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娘子高高在上》主角为白蓁蓁小说章节阅读

    《娘子高高在上》主角为白蓁蓁小说章节阅读

  • 马飞飞 2019-10-11 13:54
  • 《娘子高高在上》主角为白蓁蓁小说章节阅读
  • 点击阅读
  • 《娘子高高在上》小说简介

  • 蓁蓁抱着周楚渊的胳膊,笑的一脸娇憨。“认得呀,爹爹小时候带我出门的时候,我在叔叔家里看过,当时我把上面的字全部读了出来,叔叔还夸蓁蓁聪明呢。”
  • 娘子高高在上第13章

      第十三闪回。

      周楚渊一直没有回来,他是打算就这样躲着自己到明天上马车走人吗。一走了之,就不用面对她了对吧。她觉得自己又有点委屈。明明自己这辈子已经悔改了,再也不会做那些错事,他凭什么这样对自己,明明是他拿着圣旨来娶自己的,又不是自己强迫他娶的,这样不回来睡是什么意思,要是嫌弃的话,他大可以把自己休掉。

      她内心深处的倔被他的冷漠挖掘出来,她凭什么这样被他冷漠对待呢。

      顾不得很晚了,还是穿了外衫起来,她倒要去书房看看,他到底在不在书房里“忙”。谁知道她刚坐起来,门却从外面开了。

      蓁蓁抬起头,和总算从书房回来的男人四目相对,蓁蓁咬着唇看着他道,“王爷舍得回来了吗?”

      周楚渊听着她这别扭的称呼,就知道她肯定生气了,前几天还楚渊楚渊的叫呢,周楚渊三个字,叫的特别的生疏冷漠,仿佛他们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种模样。

      穿的薄,她的身子一向单薄,一到气温变化的时候,她总会把自己穿的厚厚的,万一着凉风寒的话,会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好。

      他都记着这些,她脆弱的像是一朵刚刚盛开的小玫瑰,需要被呵护着,如果一旦被风吹,心疼的是他自己。

      回首关了门,朝她走过去,“怎么还没睡,”

      蓁蓁冷冷地回,“我想去书房看看,是不是王爷准备在书房重新放一张床,然后不打算回来休息了。”

      “怎么会?”

      “还不会吗,我以为,您会躲着我到明天离开,其实没关系,蓁蓁不去也没关系的,我会待在京城等您回来。”她淡淡地开口,和下午那个情绪激动的蓁蓁判若两人。

      明明这话是他自己说的,可是为什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有赌气的口吻在里面,他是希望她待在京城,雍州不知道什么情况,万一遇到危险,他害怕自己来不及保护到他。可是他内心深处,最想要的她在自己身边。

      唉,周楚渊低叹口气。

      “你生气了吗,”

      蓁蓁努着嘴,“蓁蓁不敢生王爷的气,您既然回来了,那我便不去书房了,您早点收拾歇着吧,明天要还要出发去雍州呢。”说完,蓁蓁又把外衫脱了,快速的拖了鞋上了床,背对着他。

      唉,这别扭的小姑娘啊,都嫁人了,怎么还这么小孩子气,不过小孩子气也没关系,他可以包容她,洗了脸脱了鞋跟着上床,她轻轻动了动,明显没真的睡着。

      周楚渊翻身望着她的后脑勺,半晌,伸手把她揽到自己怀里,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却没有做任何反驳。

      周楚渊无奈了,撑起身体,嘴唇凑近她白嫩的耳朵,低声:“我知道你没有睡着,转过来。”

      委屈的蓁蓁:“哪里,我已经睡着了。”

      周楚渊趁机亲了一下她的耳朵,果然,下一秒,“睡着”的蓁蓁已经又气又羞的转过来了,周楚渊把她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里,小小的一只,宛如一只柔软的小猫。

      “不是睡着了吗,那么现在跟我说话的人是谁。”

      蓁蓁咬着唇瞪着他,就是不说话。

      她这幅生闷气的样子,像极了之前的她,她之前不满意自己的时候,就总会这样,瞪着他,和她成亲这么久。他第一次有这种拥有她的真实感觉。

      对他冷眼惯了,忽然对他关怀备至,他就一直提防,生怕眼前这个温柔漂亮的女人,是被人给模仿了,直到现在,他才有真实感。

      他感觉,自己居然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

      “行了,别气了,不是不舒服吗,你这样生气,万一又难受了怎么办。”

      蓁蓁委屈的嘟囔,“那王爷会关心吗?”

      瞧,一生气就换称呼,果然是她的作风。

      “当然,要是你不舒服,可能就真的没办法跟我一起去雍州了。”

      蓁蓁话到了嘴边才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眼睛忽然亮起,“你刚刚说什么。”

      周楚渊把她的脑袋按到了自己怀里,拉上被子,手把她背后的被子盖的严严实实,两个人如同蝉蛹一般的亲密,她难得乖巧的躺在他的怀里,这种感觉,如同重获遗失的珍宝。

      “我说天亮我们一起去雍州。”

      蓁蓁亮起的眼眸又再次熄灭,这是哄骗她的话吗,明明他下午的时候还说不带她去,这才一下午的功夫,他怎么就转变心意了。

      或者这是迂回之法吧,等到天亮,她就算是生气,他也看不到就走了,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她早早就忘记了这回事。

      蓁蓁闭上眼睛,低声道:“你下午不是说不带我去吗?”

      周楚渊回道:“可我说不带你去的时候,你是不是生气了一下午再到现在。”

      蓁蓁没说话,表示默认。

      周楚渊忽然轻笑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小气,我才说了一句,你就生气到现在。小气包说的是你吗?”

      蓁蓁:“……”

      周楚渊:“我已经让小秋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明天早上一起搬到车上,我就是担心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万一水土不服怎么办,我可能没办法顾得上你。”

      蓁蓁忙道:“没关系,我肯定不会给你拖后腿,我很乖的。”

      “有多乖?”

      “……”蓁蓁很自然的说道:“我不会给你惹麻烦,乖乖地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

      这话,听的好让人眼热。

      把怀里的女人搂的更紧,他忍不住,抬起了她的脑袋吻住了她,他想念这种甜美,她过分的温顺,只会让他身体里沉睡的野兽苏醒的更快。

      蓁蓁被他吻的迷迷糊糊,他还是没什么技巧,只会沿着她的唇线来回的吻,蓁蓁闭着眼睛,享受着这温柔的温存。

      他的手不规矩的撩起了她的裙子里,沿着她细腻的后背肌肤缓缓往上,手掌的温热让她的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随即沉醉在更深沉的温柔里。

      他们彼此,都想念这种感觉。

      周楚渊咬着她细腻温热的嘴唇,喘着气压低声音凑近她的耳边,声音都有些模糊了。

      “你相信吗,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见,上辈子,我们就已经是夫妻了。”

      夫妻……

      蓁蓁猛的睁开眼睛,撞入了他深沉的眼底。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我居然做了这么一个荒唐的梦,我梦见你不喜欢我,甚至,还很讨厌我的触碰,像现在的亲密,在那个梦里,都是极度的奢求。”

      他困在那个梦里了,她不喜欢他,一点点也不喜欢,她最喜欢的,是她的表哥,其实上次回门的时候,他看到了沉扬也在屋里,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顾着自己生闷气,他们,一定在私底下抱怨哭泣,说他不好吧,如果不是因为他拿着圣旨,他们现在,肯定就是夫妻了。

      说到底,是自己拆散了他们。

      蓁蓁几乎快要落下泪来,他也像她一样重生了吗,前世不好的记忆都伴随着他们,她以为,这段痛苦的经历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也发生在了他的身上,那么,自己前世所做的错事他都知道了吗。

      她忽然害怕,这辈子在重演前世的结局。

      她很想告诉周楚渊,其实她也做了相同的梦,只是,她以为自己的孩子是被他下药弄掉的,她才死心决定跟沉扬离开京城假死逃走。

       原来,逃不掉的,真的逃不掉。

      这世上的宿命,可怕的要命。

      周楚渊还陷在回忆里,胸前忽然一团湿润,他低头吻着她的额头,无奈的道,“哭什么呢,还是说,你根本不相信我做了这么一场梦。”

      蓁蓁忙摇头,手臂从被窝里拿出来圈着他的脖子,强迫他的视线跟自己平视,她很认真,很坚持的对他说:“我相信,我只是不敢相信,我在王爷的梦里,居然是这样的,喜欢都来不及了,哪里还舍得对您不好。”

      “真的吗?”周楚渊明显不信。

      蓁蓁忽然起身,主动吻住了他的唇,实际上她跟周楚渊一样毫无技巧可言,虽然有前世的经验,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依然青涩的像个小女孩。

      “现在相信了吗?”

      周楚渊还有点蒙蒙的,她这样的主动,着实让她没有想到。

      “信了。”

      “我是真心诚意嫁给你的,如今我是你的妻子,你是我的丈夫,这个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就算没有圣旨,我都愿意,古人常说,千里姻缘一线牵,前世我一定做了很多的好事,才有做你妻子的机会。”

      “不。”周楚渊道:“其实,应该是我好事做多了,才有遇到你的机会。”

      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还想在回到这个地方。

      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还会千方百计再回到你的身旁。

      若不是因为你,我大概早已在这世上逃亡。

      倘若一切深爱都是秘密,可能,真的只有流淌过的时间都知道了。

      好在,上苍给了他在重来的机会,这一世,他一定会互她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