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 主角长安小说他从暖风来在线阅读

    主角长安小说他从暖风来在线阅读

  • 小青蛙 2019-08-30 11:15
  • 主角长安小说他从暖风来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他从暖风来》小说简介

  • 长安的目光和严臻的遇上,他的眼里透出鼓励和安抚的意味,两人默契点头,长安心中一暖,原本那一丝微小的忐忑也在瞬间消失不见。严臻指着王焕奇,“这家伙鬼鬼祟祟地拎着行李包逃跑,掉了钱也不知道。”
  • 他从暖风来第二十三章 急诊风波

    急诊中心。

    廖荇翊走进医生休息室,房门一关,外面急救车的警笛声,车轮轱辘的摩擦声,

    患者家属焦灼的呼唤声等等一切嘈杂的声音全都消弭殆尽。

    他长舒了口气,闭着眼睛摸索到床边,咚一下倒在床上。

    “嗯……”浑身上下的骨骼都似泡在春水里,暖洋洋,乐悠悠,极度的安全感、舒适感令他禁不住呻吟出声。

    真想就此长睡不醒,再也不用像个机械战士一样无休止的与死神拉锯搏斗。

    52个小时,连续两昼夜不眠不休奋战在急救一线,他的体能和意志力都已到达极限。

    他像是静止了,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呼吸渐渐变得冗长……

    “铛铛!”有人敲门。

    廖荇翊纹丝未动。

    “廖医生,有人找!”门外的护士继续敲门。

    依旧毫无动静。

    外面静了几秒,突然大门传来“咣!”一声巨响,嘈杂声轰然倾泻而入,“哎呀!你不能进去,廖医生……”

    体态瘦小的护士哪里拦得住走路带风的严臻,只见她拼命拉着严臻的后衣摆,却被惯性带得身子不断前冲,狼狈得不行。

    “廖荇翊!廖荇翊!”严臻抱着长安转了一圈,才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影。

    看那人睡相酣然,全然无觉,严臻的心头火不禁蹭蹭蹭往外冒,“怪不得找不到人!原来赫赫有名的廖医生上班时间躲宿舍睡大觉呢!徐主任--徐主任--我要揭发廖荇翊消极怠工……”

    严臻抱一个拖一个艰难走到床前,用力踢了踢廖荇翊露在床边的大脚丫子。

    “喂!喂!廖荇翊!”

    “你干什么呀!廖医生为了抢救病号两昼夜没休息了,这才刚躺下,你别叫……”护士急得满脸通红。

    加班了?

    严臻一愣。

    身为军医院急诊科的中坚力量,与他同为西北老乡的廖荇翊的确是个大忙人,知道他经常加班,超负荷工,却没亲眼见过,如今他们这般吵嚷折腾,廖荇翊依旧雷打不动吾自安睡,看来真的是累坏了。

    就这跑神的功夫,怀抱着的长安却突然发力,像头敏捷的豹子似的从他手里跳了下来。

    可她这一用力,却恰好牵拉到受伤肩膊,逃是逃了,可刚落地就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小心!”严臻伸出手。

    “你别碰我!”长安避开。

    护士疑惑地打量着他们,愈发觉得这个黑脸军人不像好人。

    “你到底是不是廖医生的朋友?”

    “我当然是啊,我和他是老乡,嗳!长经理!等等!”看到长安急速朝门口走,严臻一个箭步上前拉住她,“你先别急呀,我带你去找徐主任!”

    “不用!”长安挣了一下没挣脱,压抑到极致的火气顿时爆发,“严排长,请你,我请你离我远一点,只要你不靠近我,我就‘谢谢’你了!”

    严臻尴尬地笑道:“呵呵,你看你,看你说的这叫啥话。”

    “你们……你们不是……”护士手指着严臻,眼睛却望着面色黑沉的长安,犹豫着问:“你们……不是情侣吗?”

    之前她看这少尉着急忙慌的劲儿,还以为他们是恋爱中的情侣,女的腿受伤了,男的着急,所以抱着她来急诊中心看病。可如今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我……”长安拧着眉头,瞥了严臻一眼,“我根本不认识他。”

    “啊?不认识就敢强掳你!”护士顿时气愤填膺,她上前推搡着严臻,“你是军人还是土匪?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人家小姑娘!你放开她!你再不放我就喊人了!来人啊!来人啊!这里有流……”

    情急之下,严臻一手拽着长安,一手去捂那护士的嘴。

    清净之地顿时乱成一锅粥……

    “谁在吵——烦死了!”床上的廖荇翊缓缓坐起来,瞪着一双血里呼啦的眼睛怒视着屋里的人。

    严臻一看廖荇翊醒了,顿时嘴角一咧,乐开了花。

    他拉住门口的长安,回头对廖荇翊说:“祖宗嗳,您老可算是睁眼了!您要是再睡下去,我只怕就要被徐主任军法处置了。”

    廖荇翊的思维意识都还不够灵光,看是严臻,他不禁翻了个白眼,顺势又躺回去。

    “嗳!嗳!你别睡啊,这还有人等着让你瞧病呢!”严臻拉着长安的胳膊把她带到床前,护士亦步亦趋跟着,防贼一样防着他。严臻神情无奈地摇摇头,弯下腰,在廖荇翊的耳朵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只见廖荇翊唰一下睁开眼,如同打了鸡血似的腾一下坐起,“你可当真!”

    严臻皱着眉头,“我何时说话不算话!”

    “嘿!严排长,你可算表现一回,把额给解放咧!”廖荇翊拍了下巴掌,一边兴奋地飙方言,一边挽袖下床,“谁?谁病了?来,快让我看看。”

    严臻错开半步,将一直与他较劲儿的长安拉到身侧,“就是她!”

    廖荇翊抬头一看,不禁一怔。

    乖乖,刚才迷迷糊糊没看清,以为又是哪个倒霉蛋,被冷酷无情的严排长训得太狠,到他这儿‘救命’来了,可这会儿仔细一瞧,才发现被严臻用铁臂钳住手臂的人,竟是个高挑漂亮的姑娘!

    这姑娘约摸二十来岁,穿着式样简单的蓝格衬衫和同色系的牛仔裤,她的头发系在脑后,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一双黑浓眉毛尾端倒竖,搭着乌亮亮,寒津津的杏眼,倒是气势十足。此刻,她正紧抿着嘴唇,对身边那个黑脸军官怒目而视。

    这……谁?

    怎么从来没见过?

    廖荇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几个来回,“哈哈,干啥,干啥呢,有话不会好好说,干嘛抓着人家姑娘!”

    他起来分开严臻和那姑娘,又顺势分开揪着严臻的急诊护士,“小王,自己人,误会!误会!”

    片刻后,小王护士面红耳赤地离开休息室。

    廖荇翊拉过一把椅子,示意那姑娘坐,“别站着,怪累的。”

    长安摇摇头,“不麻烦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她刚转身,就被严臻挡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你气不顺只管冲我来,别跟自个儿的身体过不去!”

    “再说了,你来医院不就是想赶快好吗?不好怎么工作?”

    严臻不知道他这一句挽留的话一下子说到了长安心里去,她肯来医院,自然是想赶快好。

    长安看着目光炯炯的严臻,犹豫了几秒钟,转身,对一脸兴味的廖荇翊说:“有劳廖医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