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 《他从暖风来》主角为严臻小说章节阅读

    《他从暖风来》主角为严臻小说章节阅读

  • 小青蛙 2019-08-30 11:16
  • 《他从暖风来》主角为严臻小说章节阅读
  • 点击阅读
  • 《他从暖风来》小说简介

  • 长安的目光和严臻的遇上,他的眼里透出鼓励和安抚的意味,两人默契点头,长安心中一暖,原本那一丝微小的忐忑也在瞬间消失不见。严臻指着王焕奇,“这家伙鬼鬼祟祟地拎着行李包逃跑,掉了钱也不知道。”
  • 他从暖风来第二十五章 莽夫与流氓

    “铛铛——”

    廖荇翊和严臻同时回头,却看到长安抱着一个硕大的盒子走了进来。

    “廖医生,是这个吗?”长安有些吃力地举起盒子,想让廖荇翊看清楚上面的字迹。

    廖荇翊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直勾勾地盯着长安看了几秒,才像是猛地回过神来,说:“哦,对,就是这个。”

    严臻看到长安单臂举着纸盒费力得很,于是就上前,伸手想接住,可手还在半空,长安已经绕过他走向廖荇翊,“你大概跟我说说用法,我回去自己戴。”

    廖荇翊瞅了瞅表情尴尬的哥们,摸了下鼻子,轻咳一声,“哦,这个不难。”

    他打开包装盒,拿出里面的肩外展矫形器给长安讲解用法,长安用心聆听,时不时的在身上比划两下。

    严臻悻悻然立在一旁,待两人说完,他就迫不及待的把廖荇翊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不是说她骨头没事吗?戴这玩意儿干啥?”

    廖荇翊眼神凉凉地瞥他一眼,“还不是拜严排长的‘神力’所赐,要不是你自作主张给她复什么位,人家娇滴滴的姑娘何须受这份罪!”

    严臻想到那晚的乌龙事,不禁面皮一热,嘿嘿讪笑道:“我那不是着急嘛,再说了,等请好假再把她送你这儿,她只怕就疼死啦。”

    “你就是在帮倒忙!”

    “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廖大医生,她到底有没有事啊,不行咱就住院,可别把病给耽搁了。”严臻瞅着长安手里那一堆黑乎乎的玩意儿就心虚。

    廖荇翊蹙起眉头,揪着严臻的衣领,压低声音怒道:“小子,你竟敢质疑廖医生的医术?你觉得,我治不了她?”

    严臻的眼珠迅速转了几转,打着哈哈低声求饶:“我哪儿敢啊,我这不是怕她告状嘛。你知道的,我这人最怕写检查了。”

    “嗤!”廖荇翊鄙夷地松开严臻,拍拍双手,骂道:“瞅你那点出息。说你是侦察连响当当的‘活阎王’,谁能信?”

    “嘿嘿。”严臻凑上去撞了下廖荇翊的肩膀,朝长安那边努努嘴,“她……真没事?”

    廖荇翊嘶了一声,严臻赶紧摆手,讨饶道:“我错了,我错了,再不问了,再不问了。”

    “哼!”廖荇翊推开严臻,“起开!”

    刚想走,却听严臻叫他,“荇翊。”

    廖荇翊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严臻。

    严臻倚在桌边,绿色的迷彩服勾勒出他魁梧挺拔的身姿。他浓眉紧蹙,刚毅的脸上眼神黑亮,鼻梁的高度透出一股子不容忽视的威严。

    廖荇翊微微一怔。

    不知什么时候起,记忆中那个阳光爽朗的少年已经褪去青涩,完完全全的成长为一个男人了。

    他仿佛为军队而生,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一种军人特有的气质,睿智冷静,庄重而严谨。

    当初,对于严臻入伍一事,他也曾激烈反对,在他看来,严廖两家有他为军队献身也就够了,而严臻头脑聪明,做事条理性强,他生来就该吃经济这碗饭,走留洋这条路,可万万没想到,学业成绩优异的他会瞒着家人朋友弃高薪,择军队,成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军官。他们也曾为此辩论、争吵,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谁也不理谁。后来,他研究生毕业,所有的同学都在想方设法留在军区大医院,而年年拿奖学金,可以自由选择单位的他却主动要求来到现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团级医院工作。

    为了离自己的好哥们更近一些,还是为了他那个痴情的妹妹,个中原因,恐怕只有廖荇翊自己才清楚。

    不过,这些年相处下来,对于严臻入伍这件事,廖荇翊倒是越来越释然。

    不是时间久了,习惯了他的大檐帽和作训服,而是因为有一种人,天生为军队而生,即使千万人里,你一眼,便能看到他的存在。

    严臻就是这样的人,他已经和身上的军装融为一体,不可分割。若是换做另外一个打扮,自己反而会觉得突兀难看。

    此刻,严臻正用他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望着他,语气不无担忧地说:“你再这么熬下去,小心我把你扔熊猫馆!”

    廖荇翊愣了愣,随即,扯了扯嘴角,“嗤!怕你。”

    严臻摸摸鼻子笑了。

    回去的路上,戴着矫形器的长安成了路人瞩目的焦点。她不习惯这种关注,想走快却因为矫形器活动不便,只能在人行道上左闪右躲,艰难前行。

    这时,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脚步飞快的向她冲了过来,长安心中一惊,本能转身躲避,可是地上有个坑洞,她的脚跟恰好陷了进去,“呀!”她惊叫一声,身子朝马路一侧歪斜。

    眼看就要狼狈丢丑,长安绝望地闭上眼睛。

    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发生,因为有人及时托住她的腋下,将她稳稳扶住。

    长安睁开眼,轻轻喘着气,看着面前比她还要高出大半个头的严臻。

    他正一手扶着她,一手按着个小男孩的头,轻声呵责道:“你这个小子,跑那么快干啥,差点撞着人。”

    闯祸的小男孩像只小蚂蚁似的被他捏在手里动弹不得,挣了两下,带着哭腔说:“我下次不这样了。”

    “保证?”

    “保证。”

    严臻松开手,在男孩的额头上敲了个脑嘣,笑道:“去吧。”

    小男孩捂着脑门,苦着脸走了。

    严臻转过头,神情关切地看着长安,“你怎么样,没事吧?”

    长安垂下睫毛,把飘在脸上的碎头发别在耳后,又把严臻的手拨开,“没事。”

    她朝前走了几步,发现严臻跟在后面,不禁脚步一顿,转过身,拧着眉头质问他:“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总跟着我做什么!”

    严臻心想,若不是我跟着你,你只怕又得回医院去了。

    他微张着嘴,打了个哈哈,说:“我……我也回部队啊。就这一条路,我总不能绕着走。”

    看他那强词夺理的无赖样儿,长安不禁气到冷笑,“哈,原来你不止是莽夫,还是个流氓!”

    流氓?

    严臻扯了扯嘴角,笑了。

    嘿!

    听说过‘活阎王’、‘铁面人’、‘金刚’等等绰号扣在他头上,唯独没有听过‘流氓’这个词,乍一听,还真新鲜。

    “你知道流氓是什么样吗……”严臻说完,就开始解作训服的扣子,一个一个的,手指飞快。

    长安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惊恐,她一边后退,一边指着严臻,“你……你别乱来!别过来!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啊——”

    长安的手伸在半空,眼睛紧闭,睫毛小扇儿似的扑簌簌抖着,半晌,她睁开眼睛,却看到一抹绿色的背影,迅速消失在前方的街角。

    她低下头,看着肩上多出的一件宽大的作训服,眼睛里渐渐涌起一层复杂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