不平衡一个侧身就要摔倒了。

    他刚好的赶到了她面前,然后一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怎么?刚叫你过来你不过来的意思原来是想要我抱你进去啊?”

    被这一下的冲击落入了他的怀里,她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让自己有些呼吸困难,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心跳,但都无济于事。她尽量的保持平淡的回答说:“不…不是。隔太远了我没看清,以为是你让我不要在这里打扰你工作,所以我就准备回去睡觉了。”

    “那你怎么突然走到这里,特意来监督你老公工作的?看来还待了很久吧!”说着还看了看她的脚,笑了笑。

    她努力的解释说:“我…我只是有点睡不着,所以想出来走走的,刚好走到这里,也没待很久刚来。”

    岳临澜把她打横抱起,这一次言浅西反而乖乖的没有挣扎,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力气中挣扎,他就这样把她抱进了房间,这一次他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上,温柔的样子。这让言浅西看的有些入迷。

    他把她放在床上然后看着这个女人直勾勾的眼神说:“好看吗?接下来要看一辈子你悠着点。”

    她有些害羞的把头了下去。然后用被子盖住露出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说:“大叔,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活过来的,你不是死了吗?”

    他用手拉了拉她的被子说:“你那么希望我死?你那么的想守寡吗?”

    她有些气愤地把辈子挪开说:“我都还没结婚呢,守什么寡?”

    他一把拉过辈子顺势的转进了被窝说:“我可是你名正言顺的的老公,结婚证都在我这。”

    她有些气的的说:“这个不算数,这只是当年办的假证而已,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行啊,把那两百万还我,你的母亲就……”他知道能拿出来和这个女人谈判只有她的母亲。

    听到他说自己的母亲,刚刚的士气一下子被浇灭,她低声下气的说:“岳临澜。我求求你救救我妈妈,你让我怎样都行,我只要救我妈。”说着还带着些哭腔。

    他只是淡淡的说:“只要你好好听话,你妈妈就不会有事的。”

    她停住抽泣的声音,像只受惊的小猫,她乖乖地躺在他怀里,而他则用手捏了捏她纤细的腰,感觉怀里的女人就是一个小妖精一样。

    而言浅西是最怕别人揉捏自己的腰,她扭了扭不舒服的身体说:“你别这样,我怕痒。”

    面对这个女人扭动着身体蹭在他的怀里,欲火一下上脑,他下意识的紧紧的把身旁的女人抱在怀里,用嘴巴靠近了她的耳旁说:“女人,你激起了我……”说着还轻轻的咬住了她的耳朵。

    这种温柔的攻击,让言浅西有些沦陷其中,但是脑海里想起了昨天晚上,这种黑暗阴影让她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恐惧,她不想重复着昨天的事情。然后她下意识的摇动着身体,想要把身后这个男人推开。

    没等她用上力。岳临澜一个翻身把这个女人压在了身下说:“你觉得你逃得过吗?”

    说完后他狠狠的吻上她的唇,她一下子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办,被他堵住的嘴唇也无力反抗,所以她为了保护自己,想都没有想就用牙齿用力的咬住贴上来的嘴巴,咬住之后她不敢松开,此刻的她心跳的很快,她自己也有些不能呼吸。

    他也没有反抗对于言浅西的反抗,只是任由她这样对待自己。

    两人耗了很久就这样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久久的都没有看到这个男人有什么反应,她的嘴巴里已经有了这个男人的血腥味,她有些害怕的松开了嘴巴。

    松开后,他只是用手擦了擦出血的嘴巴,然后就这样看着这个女人。

    她有些害怕支支吾吾的说:“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