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by姜之鱼的书籍明目张胆-男主是林初萤女主是陆燕临在线阅读

    by姜之鱼的书籍明目张胆-男主是林初萤女主是陆燕临在线阅读

  • 小青蛙 2019-10-04 14:36
  • by姜之鱼的书籍明目张胆-男主是林初萤女主是陆燕临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明目张胆》小说简介

  • 华盛总裁陆燕临冷淡严谨,矜贵禁欲,从不传绯闻,一向出现在财经新闻上。最新一期杂志封面,手上却多了枚婚戒。当月有媒体统计,一直没曝光的“陆太太”成了全网最受羡慕的女人。
  • 明目张胆13

      林存还在书房没下楼,家里那对母女今天不会在主宅,现在客厅就他们两个人。

      林初萤意有所指:“二叔,答非所问,不太对吧?”

      她盯着男人看,想要见到他是什么样的表情,却看他面色淡然,仿佛刚刚说的不是他一样。

      反而陆燕临还反问:“你不想知道?”

      林初萤:“……?”

      她只是日行一调戏而已,谁知道知道了这样的答案,反而让她好奇起领带的最终归所了。

      坏是肯定没坏的,就是不知道被它的主人拿去扔了,还是拿去泄愤了。

      陆燕临垂眼看她,灯光下女孩白得仿佛能发光,长长的眼睫上似乎展翅了蝴蝶一般,挠动人心。

      两个人你来我往对话了一番,林存也从楼上下来,看到陆燕临,笑道:“燕临来了。”

      他又转向林初萤:“怎么都站在那。”

      林初萤说:“他自己想站着的。”

      这话一出,林存一脸“我信了你的邪”的表情。

      陆燕临知道林初萤是刚刚被他问的,她一向不爱吃亏,必然是要怼一次的。

      他缓缓开口:“我刚刚才到。”

      林存现在撇去了辈分原因,看陆燕临是哪哪都好,还有一个,比自己女儿大了八岁,那也不妨事。

      年纪大会疼人嘛。

      说了没几句话,门铃就再次响了。

      林初萤过去开门。

      其实商业联姻并没有那么麻烦,反而确定之后比一般人家里还要快,因为大多是知根知底的。

      陆老爷子身体现在不行,就没有来,就算来了,不自在的反而是林存,所以知道是陆老爷子的大儿子来的,他也轻松了点,毕竟对上老一辈的,林存总会想起自己父亲,心里发怵。

      林初萤乖巧地向他们问好:“陆伯伯,陆姨。”

      她在大人眼里,总是非常知礼数的,再加上和陆尧关系好,所以平常已经非常熟悉了。

      陆成则就是陆尧的父亲,虽然性格也比较严谨,但养出来的儿子却是个活泼好动的。

      他笑了一下,“有段日子没去我家了。”

      林初萤只是笑了笑,心里又想起今天陆尧说的事情,陆大伯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离婚的,这件事一直是秘密来着。

      几个人一起进了里面。

      陆燕临眉目微敛:“大哥,大姐。”

      看到他这冷清的性子,两个人都没什么其他感想,已经习惯了,应了一声。

      陆老爷子越过前两个孩子,把华盛集团交给他,他们当初也不是没有反对过,最后还是被镇压了。

      这也导致几个人并不亲近。

      然而虽然不亲近,但也是自己最亲的人,再者陆燕临也不曾亏待过自己家的人,所以关系近几年又有所缓和。

      两家已经来往几十年,各家都去过,所以非常熟悉,陆燕临还有个姐姐,已经嫁人了,今天也过来了。

      “你前两天穿的那件礼服好看。”陆可欣拍了拍她的手,压低声音:“下次我穿什么,找你要点建议。”

      “这还不简单,您说一声就行了。”林初萤笑盈盈地说着:“陆姨最近看起来气色很好。”

      “最近没什么烦心事,而且又知道你和燕临的事情,马上亲上加亲,能不高兴吗?”

      陆可欣说话的时候还揶揄了一下。

      林初萤从小就经常去陆家,她那时候还没嫁出去,可喜欢这个嘴甜又长得漂亮的女孩,把人当自己女儿看的。

      后来她见林初萤一直与陆尧关系好,但早十几年前就不怎么提起结亲了,她也以为两家不会再有可能。

      整个陆家现在当家的就是陆燕临了。

      谁知道自己外甥把人当姐姐,一转头,自己那个最严肃的弟弟一声不吭地把人娶回来了。

      “等婚后可就得改口叫我姐姐了。”陆可欣眉目一挑:“没想到突然有天就变年轻了。”

      “您一直很年轻的,听说您前段时间去美容院了,我最近在用一款面膜,陆姨你要不要试试……”

      美妆话题恒古不变。

      林初萤掠过一眼陆燕临,这姐弟俩真相似,都在操心改口改称呼的事情。

      陆燕临非常自然地收下了她的眼神。

      -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被安排坐在一起。

      私下里的饭桌上礼仪没那么多,陆可欣夹了几筷子就忍不住开口:“这样看,燕临和初萤还是极般配的,以后孩子肯定也长得好看。”

      “……”

      林初萤又瞥了眼陆燕临。

      都还没结婚,你姐姐说起孩子也太早了。

      陆燕临点了点头,伸手给她夹了一道菜,然后才开口:“大姐说得有道理。”

      林初萤:“……”

      陆成则见到两个人的眼神对视,笑着转移了话题:“初萤,你和燕临是怎么熟悉的?”

      之前陆燕临一直常驻国外,偶尔回一次国内,这样问起来也不算奇怪。

      这话提起来就说得可多了。

      林初萤眨了眨眼:“之前在巴黎旅游的时候,恰好二叔也在那里,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那真是巧了。”陆可欣插话说:“之前我爸问的时候,燕临也是这么说的。”

      林初萤看向陆燕临。

      这男人明面上不提巴黎的事,平时就像是忘了一干二净的样子,看来最后不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她忍不住用脚碰了碰陆燕临的腿。

      因为在家里,所以林初萤穿的是拖鞋,这么碰上去虽然没有高跟鞋来得感觉特别,但也是突如其来。

      桌子底下的动作没人看得见。

      陆燕临面上点点头,附和他们的话。

      而餐桌上方,陆可欣还在说:“燕临平日里也从没见喜欢哪个女孩子,上次突然说要结婚,还把我们惊到了,没想到是初萤你,真是缘分……”

      林初萤本意是想提醒陆燕临的,但是突然觉得这动作还蛮好玩,就干脆脱了拖鞋,用脚碰他的脚踝。

      缓缓而上。

      林初萤有时候也特别佩服这男人,禁欲起来就特别禁欲,破的时候也特别破。

      “燕临平时也不说,非要到最后才提,害我们还手忙脚乱的。”陆可欣作为姐姐,以前不敢说,今天这样的场合,当然就没忍住。

      “初萤性格一直比较自我,我有时候也头疼。”林存笑着说:“以后燕临多担待。”

      “这是应该的,燕临也不是小孩子了,你一向稳重,结婚后以后要多哄着。”

      几个人一唱一和的。

      哄?

      林初萤想象了一下陆燕临哄人的模样。

      陆燕临声音温和:“这是自然的。”

      林初萤十分满意这个回答,然后就听见男人还没说完的话:“她还小,爱玩正常的。”  

      “……?”

      会不会说话?

      林初萤脸上的浅浅笑意也没有变过,但是放在餐桌下的脚却忍不住踢了一下狗男人。

      男人偏过头看她。

      林初萤突然坐直,挺了挺胸。

      陆燕临看到她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多看了两眼,目光一深,接收到了对方的眼神。

      你才小。

      -

      吃完饭后,陆可欣拉着林初萤聊天。

      “上次陆尧那小子的慈善夜,我没去,但是拍卖会上燕临拍的那条项链是你的吧?”

      “是我的。”

      林初萤没有隐瞒,这事很多人都知道,而且很多人只以为是陆燕临给小辈的面子而已。

      要是他们结婚的消息公布出去,她怀疑自己这边的电话都能被人直接打爆。

      “我本来听着也以为是大家说得那样。”陆可欣放轻声音:“后来他说要来你家提亲,我才反应过来。”

      哪里是给面子。

      当时吃完饭的时候,陆燕临突然就抛下了他要来林家提亲的消息,陆家几个人半天都没敢相信。

      陆老爷子以为陆燕临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把人骂了一顿,然后问怎么回事儿。

      陆可欣第二天被叫回家都惊呆了。

      这个答案也一直没给出来。  

      林初萤张了张嘴,半天也想不出怎么回答,只能转移话题:“其实没有陆爷爷想的那么可怕……”

      就是很简单的。  

      陆可欣仿佛想到了什么,义正言辞:“你跟我说,是不是他强迫你同意的,还是私下里和你许了什么承诺?”

      “……”

      看陆姨这样子,林初萤总觉得她脑补了什么。

      “你不要怕,如果是真的,我爸不会放过他的!”陆可欣补充道:“否则我怎么也想不通。”

      她的眼神变得悠长了一些,仿佛想到了电视剧里,那些霸道总裁做的事情。

      “……没有,陆姨你想多了。”

      林初萤虽然偶尔在心里说说狗男人,但真的说起来,陆燕临的做法已经是非常负责的了。

      闲聊了会,几个人去书房讨论结婚的事情。

      没几句之后,林初萤和陆燕临就被赶了出来,剩下的事情他们几个谈就好,不用他们两个操心。

      陆可欣关门前,还看了眼杵在一旁话少得可怜的弟弟:“你可别欺负初萤小。”

      话音刚落,林初萤适时地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低声叫了句:“陆姨。”

      这幅娇羞的模样很好看,陆可欣越想越觉得这门婚事不错,心满意足地关上了门。

      走廊上恢复安静。

      林初萤表情又变回正常的,走到楼梯上时,说:“二叔,我还以为你会被留在里面呢。”

      她轻挑了下眉。

      陆燕临神情微动,看她得意洋洋,一时间还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回答,半晌低笑了一声。  

      “笑什么。”林初萤顿了一下,又问:“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说我们在巴黎的事情?”

      虽然这事经常被她挂在嘴上拿来逗这男人,但到了这时候,她还是有点耳根子发热的。

      陆燕临站在下两层台阶上,看她。

      林初萤猜测说:“不好意思说吗?”

      她这最后一句话说的很轻,有点疑惑,又有点好奇,不经意间含了点撒娇的意思。

      声控灯暗下来的楼梯间里,只有走廊上微弱洒过来的的灯光,陆燕临下颌线绷着。

      他目光落在那唇上,原本今晚在餐厅里就被撩拨上来的火气好像又上来了。

      陆燕临依旧克制道:“你的嘴也挺严的。”

      未曾想,上方的林初萤直接眉眼一弯:“严不严,二叔自己来试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