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娘子高高在上程寻寻最新章节阅读-娘子高高在上白蓁蓁周楚渊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娘子高高在上程寻寻最新章节阅读-娘子高高在上白蓁蓁周楚渊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 马飞飞 2019-10-11 13:54
  • 娘子高高在上程寻寻最新章节阅读-娘子高高在上白蓁蓁周楚渊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娘子高高在上》小说简介

  • 蓁蓁抱着周楚渊的胳膊,笑的一脸娇憨。“认得呀,爹爹小时候带我出门的时候,我在叔叔家里看过,当时我把上面的字全部读了出来,叔叔还夸蓁蓁聪明呢。”
  • 娘子高高在上第10章

      第十闪回。

      蓁蓁只得认命的回房换衣服,小秋给她端来了早膳,流黄水晶包,薄皮鲜虾饺,红枣粥,几碟开胃的小菜,馋的她胃口大开,她吃好早膳,小秋已经把回白家的马车准备好了。

      白父的咳嗽已经好了许多,不过是人上了年纪,大多数都有点小问题,白母每天精心准备了药膳,一点点问题,也很快好转过来。

      蓁蓁放下心来,父亲身体没事就好。

      母亲留她在家里吃饭,蓁蓁应允下来,小秋第一次来白宅,蓁蓁见她好奇,叫了一个丫头过来带她在宅子里转转,小秋开心极了,不停的跟蓁蓁道谢。

      小秋走了,蓁蓁这才跟母亲回房。

      两人进了房,白母才开始询问她,“你跟周楚渊已经成亲有一段日子了,怎么样,肚子有没有消息了。”她跟周楚渊成亲快一个月了,要是快的话,这肚子眼看着就要有消息了,蓁蓁从小就缺根筋,皮实的很,她作为母亲,是得提醒一下她要注意了。要是真的有了动静,就要注意一下了。

      孩子……

      蓁蓁的脸立刻就红了,他们成亲还不到一个月,怎么这么快就开始提孩子的事了,再说了,这一个月他们虽然一直睡在一起,却是从来没有过越矩的行为。

      她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前世他基本上每天都要折腾一下自己才算完,这辈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居然变得这么清心寡欲起来。

      还是说,这辈子,他已经看开了,不再热衷于男女之事了吗。

      蓁蓁红着脸对母亲道,“娘亲,这才多久呀就要孩子了,孩子这种事是看缘分的,再说我还小,可以再等两年的。”

      白母立刻看她一眼,“是吗,你觉得你还小是吗,你祖母以前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已经在她肚子里待好几个月了。”

      蓁蓁讨好似的摇着母亲的手臂,“那这也是要看缘分的嘛,也许上天是为了让我们母女早日相见呢。”

      白母被蓁蓁哄的眉开眼笑,这么荒唐的话愣是被她说出一朵花来,她想笑,不过又隐隐觉得她跟出嫁前不一样了,变得懂事了,不在是那个被骄纵的小女孩了。

      “总之有了好消息就要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家就你一个掌上明珠,不哄着你哄着谁。”

      白母自生下蓁蓁以后落下了月子病,虽然后来治好了,但还是落下了隐疾,不少人曾想叫父亲在纳一房小妾延续香火,女子始终是要嫁出去的,好话歹话说了几箩筐,不过愣是没有撼动白父分毫,从始至终,他就只有过白母一个女人。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白母有时出去拜神的时候,总会有别家的夫人羡慕她。像白父这种有情有义的男人,实在是少的可怜了。

      不过蓁蓁回来的目的倒不是叙话家常的,而是有正事。

      她记得,前世薛贵妃处处看她不顺眼无非是他们白家这富可敌国的家产,周煜渊想要安稳登上高位,她是要最先被铲除的。

      她忽然嫁给了周楚渊,哪怕这个是最没用威慑力的皇子,有了她娘家的财力加持,再加上晋王如今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皇权之争,明面上,只有周楚渊和周煜渊。

      只要白家有所动作,薛贵妃,立刻就会拿白家开刀。

      “娘亲,最近家里有外人来过吗。”

      白母不懂她的意思,“白家日日都是人来人往的,你说的外人指的是?”

      “不管是谁,爹爹都不能再见了,爹爹闭门谢客,要是来人了,就说爹爹去外地进货了。”蓁蓁严肃的说道,如今白家不是之前的白家了,如今的动荡期,他们白家,万万不能做出头鸟。

      白母皱眉,“什么意思,你是要你爹爹在家装病吗,咱们白家在这京城里到处都有熟客,这要是闭门起来,那不消一日,便立刻传遍京城了。”

      蓁蓁当然知道这样会引起热闻,但是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很快便要被当成众矢之的,薛贵妃不会放过他们,前世虽然是周楚渊登上皇位,但是,她离开了两年不知道这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保全一下父母,以前她太单纯了,如今到了这个位置,才知道要想的事情那么多。她不能给楚渊扯后腿。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只能帮他稳住后方。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总之,我是为了您和父亲好呀。”

      白母笑了笑,女儿嫁出去了,反而胆子小了,伸手摸了摸她齐腰的长发,幽幽道,“女儿嫁出去了,怎么还这么心事重重呢,你刚进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说话说一半让人猜,这可不是你。”

      “那什么是我呢?”

      白母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以前的你呀,一门心思的只想着自己,哪里像现在,居然能说让我想不明白的话来。”

      蓁蓁抱了抱母亲,闻着母亲身上的香味,前世她在逃离京城的时候,除了对不起周楚渊以外,最大的就是对不起父母,她离开了以后,父母一定伤心透了,他们就她一个女儿,还做那么让他们伤心的事情。这辈子,她一定不会离开父母,她要保全白家和周楚渊。一定不会让薛贵妃的阴谋得逞。

      “没有,就是觉得,之前的自己太不懂事了,总是让你们操心。”

      “我还以为,你肯定不愿意嫁给齐王,毕竟我们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不是他拿着圣旨过来,我们是真不想你嫁给他,皇家哪有平民简单。太身不由己了。”

      蓁蓁心里暖极了,“能够嫁给齐王,是我这辈子的福分,一定是我前世拜了无数次的菩萨庙宇,才有做他妻子的机会。”

      白母笑笑,“夫妻呢,是前世修来的福分,现在你们是夫妻了,就好好过日子,切不可在使一些小孩子脾气了。”

      “蓁蓁知道了。”

      从白宅回来,周楚渊还没有回来,蓁蓁很想叫小秋去问问他到底进宫做什么了,怎么这么久都还没回来,又转念一想,宫里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打听,只想老实的在花园里等他。

      小秋去厨房给她煮红糖姜茶了,中午在家里吃饭没有喝这个,小秋却一直记着,一回来就去忙了,蓁蓁坐在花园里家里下人给新做的摇椅,比石凳要舒服很多。

      蓁蓁正闭着眼睛在小憩,忽然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脚边。

      睁开眼睛,发现是一只风筝掉在了她的脚边,有点熟悉,她想起来,上次花园里也是从外面飞进来这么一只风筝,是一模一样的风筝,莫非是同个调皮的小孩吗。

      这个季节放风筝,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且这个小孩还有点呆,居然2次放到了别人家里。她玩心起了,捡起风筝,打算去看看这个调皮的小孩到底长什么样。

      奇怪的是门口没有人,蓁蓁拿着风筝出门,打算去风筝掉落的位置瞧一瞧,走了几步,她就看到了那里站着一个梳着双圆头发髻的小女孩,一张脸胖乎乎的,看起来非常可爱。

      真是个迷糊的小姑娘。

      “这个风筝是你的吗?”蓁蓁走过来,蹲下.身问道。

      小姑娘抬起头,一双圆乎乎的眼睛看着她,在看到她手里拿着的风筝时候,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脆生生的对蓁蓁说道。“姐姐,这个是我的风筝。”

      蓁蓁偏偏不给她,带着笑问她,“你经常在这边放风筝吗?”

      小姑娘很老实的回答,“嗯是的呀姐姐。”

      “可是,你放到别人家里你知道吗?”

      小姑娘怒着嘴,转身指了指她后面的一个男人,“是那个叔叔叫我放进来的,百合最会放风筝了,才不会随随便便就飞到别人家里呢。”

      蓁蓁往她身上看去,一直躲在树后的男人这时走了出来,蓁蓁瞪大了眼睛,居然是沉扬,他又要做什么。

      小姑娘趁着她发怔的时候快速的从她手里抢走了风筝跑掉了,蓁蓁还想叫住她,那小姑娘已经做了个鬼脸跑远了。蓁蓁不想跟沉扬再见面,转身欲走,沉扬快步过来,挡在了她的前面。

      蓁蓁气恼的道,“让开。”

      沉扬不让,想要伸手把她揽在怀里,蓁蓁察觉到他的动作,提前一步推开他,幸好周围没有人,这要是有人看到了,她才刚刚成亲,就传出这种丑闻,这要周楚渊怎么样想。又气又恼,反手扬起手给了沉扬一巴掌,沉扬没反应过来,生生挨了这结实的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