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by程寻寻的书籍娘子高高在上-男主是白蓁蓁女主是周楚渊在线阅读

    by程寻寻的书籍娘子高高在上-男主是白蓁蓁女主是周楚渊在线阅读

  • 马飞飞 2019-10-11 13:54
  • by程寻寻的书籍娘子高高在上-男主是白蓁蓁女主是周楚渊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娘子高高在上》小说简介

  • 蓁蓁抱着周楚渊的胳膊,笑的一脸娇憨。“认得呀,爹爹小时候带我出门的时候,我在叔叔家里看过,当时我把上面的字全部读了出来,叔叔还夸蓁蓁聪明呢。”
  • 娘子高高在上第15章

      第十五闪回。

      蓁蓁靠在周楚渊的肩上,马车飞快的向前行进,帘子随着风轻轻摆动,窗外的景象若隐若现,出了城,眼里都是一片青色。蓁蓁轻叹口气。

      “王爷,我们会有危险吗?”

      周楚渊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放心,我会护着你。”

      蓁蓁闭上眼睛,心逐渐平静,“蓁蓁相信王爷。”

      有你在,蓁蓁就什么都不怕了。

      蓁蓁会努力,尽快成长为一个不会拖累你的大人。

      ——

      天色将晚,队伍已经无法在继续前进,周楚渊吩咐大家原地安营扎寨,天亮在继续。小秋帮忙去准备晚饭了,外面闹哄哄的,马车里只有一个他们两个人。

      蓁蓁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帐篷已经搭建好了,掀开帘子往外看去,篝火燃的老高,不少人坐在篝火边在聊天,气氛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蓁蓁的瞌睡一下子就没了,笑着回头对周楚渊道:“楚渊你看,外面好热闹呀。”

      从小就在高院里,哪里见过这种场景,母亲对她的教育永远都是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平时来了外人都不可以大声说话,这些她都记着的。

      好热闹,宛如是过年一般。

      在她逃亡的两年里,她什么节日都没有过过,只记得要跑要逃,不然,就会被朝廷的追兵追到。追到了他们就会死了。

      “你喜欢这样的吗?”周楚渊屈身过来,往外看了一眼,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景象,他喜欢安静。

      “你不知道开心是会传染的吗?”

      “你嫁给我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是不是很失败。”周楚渊抱着她的腰,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呼出的气息在她的脖子边来回扰着她的呼吸。

      蓁蓁很不争气的红了脸,连忙放下帘子来,生怕被外面的人给看到。心跳的飞快,不敢回头,因为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脸一定很烫。

      “你想知道的话,直接问我就好了。”蓁蓁扬起脸,眼里都是星星点点的笑意。

      周楚渊低头啄了一口她的唇,低声道:“那多没意思,你等着,本王肯定会知道的。”

      蓁蓁被他这突然的一吻弄的更加面红耳赤,她发现了,最近周楚渊好像越来越……

      越来越有丈夫的自觉了。

      看着外面热闹的场景,士兵们没有在京城里的拘束,站岗的站岗,大多数人,都围着篝火很开心的聊天,大概离开了那个让人压抑的京城,所有人的心情,都跟着雀跃起来。

      周楚渊不是一个立规矩的人,大家难得放松,即使跟士兵们有阶级之别他还是坐了过去,跟大家一起。

      蓁蓁其实也很想去,只是她坐了一整天的马车,现在感觉浑身的骨头都仿佛散了架似的,胳膊动一下就觉得浑身疼,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洗个热水澡然后在躺到被窝里好好睡一觉。

      小秋陪着她一起进了帐篷,看她一脸疲惫,小秋提议道:“王妃,要不要给您打点热水来洗个澡,坐这么久的马车,肯定会很累的。”

      蓁蓁快要哭了,小秋的心思太通透了,她还没说话,小秋就知道她想要什么了。点点头,“不过会不会不方便,我们住在山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是要上哪去找水呀。

      小秋调皮的朝蓁蓁眨眼睛,“刚刚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这附近有条河,王妃您等等,小秋这就给您烧水去。”

      她的确想洗澡,浑身提不上劲,小秋一走,她就无骨一般的瘫坐在床上,这才第一天,到雍州还有好久,她不知道自己这幅身子骨能不能坚持到雍州。

      她要是现在跟周楚渊说自己后悔去雍州了,他会不会想要当场把她打死。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周煜渊去的。至于周楚渊,甚至周楚渊一次远门都没有出过,可是这次,他们居然要去雍州。

      难道是因为她重生的关系,所以改变了这世的历史进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会影响到周楚渊最终的结局吗。

      前世,她死了以后,周楚渊最终成了皇上,可是,她这世经历的,明显跟上辈子不一样,那么,他成不了皇上怎么办。

      她忽然很慌,如果,因为她的重生而改变了他的人生,那么,她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弥补他了。

      她闭着眼睛,满脸都是愁容。

      周楚渊悄无声息的进来,帐篷里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打算给她盖被子,瘦瘦小小的女孩子躺在床上就跟没人似的,只有一双粉底镶金边的绣花鞋证明着她的存在。

      一走进,她却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不讲话。

      空气里有种无言的气息在流淌,最终,还是蓁蓁受不住这气氛,坐起来,看着他问道:“王爷是要休息了吗?”

      周楚渊摇摇头,“你要睡的话在床上睡,山里风大,小心着凉了。”

      蓁蓁看着他,“蓁蓁知道了。”

      见她醒了,周楚渊省去了帮她盖被子的念头。

      已经有点晚了,帐篷外基本没有什么声音,士兵们自发的前往自己的位置休息或者站岗,一切都井然有序。小秋烧好了水,提着水桶进来。

      临时搭建的帐篷不大,连遮挡的屏风都没有。

      小秋为难了,水倒是烧好了,可是要在哪里洗呢。

      “你在门口做什么?”周楚渊发现了在门口踌躇不前的小秋,撇着眉,问道。

      小秋提着水桶进来,踌蹴的道:“我把水烧好了,想让王妃洗个澡舒服一下筋骨,但是……”帐篷好像有点小,没地方洗。

      再说了,王爷在这里看着,虽然她们已经是夫妻,但是于礼数来说,怎么都是不合适的。

      周楚渊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直接站了起来往外走。

      小秋不明所以,“王爷……”

      周楚渊:“我先出去,让她先洗个澡吧。”

      小秋:“是。”

      蓁蓁:“???”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他居然出去了。

      小秋笑着跑出去叫人抬浴桶进来,路上不比家里,只能带着简单的浴桶,随随便便清洗一下,聊胜于无嘛。

      蓁蓁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虽然知道大家不会闯进帐篷里,但是总感觉自己没有关门一般,这般的大动作,她到底有些放不开。

      小秋把水倒进了浴桶,看到她还没动作,笑着说道:“王妃您赶快过来吧。”

      蓁蓁皱着脸:“帐篷里是不是不太好。”

      小秋知道她担心什么,笑的更加揶揄,“放心吧王妃,王爷在门口守着呢,我敢保证呀,一只苍蝇都不会飞进来的。”

      蓁蓁:“……”

      篝火已经燃尽,只剩下半点余温还在发热。

      看到周楚渊出来,立刻有站在不远处的士兵过来恭敬询问要不要生火,周楚渊摇头拒绝了,他只是出来躲一下而已。

      帐篷里的王妃正在洗澡,他一个大男子汉的确不太方便在里面。

      支走了士兵,他一个人坐在篝火边。

      维棠走进来,正欲要去帐篷里找人,才刚刚走近,便有一道厉声传了过来。“维棠!”

      听出是王爷的声音,维棠脚步一顿,连忙转身。

      周楚渊已然朝他走了过来,维棠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愠怒,维棠连忙低头,恭声道:“王爷。”

      “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维棠垂头道:“朱先生已经到雍州了,只等您了。”

      周楚渊眉头深锁,“嗯”了一声。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维棠看他心不在焉,想起他走的时候朱先生的嘱咐,他觉得王爷最近的心思仿佛已经不在那件事上面了,自从有了王妃,王爷就已经开始变了。

      自古女人,都是英雄好汉的绊脚石。

      蓁蓁从来没有过在这种糟糕的情景之下洗澡,尤其是外面有那么多双眼睛和耳朵,虽然小秋说周楚渊会帮她看门,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可是她还是很紧张,慌慌张张的洗完了,裹着内衫躺到了被窝里。

      她的头发湿湿的,齐腰的长发被她包在了细棉布里,希望能尽快干掉好睡觉。

      小秋拿了润肤膏过来给她,看她洗完澡像只懒虾子一般,笑着过来把小白瓶递给她,“王妃这个您擦一点,会很香的。”

      蓁蓁仰头躺在床上,小秋负责帮她擦头发,她把内衫脱了,露出洁白的手臂来,这是玫瑰膏,用刚开的玫瑰花瓣制作而成的香膏,涂在身上的话,香气宜人,十分适合女孩子。

      连这都能想到,着实惊讶到了她。

      不过蓁蓁还是美滋滋的涂了一身,能在这荒郊野外闻到这种舒适宜人的味道,睡觉都能睡一个好觉。

      头发擦的差不多了,小秋出去叫王爷回来了,明天还要早起赶路,休息晚了可不成。

      蓁蓁在路上睡了一会,这会精神的很,一点困意都没有。

      不过周楚渊要回来了,她还是快速的穿好了衣服,规矩的躺到了床上。

      周楚渊在维棠那边随便梳洗了一下,这会回来就可以直接上床休息了,一进帐篷,就闻到了一股玫瑰香味。很香的味道,每靠近她一步,那香味便越浓。

      他一抬头,床上的女孩子正侧身朝他看过来,明眸皓齿,微笑的眼睛宛如玫瑰仙子一般。

      她笑的样子,像极了天边的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