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明目张胆》主角为林初萤小说章节阅读

    《明目张胆》主角为林初萤小说章节阅读

  • 小青蛙 2019-10-04 14:36
  • 《明目张胆》主角为林初萤小说章节阅读
  • 点击阅读
  • 《明目张胆》小说简介

  • 华盛总裁陆燕临冷淡严谨,矜贵禁欲,从不传绯闻,一向出现在财经新闻上。最新一期杂志封面,手上却多了枚婚戒。当月有媒体统计,一直没曝光的“陆太太”成了全网最受羡慕的女人。
  • 明目张胆11

      有气息落在耳畔,林初萤的耳朵有点酥痒。

      她想伸手去揉揉的,结果想起来陆燕临还在旁边,又放下了蠢蠢欲动的手。

      林初萤认真开口:“二叔,你实话跟我说。”

      陆燕临嗯了声:“说什么?”

      看她这一脸严肃的模样,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你又不是一个爱看秀的人,而且根本就不适合你的身份,你这样突然来是不是想蹭我热度?”

      陆燕临就听林初萤那小嘴叭叭地,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然后又得出了一个结论。

      “……”

      “二叔。”林初萤靠近了些,妩媚中带着一丝娇憨:“我开玩笑的,你怎么会需要蹭我热度。”

      男人的眼眸中透出一丝疑惑。

      林初萤发现还挺好玩的,心里面乐了几秒,又开口:“对了,待会结束后二叔送我一程。”

      陆燕临问:“你助理呢?”

      林初萤眨眼:“回家了。”

      陆燕临看着她睁眼说瞎话,不过还是颌首:“好,”

      此时此刻等在外面的乔果还在搜索网上的新闻,孜孜不倦地向自己的老板汇报。

      林初萤低头回复:【你开我车回去吧。】

      乔果:【???怎么了老板?】

      林初萤:【我有人送。】

      乔果那边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十分迅速地给出回答:【老板,我已经开走了,马上到家,祝老板一路顺风。】

      林初萤觉得这个助理非常有眼力劲。

      回去之后给她加工资!

      台下嘉宾离开之后,台上的设计师已经演讲自己的心路结束了,准备让模特们上台,最后来一个合照。

      一众小模特们站在上面。

      设计师发现了不对劲,唇部动作不明显地问:“还有一个呢?她怎么没上台?”

      旁边有人回答:“她说她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难道就这一刻身体不舒服了?

      设计师脑袋里冒出一串问号,思索着估计模特也没这么笨错过这次的合照机会,应该是真不舒服。

      而此刻在后台的陈清云已经咬破了嘴唇。

      她本来应该是现在第一排合照的,但是一上去肯定就会看到那个台下的女人,如果再被看到,也许本来没记住,现在就更记住了,随便一句话自己就完了。

      陈清云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十分后悔。

      -

      结束看秀后,林初萤和陆燕临一起离开。

      上车的时候,看到兢兢业业的陈特助,林初萤打招呼:“陈特助,晚上好啊。”

      陆燕临瞥了一眼。

      陈特助:不!他不需要打招呼!

      让他做一个背景板吧!

      林初萤恍然未觉,上车后用手机上了微博。

      热搜前几位除了明星的,就是这次的秀的,还有一个话题名#陈清云惊艳#的话题。

      那位恨天高同学这么有野心的吗?

      林初萤不过是随便想了一下,就点进了乔果说得那个,她火了的热搜。

      热门微博是个路人发的。

      【草莓冰乳不加珍珠:天啦这次的秀是什么宝藏新秀!!被朋友拉着一起看直播的我当场就惊艳了!这是什么绝世仙女和大帅哥,坐在一起太配了吧!卧槽!我不允许首页只有我一个人看到!!】

      这次她放的动图并不是单人的。

      镜头从一开始转到这边,两个人似乎在说话,然后到林初萤的俏皮眨眼,身旁男人正襟危坐,清冷禁欲。

      偏偏两个一动一静,极为和谐。

      林初萤看着觉得自己被拍得还怪好看的,就是没想到陆燕临上镜也是那么好看。

      评论里一群嗷嗷叫的网友们。

      【我觉得有戏!】

      【啊啊啊啊我刚刚才看到单人的动图,仙女眨眼美呆了!没想到是双人图!】 

      【这是什么完美绝配,严谨西装男和美艳礼服仙女,好嗑好嗑我嗑了】

      【这他妈娱乐圈里走红毯都没这么好看的,还是直播镜头,我靠什么人,求科普!】

      【别的不知道,这男人是华盛总裁啊啊啊啊,现实里的霸道总裁,我再也不觉得小说都是假的了!】

      【呜呜呜跪求大手写文】

      林初萤欣赏完自己的美貌,把这张图保存了下来,又转发了这条微博夸奖。

      不过她微博几位粉丝,没人注意到。

      上次说买个几百万粉,后来都忘了这回事。

      秀场里开的灯对准的是台上,所以台下就会暗一些,神色看得并不是很清楚,现在这么看,陆二叔禁欲气息爆表。

      真是怪会勾引人。

      林初萤过分地想着。

      -

      浏览完各种彩虹屁后,林初萤心情大好,又去陈清云的热搜里看热闹。

      大晚上的,正是网友们上网冲浪的时候。

      今晚热搜突然变化了很多,网友们就算知道有些是买的,有些是广告,也会点进去看看。

      #陈清云 惊艳#这个话题挂了几小时才几百条评论,一大半还都是骂买热搜的。

      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了照片里似乎有不对劲的地方,为了p图,把后面的一根小柱子给p歪了。

      本来没什么意思的事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我都替她尴尬……】

      【有这个钱买热搜,不如多花点钱请个修图师吧。】

      【她参加的也是这个秀,真的是天壤之别,看秀的人是真·惊艳,走秀的是假·惊艳。】

      【刷别人出场的有事吗,网红脸一个还吹上天了。】

      最后一条评论一下子炸了。

      这条评论直接被顶上了热门,楼里一堆吵起来的,林初萤的新晋颜粉忍不住炮轰。

      其中楼里一条评论点赞最多。

      ——【承认别人颜好身材棒对你们来说就这么难吗?】 

      林初萤给她点了个赞。

      夸自己的都是有眼光的。

      林初萤又截图给陆燕临发过去,然后补上一句:【希望二叔以后多向他人虚心学习。】

      手机响了一声。

      陆燕临打开后,看到那条微信,又点开照片,微挑了挑眉,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

      “就在车里,没必要发微信。”

      “这是情……乐趣。”

      林初萤话到嘴边改了口。

      车里好像放了什么熏香,味道清淡,却非常好闻,她嗅了一下,好奇问:“二叔,你这车里熏香什么味的?”

      前面的陈特助觉得这句话好像似曾相识。

      陈特助忍不住出声:“没放熏香。”

      “……?”

      林初萤一下子就听懂了。

      她转向身旁的陆燕临,倾身过去嗅了一下,像一只敏锐察觉到食物香气的小仓鼠。

      可爱至极。

      “公司的新品,他们放在我这里试用。”陆燕临垂眸,“你想要?”

      “你送我就要。”林初萤耸了耸鼻尖。

      “嗯。”

      香水一事很快就告一段落。

      林初萤忽然想起前两天江雪名的事情,低声询问:“华盛投资电视剧要是亏了怎么办?”

      一旦收视率扑街,很容易就亏本。

      陆燕临淡淡开口:“不会。”

      这么有自信的?

      林初萤多看了两眼,发现这样认真起来的男人是真的帅,与生自来的成熟魅力。

      这要是搁陆尧和程飞那年纪的小屁孩,根本就不会有,所以说,小孩子和成年人。

      她选成年人。

      大概是知道她刚接手传媒公司,陆燕临有心多解释了两句:“公司会有专门的部门评估风险,华盛的投资不允许别人插手,也不允许走后门。”

      林初萤摸了摸下巴:“这样还不错。”

      天艺娱乐也有这样的部门,只不过没有华盛那边强势,因为娱乐圈里关系支线多,总有塞钱塞小角色的。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生存的路,没必要乱改。”陆燕临偏过头看着她,“天艺娱乐屹立这么久,突然改会大乱。”

      “我才不会去改呢。”林初萤说。

      她说完后,弯了弯眼睛,忽然问:“二叔,你这是在教我怎么赚钱吗?”

      “不用教。”陆燕临面色不改。

      真一点情趣都没有,林初萤撇了撇嘴,这要是别人,肯定就顺着往下说了。

      眼前这个男人冷淡得一批。

      -

      说的时候正好到了目的地。

      一场秀持续时间不短,回来的时间也迟了,别墅和别墅之间距离又很大,所以很安静,房子里面没开灯。

      林初萤下了车,浅浅一笑:“谢谢二叔。”

      她今天穿的水绿色完美地融入了此刻的景色中,身后是白色的院门,衬得一身美得出尘。

      车窗开着,有风从外面吹进来。

      带着一丝淡淡的柠檬香,混合着青草的味道,冲淡了车里原本的熏香,陆燕临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她每次选的香水味道都很好。

      像她本人一样,想魅惑就魅惑,想冷淡就冷淡,永远都在勾人。

      林初萤想起什么,走到另外一边,敲了敲车窗。

      等按下去后,她说:“之前听说江雪名被换掉,我就觉得二叔你真是太有眼光了。”

      陆燕临唇角一勾:“是么?”

      “不管怎么说,我这边听到是很高兴的,她可是让我公司被骂了好几天,二叔谢了。”林初萤往车窗那边倾了倾身。

      “怎么谢?”陆燕临见她一直记着这事,突然来了兴趣。

      这事她不说他已经快记不得了,刚刚江雪名的名字他过了好大一会才想起来这人是谁。

      无关紧要的人。

      林初萤微睁大眼,唇色艳丽,询问:“什么?”

      她对刚刚听到的那句话很惊讶。

      陆燕临眼神微动,唇线极小地上扬起来:“既然你说要谢我,就只是嘴上说说?”

      “……?”

      “没诚意。”陆燕临声音平淡地下了结论,“如果没有想到,那就下一次再谢。”

      林初萤呆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这男人转性了?

      林初萤狐疑地多看了两眼,却从不允许自己落到这样的境地:“二叔,你想我怎么谢你?”

      “你自己想。”

      “……”

      要求还挺多。

      陆燕临发现这样似乎也挺有趣的,看着林初萤秀眉微蹙,漂亮的脸皱成了一团,很生动,年轻。

      林初萤目光落在车里的男人身上。

      他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露出里面系到最后一颗扣子的白衬衫,还有深色的领结,连褶皱都没有。

      林初萤挑了挑眉。

      半晌她终于伸手,纤细葱长的手指一下子就碰到了领带,轻轻一扯就扯了出来,手指一勾,将领带的末端绕在了手上。

      白皙的肌肤从缝隙里露出来。

      陈特助觉得不宜多看,直接闭上了眼。  

      林初萤又往里靠近了一点,窈窕的身形弯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操纵着领带,强迫主人向自己这边倾身。

      纵然一个在车外,一个在车里,却距离不过短短几厘米,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温热的。

      “我想到了。” 

      林初萤说着,轻轻在陆燕临的下巴上亲了一下。

      隔了一个多月,这是他们第二次最近的时候。

      原本想亲鼻尖的,可是她比较喜欢线条性感的下颌,林初萤决定按照自己的心意来。

      下巴上不可避免沾染了口红颜色的陆燕临,添了一丝轻佻风流,不可一世被染指后阻挡不住的风情。

      她像是一个妄想渎神的妖女。

      林初萤手上稍稍用力,又故意地扯了扯领带,看到西装上出现的轻微褶皱,才笑着开口——

      “这个谢谢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