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 他从暖风来爆款好书-严臻长安by舞清影精彩阅读

    他从暖风来爆款好书-严臻长安by舞清影精彩阅读

  • 小青蛙 2019-08-30 11:16
  • 他从暖风来爆款好书-严臻长安by舞清影精彩阅读
  • 点击阅读
  • 《他从暖风来》小说简介

  • 长安的目光和严臻的遇上,他的眼里透出鼓励和安抚的意味,两人默契点头,长安心中一暖,原本那一丝微小的忐忑也在瞬间消失不见。严臻指着王焕奇,“这家伙鬼鬼祟祟地拎着行李包逃跑,掉了钱也不知道。”
  • 他从暖风来第二十六章 针锋相对

    回到工地,李四性已经把那送货商打发走了。看到长安的怪异‘造型’,他和张杰忧心不已,都劝她回去休息几天,却被她拒绝了。

    工人们反应不一,有上前表示关心的,有无动于衷的,也有一部分人跟赵铁头一样,幸灾乐祸的在背后悄声议论。

    长安似乎早已习惯这些人阴阳怪气的腔调,她没有和他们斤斤计较,而是在收工前给大家开了个会,强调了安全纪律,动员工人们积极投入工作,用一流施工质量完成道路改造项目。

    第二天上午,挖掘机进场开挖旧路,轰隆隆的声响在整洁严肃的军营里回荡。

    侦查连营房楼。

    严臻拿了个笔记本,大步朝外走。

    今天上午侦察连组织各排学习,他回来取记录本。

    “一排长,你的衣服!”二排的战士小跑过来,将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作训服递给他。

    严臻接过来,眼神却看着外面,“谁送来的?人呢?”

    “哦,是修路队的张工程师给我的,他回去了,说是工地忙。哦,还有,他说谢谢你。”战士说。

    谢?

    应该谢他的人,不应该是张工吧。

    严臻扯了下嘴角,把衣服送回宿舍,走了两步,他把衣服抬高,凑鼻子前闻了闻,之后,那嘴角就一直没落下来过,直到学习结束,二排长像看外星人似的瞪着严臻,悄悄问他又想收拾谁的时候,他才赫然惊醒,他竟傻呵呵地笑了一个上午。

    “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严臻跟在队伍一侧,喊着口令同一排的战士们回去。

    远远的,看到施工用的蓝色围挡。走近一点,却看到五六个人站在围挡外面说话。其中一抹姿态怪异却又熟悉的身影,让他一下子挺直脊背。

    “一二一……一二一……”

    队伍里的张晓屯小声提醒:“排长,错了,错了……”

    原本在刚才那个路口就该转弯,可排长一直喊着向前走,竟走过了。

    严臻一看,可不是嘛,他这一走神,把队伍都带歪了。

    “立定!”

    队伍停下。

    “向右转。”

    “一班长!”

    “到!”张晓屯出列。

    “你把一排带回。”

    张晓屯瞪大两眼,瞅着面不改色的严臻,心想,出啥事啦?

    “一班长!”严臻拧了拧眉毛。

    “是!”张晓屯赶紧挺直腰板应声答道。

    围挡前。

    挖掘机已经停了,工地里隐约传来工人的交谈声。

    “胡经理来了,看她还牛不牛!”

    “人家大工程都用的‘鸿昌’的砂石料,怎么到咱们这蚂蚁似的小破工地就不行了?我看她是有意刁难,故意跟胡经理过不去!”

    “就是,一个黄毛丫头,整天净想着出风头,逞威风,我看她这次怎么收场!”

    “啧啧,你们快看她那怪模样,胳膊断了不赶紧回家找妈妈去,还留在咱们老爷们的地盘上撒什么欢!”

    围挡内传出一阵哄笑。

    听着里面的人说的越来越不像样,胡胜利腆着肚子猛咳了两声。

    “咳咳!”

    他抬起锃亮的皮鞋踹了踹身后的围挡,“散了散了!”

    待听不到杂声,胡胜利才转过头,看着姿态怪异的长安,语气关切地说:“小长啊,你的伤看起来挺严重的,不如我跟公司说说,换个人过来,你也好回家养病。”

    “不用了,我只是扭伤,骨头无碍。”长安说完,竟把身上的搭扣解开,把肩外展卸掉,扔给身后的张杰。

    “长……”张杰想劝,却被长安用眼神制止。

    她用左手扶着右肩前后晃了晃,朝胡胜利那边走了两步,微笑着说:“胡经理看,我没事的。”

    她个子高,站在身材矮胖的胡胜利面前,竟比他高出半个头去。胡胜利发觉自己竟仰着脖子看她,不禁皱了下眉头。

    他露出一副笑模样,呲着牙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哦,对了,刚才我跟你说的,‘鸿昌’石料厂的事……”

    “我会向公司申请换合同商。”长安目光清澈而又坚定地直视着胡胜利,平静说道。

    “你……”胡胜利嘴边的咬肌抽搐了几下,八字眉拉得更低,他目光阴沉地重新审度着面前的长安。

    看外表,年轻鲜亮,眼神灵动,是个聪明识时务的人。可没想到,她竟同那易老儿一样,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可再硬再冰的石头到了他胡胜利的手里,也要被压成粉末,她师父,那易老儿,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当年,若不是易老儿多管闲事,偷偷告发他以次充好,收受贿赂,他也不至于在一公司耗了二十几年还没当上领导。反观一起来的同事,现在不是成了分公司的一把手就是集团决策层的重要人物,唯有他,还在分公司的基层管理岗上蹦跶,还要每天经受风吹日晒,在各个项目工地上奔波。

    这一切拜谁所赐!

    不就是那个又倔又犟的易老头儿!

    如今,他的徒弟,还是个女徒弟,竟也和他耗上了。

    行啊,不怕是吧,和他对着干是吧,那来啊,他倒要看看,这黄毛丫头,是不是也想步她师父后尘,这辈子都窝在一公司里,不见天日。

    “哈哈……”他仰头怪笑,“小长啊,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太年轻了啊。”

    “胡经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接受了不合标准的砂石料,才是正确的?”长安语气清冷,却又咄咄逼人。

    “谁说这批砂石料不合格?你有证据吗?随意污蔑人,可是要吃官司的。再说了,这家石料我用过不止一次,而且,公司的其他工程也在使用,你说不合格就不合格,那质监站的检验员是瞎的?是摆设?那合格证书是人画出来的?嗤!长安,长经理,你小小年纪,竟敢肆意诽谤造谣,诋毁企业信誉,你就不怕丢了手里的饭碗?”胡胜利的手直指长安,因为离得太近,指尖几乎戳到长安的眼皮上。

    “她不怕!”

    忽然,响起一道沉稳有力的男声,而长安也被一股熟悉的力道带着,护在那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