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明目张胆姜之鱼最新章节阅读-明目张胆林初萤陆燕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明目张胆姜之鱼最新章节阅读-明目张胆林初萤陆燕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 小青蛙 2019-10-04 14:36
  • 明目张胆姜之鱼最新章节阅读-明目张胆林初萤陆燕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明目张胆》小说简介

  • 华盛总裁陆燕临冷淡严谨,矜贵禁欲,从不传绯闻,一向出现在财经新闻上。最新一期杂志封面,手上却多了枚婚戒。当月有媒体统计,一直没曝光的“陆太太”成了全网最受羡慕的女人。
  • 明目张胆12

      车里的人眼神幽幽地看着林初萤,眼眸里漆黑如墨,翻滚着不知名的情绪。

      “够不够?”林初萤又问了一遍。

      “手松开。”陆燕临声音有点沉,语气并没有生气。

      “真正经。”林初萤吐槽了一句。

      这个谢谢够不够林初萤是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这个动作做起来挺快乐的。

      夜风微凉。

      林初萤也知道适时收手,冲着里面挑了下眼尾,转身就离开了车边,一路头也不回地就进了别墅里。  

      大抵是今晚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她还有点小激动,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脱掉高跟鞋。

      泡在浴缸里的时候,她还止不住突然笑了起来。

      林初萤舒服地眯着眼,嘴里哼着莫名的歌,水绿色的礼服被挂在一旁,长尾拖在地上。   

      真刺激呀。

      别墅外,陈特助心想自己该不该开口。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家总裁将领带重新放进了西服里,服帖地整理好,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陈特助欲言又止。

      “走吧。”陆燕临抬眼。

      他好像没看到陈特助的眼神,再次垂眸时,手指稍稍在领口上停顿几秒,捋平了一丝褶皱。

      陈特助觉得这气氛不行,想起一件事,开口说:“先生,昨天《财经周刊》杂志联系我,想采访您一次,问您这个月有没有空,我还没有给回复。”

      以往一些小杂志是直接拒绝的,但这是回国的第一次,加上这个杂志风评不错,他就没有直接回复。

      陆燕临颌首:“可以。” 

      陈特助立刻点头:“那我明天回复对方,时间安排上可以再继续讨论一下。”

      这个采访是直接放上封面的,他都可以想象,杂志出来后恐怕被看到就会直接卖疯。

      -

      第二天醒来时,林初萤就接到了林存的电话。

      林存语气非常严肃:“今天两家吃个饭,准备商讨一下你们俩的婚事,你晚上早点回来。”

      “知道了。”林初萤打了个呵欠。

      她对于这方面的礼节还是有的,纵使有点不喜欢陆家的一两个人,但她不会表现得非常明显。

      虽然她自己觉得不明显,非常小的态度,但其实在别人眼里,已经足够明显了。

      谁让大小姐的喜好从不遮掩。

      林初萤趴在床上,想了会儿,给陆燕临发微信:【你知道今晚两家一起吃饭吗?】

      这次吃饭之后恐怕就定下来结婚日期,还有其他的事情了,她离一个已婚少女也不远了。 

      陆燕临:【知道。】

      她给陆燕临的备注并不是二叔,虽然称呼上是那样叫的,只是如今都是为了故意而已。

      这么冷淡,就两个字。

      林初萤好奇:【陆尧知道吗?】

      这小屁孩还被蒙在鼓里吧,如果突然见到自己的大姐姐变成了二婶,整整高出了一辈,恐怕要萎靡不振好几个星期。

      想想还挺好玩。

      而这边,陆燕临瞥见屏幕里的那两个字,眯了眯眼,他知道林初萤和陆尧关系极好。

      【不知道。】

      还真不知道呀,林初萤心疼了一下小孩,就没再问了,开始准备今天晚上穿什么衣服。

      见家长总要正式一点。

      刚和陆燕临说完,陆尧的电话就来了:“大小姐,你起床没,我听说我爸妈晚上要去你家吃饭,真的假的?”

      “真的。”

      “也不知道他们突然怎么想的。”陆尧又问:“对了,你的热搜已经被撤了,听说江雪名那边现在资源可惨。”

      被一个大投资方说演技差,还是华盛集团,普通的投资方就算看中那张脸也哪里敢用。

      “她现在已经不是天艺娱乐的艺人了。”林初萤说:“好或者差都和我无关。”

      如果是天艺娱乐的人受欺负了,她不会吃下这样的亏,可这人忘恩负义,抛弃了对她这么好的老东家。

      说她双标也接受。

      “真无情。”陆尧开玩笑地吐槽了一句。

      “你的慈善夜结束了,下一步准备做什么?”林初萤问:“你妈没给你筹谋一下?”

      陆家的人丁不复杂,比起一般的豪门世家,各种各样的花边新闻,背地里养小情人的,陆家已经算是非常正常的。

      “这还怎么筹谋,我妈都和我爸离婚了,现在在环游世界,还开了直播,现在日子过得比我还快乐。”陆尧挠头。

      说起陆尧的亲妈,也是一个神奇的人。

      她当初属于灰姑娘嫁入豪门,本身家里有一个快要破产的公司,嫁给陆尧父亲之后就专心当了豪门太太。

      没想到两个人感情后来出了问题,一拍两散,陆尧父亲自知理亏,分了不少财产给她。

      这位离婚的豪门太太在第二天就开了直播,比那些网红还要吸引人,送的礼物也全去做慈善了。

      现在已经去直播旅游了。

      在其他豪门太太眼里,这是被诟病的。

      她之前宴会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议论这事,虽然她当时呵斥了,但别人的想法是根深蒂固的,很难转变。

      那些表面光鲜亮丽的豪门太太,谁又知道私下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是好是坏自己最清楚。

      林初萤是觉得陆尧亲妈这样的生活未必不好。

      -

      华盛集团总部的大厦外人来人往,周围高楼林立,它却是盛城里写字楼最高的一栋。

      “你从指间漏一点,我就发了,程家实在太不给面子了,我明明早就看中的。”

      办公室里,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用手比了比那一点点是多少。

      “你来就是说这些?”陆燕临头也不抬。

      “当然不是,我郁闷中。”

      “程家最近又做什么了?”  

      “一块地皮,被拿走了。”周易恒叹了口气:“那块地皮我本来信誓旦旦的,前景非常好。”

      程家那两个小的还不成气,但是一个程大少爷就已经足够了,将程家从中流发展到现在,可见其手段。

      只可惜了,这人交际圈和他不在一起。

      “我听说他前段时间和那个小女友闹掰了。”周易恒八卦道:“好像是一个叫沈明雀的小模特,把人当替身呢。”

      他听说程家大少爷当初留学时认识了一个女人,只可惜白月光最后为前途留在国外,不愿意和他回国。

      “替身这种事实在不好。”周易恒评价道:“这不是作贱人吗,那小模特脾气还挺倔,听说当天就直接分了,什么都没要,拖着一个行李箱就离开了。”

      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向是大家都爱关心的。

      但他说了一大堆,办公桌后的男人专心工作,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哎,你也不谈恋爱,整天素着有意思吗?”周易恒提议:“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人?”

      他摸了摸下巴。

      这位刚回国的好友,他是知道一丁点绯闻都没有的,但是大半个娱乐圈的女星都想试试。

      陆燕临看了看手表,将文件合上。

      周易恒问:“可算等到你下班了,还真准时,我今晚在汇锦园请客,陆总可否赏个面子?”

      陆燕临言简意赅:“不可。”

      “你下班不就没事了吗,今晚人还挺多,你那个房子就你一个,回去那么早干什么。”

      “今晚回家。”

      “回家真没意思。”周易恒就不想回老宅。

      “有意思。”陆燕临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把陈特助叫了进来。

      然后说:“要去见家长。”

      周易恒:“……?”

      你都回国这么久了,你家那几个家长早就见过了,这又是突然见什么家长?

      周易恒想到什么,差点把眼珠子瞪掉下来:“这话听起来像是要见女朋友的爸爸一样,你不可能的。”

      这比听到他突然结婚还可怕。

      起码陆燕临商业联姻是有可能的,但是找女朋友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他在冷情了。

      大概是心情不错,陆燕临松了松领带,记忆里划过昨晚一幕,缓缓开口——

      “你说得没错,去见岳父。”  

      -

      晚上七点,林初萤回了主宅。

      她换了件看起来比较知性点的衣服,高跟鞋也换了稍微略低的,还去做了个发型,一眨眼从妖女变成温柔仙女。

      林初萤的衣帽间什么类型的衣服都有,就连那些制服裙都有,各大品牌经常送过来,她自己都没试过。

      当然更多的还是礼服。

      谁让她喜欢参加宴会,喜欢去看秀。

      再者,陆燕临的父亲是陆老爷子,不是林存这辈的,上世纪的老爷子,老一辈的总归和现在的年轻人想法不同。

      林初萤不想出现什么幺蛾子。

      当然她也不可能穿那种从头到尾都写着“我是贵妇”的衣服,珠光宝气,穿上之后年龄大了十岁,她会直接炸的。

      林初萤到时,家里还没来人。

      “今天穿的这身比你之前的好看。”林存看到后夸奖了一句,“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在想你审美不行。”林初萤毫不客气地给了答案:“我什么时候都很美。”

      “……”

      林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自恋的女儿。

      林初萤问:“她们还在?”

      “不在。”林存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略叹气说:“你对新慧偏见没必要那么严重。”

      这样的大事当然不会让苏新慧母女在。

      “我有什么偏见?”林初萤翘了翘唇角,稍抬下巴,脸上明明白白地摆了出来。

      “算了,不提这个了,反正你也不听我的。”林存知道这也讨论不出什么花来,“结婚后你就不能这么随性乱来了。”

      “那结婚干什么?”林初萤正在换鞋,反问一句又补充:“我结婚又不是为了束缚我自己的,你愿意是你的事,我才不会。”

      林存:“……”

      他说不过不说了还不行吗。

      林初萤怼了一顿,回房间里把上次的手链拿出来戴上,然后下了楼,刚好外面的门铃响了。

      她阻止佣人:“我去,你去忙你的。”

      想必是人到了。

      林初萤开门,看到外面的男人。

      身后没其他人,所以她就十分大胆又笑盈盈地开口:“二叔,怎么就你一个人?”

      陆燕临嗯了声,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张明媚的脸,随后是她身上的衣服,和往常的风格很不同。

      今天穿的很温柔,被包裹住的明艳几乎下一秒就要冲破束缚,可依旧美得惊人。

      年纪轻,爱张扬,所以就连衣服也随了主人。

      林初萤说:“进来吧。”

      两个人一起进去,陆燕临的目光落在她手腕上。

      林初萤的手腕露在外面,之前的女士手表被换了,一条手链绕在上面,格外好看。

      果然很配。

      注意到他的视线,林初萤也跟着看向自己的手腕,笑了一下,问:“感动吗?”

      陆燕临配合回答:“感动。”

      您这感动可真敷衍的,林初萤撇了撇嘴:“你家今天谁来,除了陆老爷子,还有谁啊?”

      陆燕临说:“待会你就知道了。”

      林初萤说:“这有什么好保密的。”

      虽然这么吐槽,但她还是没继续问下去了,反正来几个,这事都板上钉钉了,没有其他可能。

      说是两家人商讨,不过是讨论结婚细节和一些琐碎的事情,而不是商讨结不结婚。

      两个人在玄关这里磨了一两分钟。

      等到了客厅,灯光照射,林初萤才注意到,他今晚穿的比较轻松,没打领带。

      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过直接,陆燕临有所察觉,询问:“在看什么?”

      “你今晚怎么没打领带?”

      林初萤倒是一点也不觉得什么,直截了当地就问了,还带了一点耐人寻味的意思。

      是昨晚受刺激了,所以今天就干脆不系了,她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挺高的。

      陆燕临神色平淡:“坏了。”

      林初萤:“……?”

      她问的是今天为什么不打领带,今天就算系也是系新的,和昨天的坏了好像并没有什么关联。

      还有,一个总裁用的领带质量不至于这么差吧,还是你用领带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