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倘若爱情不荒唐》江鹿/沈临全文在线阅读

    《倘若爱情不荒唐》江鹿/沈临全文在线阅读

  • 大米 2020-03-05 13:55
  • 《倘若爱情不荒唐》江鹿/沈临全文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倘若爱情不荒唐》小说简介

  • 是她深爱的人毁掉了她原本所有的一切。甚至是他还要残忍的将她囚禁在身边一生一世。她以为他是痛恨她的。可是后来,当她真的遭遇意外,与世长辞之后。他却……倘若爱情不荒唐,又怎能让人遍体鳞伤
  • 倘若爱情不荒唐 第6章

    在他说话的时候,手里的刀又往江鹿的脖子上架了架,而正因为刀刃的加深,在大家害怕的眼神下,她的脖子上露出了血迹。

    疼痛一寸一寸地蔓延着,江鹿却没有抱什么希望,沈临是什么样的人她早就明白了,那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为她出头呢?

    “你要杀我,又绑她做什么?她又不是我。”沈临站在那里,跟他对视着。

    “你以为我是什么准备都没做好,就会来到这个宴会吗?那我告诉你,你这是大错特错,我早就弄明白了,这就是你老婆!你老婆在我手上,你还能逃到哪里去?”那个人说着的时候,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得意。

    江鹿只觉得可笑,哪怕她挟持住这个宴会上任何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比挟持住她强,毕竟在那个男人的眼里,人只分为有用和无用,她不过是个无用的人罢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江鹿心里还是有了一点点的期盼,如果沈临能够不那么冷血,在乎她一点,是不是她也会可能脱险?

    在那个男人的注视下,沈临突兀的笑了笑:“没想到你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

    这句话一说出口,那个男人的心口一跳,表情更加紧张了。

    沈临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我跟现在你挟持的这个女人,也就是我的妻子,没有一点感情,如果你想杀她,我绝对不会拦你。”

    这么冷酷无情的话语,让旁观的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说什么?!”那个男人的脸色当时就变得极为难看。

    在他的注视下,沈临缓慢地点了点头。

    “不要怀疑,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如果你把她杀了,我还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人联姻,我公司的实力也会更上一层楼。而你,就会去坐牢。或者给她偿命。”

    江鹿在一边听着,心想着果然是这样。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现在这个结果,可是她还是觉得心凉,两个人也不是没有浓情蜜意的时候,在深爱的时候也说过海誓山盟,可是现在她的丈夫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歹徒挟持着,一点都不在乎她的命。

    你早应该看清楚了,江鹿,她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道。

    那个男人听了沈临的话,额头上出现了冷汗,眼里闪过了一抹慌乱,他握着刀的手紧了紧。

    过了好一会儿,他继续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不要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就是想让我放松警惕,然后把她救出来!”

    “我真是同情你,一步错步步错。那我再告诉你,你又错了,我都已经说过了,我不在乎她,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在乎。”沈临的凉薄极了。有些人都忍不住用谴责的眼神看着他,可他却通通无视了。

    “哪怕我杀她,你都不在乎吗?!”男人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气急败坏的意味。

    血流的更多了,江鹿穿的裙子都被浸湿了一块,她只觉得有些眩晕。

    “如果不相信,你大可以试试。”沈临笑着对他说道。

    这种无所谓的姿态,让男人心里更加慌乱了,他在之前并没有调查过两个人的夫妻关系,以为夫妻之间再怎么说也是会有感情的。

    可是他却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如果沈临真的不在乎这个女人,那他岂不是功亏一篑?

    他并不是一个傻子,也知道现在自己拖延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如果再不想出解决的办法,待会警察来了,谁都躲不了。

    他更报不了仇!

    在僵持了数十秒以后,那个男人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狠意,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怎么样他也要试试!

    虽然嘴上说着没感情,但是如果是沈临要让他放松警惕呢。

    而且现在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下定决心以后,那个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狰狞的笑意。

    “既然沈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试试吧,反正我贱命一条,能够换到你太太一条命,也算是赚了。”

    “这位先生请便。”

    沈临甚至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男人看到他的冷漠,又有些犹豫。

    他缓慢的握住刀:“如果你现在愿意跟你的太太交换,我会立刻放开她。”

    沈临回答他的依然是三个字:“请自便。”

    江鹿因为失血过多,眼前已经有些晕眩了,她看着沈临,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从她的心里蔓延到了全身。

    看他软硬不吃,男人也更加气急败坏,在大家的惊呼下,一刀插进了江鹿的肩膀,血液潺潺流出。

    旁观的人又开始尖叫起来!

    一阵尖锐的疼痛,让江鹿忍不住咬紧了唇,但是她却没有喊出来,她不想再让别人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