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百鬼鉴by点天灯林梓何槐小说阅读

    百鬼鉴by点天灯林梓何槐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1:08
  • 百鬼鉴by点天灯林梓何槐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百鬼鉴》小说简介

  • 我是一个“道士”,会降妖,会除魔,会驱鬼做法,不过这些都是业余的。主职是“销售假药”千万别告诉别人哦!!!
  • 百鬼鉴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地瓜入口甜软细糯,仿佛整个冬日都可融化于口中,林梓吃了地瓜后梳洗一番后便去歇息了,熬了一晚上实在把他累的够呛,闭眼便睡着了。

    睁眼已是第二日正午,天灰蒙蒙的,大朵大朵的雪花从雾团里飘落下来,即使在屋子里也可以察觉一丝寒意。

    “师父,外面雪超级大的”小才抖抖衣服上的雪,语气间掩饰不住兴奋之意。

    “你刚刚玩雪去了”

    “嗯嗯将军他堆了好大个雪人”小才比划着,“师父要不要也过去看看”

    “好”林梓穿上衣服,雪人堆得都差不多了,好几个师兄弟在帮忙铲雪。

    “师兄,你醒啦”

    “怎么都这么闲”林梓笑道。

    “今日雪太大,没有香客过来,师父说我们最近都幸苦了,放假嘞”

    “林梓,你看雪人大不大”何槐笑眯眯地拍拍雪人脑袋。

    “大是大但是如果不是堆正门口就好了”林梓叹了口气,这些家伙办事儿不着脑子,这回出个门还得绕一圈儿。

    几个人摸摸鼻子,尴尬笑笑。

    “罢了,记得堆好看点还能咋地,让你们拆了不成”

    “多谢师兄”

    何槐得意洋洋地说,“看吧,我说的没错,你们师兄心可软了,绝对不会怪你们吧”

    林梓瞥嘴,敢情还是这家伙起的头

    林梓不是活泼的性子,只是嘱咐他们注意别冻手便准备进屋去,他天生怕冷,与其在外面堆雪人还不如进去看书烤火。

    但是何槐拉住他衣角,“诶,别走,一起玩嘛。”

    他哈了口气,“冷。”

    “你就是火烤多了才怕冷,看我,就从来不喊冷。”何槐打定主意让他留下一起玩雪。

    “好吧好吧”林梓妥协,搓搓手说,“那你们继续,我看着”

    “师兄也太敷衍了。”师兄弟们也想让他帮忙。

    但林梓真不想碰那冰凉凉的雪,便说,“你们堆吧,等会儿我给你们看个好玩的。”

    “师兄快说是什么好玩儿的”

    “堆好了再说。”

    “”

    众人很快把雪人身子给摁牢固了,小才拿个胡萝卜当鼻子,两个干板栗当眼睛,看着有模有样的,就是有点丑。

    “行了吧”

    “行了行了”众人齐刷刷看向他。

    “师兄有什么好玩的”

    何槐目色含笑,“我好像知道了。”

    林梓走到雪人身边,从袖口抽出张符箓,二指并起夹住,在雪人面前走罡步。

    符箓无火燃尽,雪人却动了起来。

    “哇师兄好厉害”师兄弟们皆惊叹,跑到雪人面前围观。

    何槐笑出声,“你还真是胡闹居然给雪人借生气”

    “小伙子们精力旺盛,一点生气没什么。”林梓眨眨眼睛说,“待一会儿离去了自然会恢复正常。”

    雪人虽然会动,却不能离开原处,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像是拍它头,它那两根树枝做的手会做抱头的动作,还会挥开他们的手,圆滚滚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林梓蹲下身,又捏了个雪白的兔子,小小的兔子不及巴掌大,可爱极了,可以在手心里蹦来蹦去,立马把小才吸引过来了。

    “师父好厉害可以把这个给我么”小才眼巴巴地望着小雪兔子。

    林梓便给他了,只是小孩子身体热度太高,手惹烘烘的,雪兔子一会儿便化了。

    见小才面色沮丧,林梓安慰他,“你好好学,以后我教你,以后下雪想要什么样的都有”

    “多谢师父”

    玩了一个多钟头,胖师叔过来喊他们吃饭去,他肩上蹲着只圆滚滚的三花猫,看着有点眼熟,林梓仔细一想,不就是自己带回来的那只么记得后来它回来过一次,然后又好久没见到,本以为野猫养不熟还是离开了,没想到跑去跟师叔混吃混喝去了

    林梓抱着它掂了掂,好家伙,沉得不得了,看来天气冷了它囤了不少膘

    它挣扎地从林梓怀里起来,跑雪人面前,以千金压撞顶之势撞断还在轻微摇晃的雪人的头

    现场一度有些寂静,没了头的雪人空在附近场地上摸了摸,枯树枝的手也被折断了,看着有点惊悚又有点可怜。

    “你们离它远一点。”林梓让众人都散开,过了一会儿,雪人动作停下来,连着掉地上的雪人头一起都崩开成了碎雪块。

    “要不你们先吃饭,下午再堆一个”林梓小心翼翼建议道。

    “师兄要一起帮忙”小师弟嬉笑着说。

    “好。”林梓满口答应,又转问师叔,“师叔也要一起玩么”

    胖师叔美目懒洋洋像他一瞥,缓缓地摇摇头,“不了,我有地瓜要烤。”

    好想跟师叔一起烤地瓜吃林梓舔舔唇。

    但是当下午玩疯了时,他又忘了此事儿。

    堆雪人他也会,但是他们光看着都故意不过来帮忙的行为顿时惹怒了林梓,动用了个小把戏弄得他们一人脸上一捧雪这下可好了,也不管雪人了,都尖笑着抓起雪来砸林梓,到后来就互相朝脸上扔,丝毫不顾及师兄弟情面。

    林梓把砸他雪的人默默记着,想着等明日罚他们背书写符箓

    没错,就是对他们使用来自师兄的权力压制

    “嘿,林梓你发什么呆”何槐窜过来,猝不及防将他被雪捂得冰凉的手贴林梓脸上,林梓被冻得往后跳,捏起一把雪往他衣服领子里面塞。

    小才帮他师父捏个雪球扔了过去。

    “哎呦”

    然后雪地里突然传来陌生的男人声音。

    大家动作都一僵,只见来人从雪地里爬出来,一举一动间带着一股子酸书生气,他不紧不慢拍拍自己身上雪花,又大步走到林梓跟前跪下,“道长求求我娘子吧”

    正是昨日找林梓问他娘子肚子里性别的那个男人。

    林梓连忙扶起他,“先生快起来,你娘子怎么了”

    “我娘子今早临盆,到现在还没生出来。”

    林梓心里有点不舒服,你娘子都快临盆了你不时时刻刻陪着她,昨天还有心思过来问孩子性别

    现在你娘子难产,不去找都城里最好的医师,反而找自己做什么

    “可是贫道是个道士,只驱鬼,不接生先生还是找个好医师给贵夫人看看为好。”

    难产与产妇个人身体素质和孩子有关系,这点找医师绝对比找他一个道士有用地多。

    除非是遇到产鬼了。

    “可是产婆说我娘子身体很好,本是可以生的,但是被产鬼盯上了,找医师没用,必须找你们道士回去驱鬼才行”他着急地说。

    若真遇到的是产鬼,那还真得看看,林梓当下说,“那贫道先跟你过去看看。”

    “我也跟你一块去。”何槐走到林梓面前说。

    “师父,我也去”

    “女子生产之地对男人来说并不好,我一人去就足够了,你们都老实呆在这里。”

    “那好吧,山路滑,师父要小心啊”

    “好先生快带路。”人命关天,来不及多嘱咐,林梓把他俩留下,自己一人跟着男人匆匆下了山。

    他家离道观还真不近,脚步不停地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不常活动的林梓腿都走软了

    他家坐落于一个街角的小院子里,一盆盆血水被端出来,院子里都洋溢着血腥味,产妇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疲惫,但是接生婆还在让她用力。

    林梓看了一圈,只有接生婆,却不见医师。就算林梓不懂这个也知道此时该叫个医师过来看着,万一产妇出血过多也好方便救治。

    “先生怎么没有请医师过来”

    他羞愧地低下头,小声说,“小生囊中羞涩,请不起医师来,但是贱内身体很好,不会出问题的道长还是帮忙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异样吧。”

    “你”林梓不知说什么好,他下山急也没带银子,“你去借点钱啊,你闻闻这血腥味,你娘子身体再好也撑不住,还是请位大夫给你娘子看看吧”

    “好,等她生出来了我就去请”

    林梓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他这人面目着实可恶,他爱咋地咋地,自己先办正事。

    林梓在附近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产鬼。

    产鬼是相对比较常见的常见一种鬼,是由难产而死的女人变成的。产鬼会缠上活着的孕妇,阻碍其生产。有时孕妇难产,请道士在家附近守着是常有的事儿,一来可以赶走产鬼,而来若产妇身亡了,可以直接唱悼做法送出去,以免再变成产鬼。

    林梓又转了一圈,还是不见产鬼踪影,产鬼人间的女子相貌所差无几,唯一的区别是产鬼的喉部有一道叫做“血饵”的红线,产鬼一般靠这条红线进入孕妇腹内的,然后将这条血饵接在胞胎上,这样孕妇就无法生产。再然后产鬼会用力拉扯血饵使孕妇腹中产生剧烈疼痛,无论是多么强壮的妇女,只要被用力拉扯几次后,也会必死无疑。

    不可能啊,林梓抓抓脑袋,产婆说产妇身体素质可以,除非产鬼作祟,她不该如此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