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主角是林梓何槐的小说-百鬼鉴林梓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梓何槐的小说-百鬼鉴林梓在线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1:09
  • 主角是林梓何槐的小说-百鬼鉴林梓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百鬼鉴》小说简介

  • 我是一个“道士”,会降妖,会除魔,会驱鬼做法,不过这些都是业余的。主职是“销售假药”千万别告诉别人哦!!!
  • 百鬼鉴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想了又想,林梓突然身子一僵,缓缓地抬起头向房顶看去,一段血红长裙摆的一角正好露了出来。

    差点忘了,产鬼可不会躲在阴暗角落远远看着,它们一般会从正门进去靠近产妇,如果正门不好进去,则会爬上房顶,从房顶垂下血饵。

    林梓忙搬了个梯子过来,顺着梯子上爬,那产鬼的血饵已下,正缓缓往上拽呢

    也不管什么忌讳,林梓抽出几张符箓拍它身上,忽然察觉背后有人,产鬼也是一惊,但它没有松手,而是转过来跟林梓拼命。

    林梓险些从房顶上摔下来,一不做二不休将产鬼踢下地,用符箓将其钉在地上,产鬼拼命挣扎,把他也拉了下去,好在房顶不高,下面又是泥土,林梓并未摔出个好歹,只是身上的衣服被它身上所带的血染红了。

    产鬼怒吼,长长的指甲从他胸口往上划过他的脸,若不是他躲得快,半截耳朵都没了。

    众人只见林梓从房顶摔下来,刚准备上前扶起他,却见他忽然一身血红,一院子人顿时缩得远远的。

    “你们离这里远点”林梓抹了抹伤口,跌跌撞撞走到他面前,“你家的伞呢快给我哪来,我符箓困不了它多久,但是伞可以阻止它进来你再去请个高明的医师过来,血饵系在你娘子肚子里,她撑不了多久,靠她自己绝不可能人命关天,看在她舍命替你生孩子的份上,你不能吝惜这么一点银子”

    他慌忙点头,“是是但是我家没有伞啊”

    林梓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家里怎么会没有伞”

    他讪笑,“我不常在家,她又不怎么出门就没买”

    “那你不会借,不会买么房顶上要放一把,正门、偏门、后门也要放,越来越好”

    “好,好我去借”

    他慌忙跑出去,邻居家阿婆都看不下去,一边颤巍巍地往外走,一边叫住他,“老婆子帮你借伞,你快去请个郎中吧,再慢点你媳妇儿可坚持不住了”

    “好,好我去请郎中”

    阿婆很快把伞借过来,林梓把几把伞围着屋子撑着,没过一会儿,他看到房顶上垂下的血饵渐渐消失不见,符箓燃起,产鬼迅速起身却发现自己没办法进屋了,怨恨地瞪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但是孕妇这边已经没有声了,血腥味更浓,接生婆惊恐地说她已经陷入昏迷,拿针刺手指尖都唤不醒她。

    但是她的夫君到现在还没回来。

    林梓蹲下身,胸口应该是流血了,方才太紧张没有察觉,现在疼得厉害。

    “道长,你没事吧”邻居家阿婆的女儿搬了个凳子过来扶他坐下。

    林梓道谢,“没什么事,多些姑娘了。”

    她看了眼紧闭房门的产房,眼圈红红的,“胡姐姐她”

    “只能听天由命了。”林梓疲惫地叹了口气。

    听天由命就现在情况而言,还不如直接跟她说可以替她的胡姐姐收拾遗物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等那个结果罢了。

    说难听点,她早点死还好点,还少受点罪。

    没等多久,产婆走出来,轻轻合上门,冲站外面的人摇摇头,“咽气了。”

    小姑娘立马捂着脸哭出声,阿婆颤颤巍巍走过来,抓住林梓的手,“小道长,后事还得麻烦您钱能不能先欠着老婆子编竹篮一个可以卖二十文嘞,一定能还上那混小子肯定回把胡娘子草席一裹扔乱葬岗,胡娘子是好闺女,生前未能享福,死后起码不能再受罪,老婆子家有一口薄棺材,本是给自己留的,没想到先给胡娘子用了”

    “这个应当,你们先将她尸身放置好吧,我今晚先回去把东西带上,明天一早就过来。”林梓闻声说。

    “好好”

    但是林梓没有立即走,他在院子里又待了近一个时辰,天色早已黑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又落了下来,他头发上、肩上背上都是雪花。

    他在等那个男人回来。

    待尸身进了棺材,长明灯点上,阿婆和她孙女披上麻衣为死者哭丧时,他终于回来了。

    他一个人回来,身上无半片雪花,面色红润,走过来时甚至带着一股子热气,面色惨白的林梓跟他一比像个冻死鬼一样。

    “她”

    “你回来晚了,你娘子已经去了。”

    他不由自主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喜悦,又发觉这表情不对,哭丧着脸跑进灵堂趴棺材上哭。

    身后传来小姑娘哭骂声,林梓捂了捂衣服便离开了。

    何槐还在等他回来,被满身是血的林梓吓得差点变回木头,“你这怎么回事”

    林梓安慰他,“没事儿,不是我的血。”

    “我说呢,闻着就不对那得好好洗洗,幸亏你家师弟说你回来可能需要洗洗,给你留了热水。”

    林梓心想你这鼻子真厉害了,还能闻出谁是谁的血

    何槐帮他解开衣服,越解脸色越不好,直到露出挺长一道血痕的胸脯来,他胸前的衣服被划破,胸口结的疤顶着冷风本来还不疼,在暖和屋里一坐,知觉都回来了,从胳膊到脚,浑身发疼。

    “怎么搞的”

    “那产鬼指甲太长不小心挠的。”

    看他神色不对,何槐往他后腰某处一按,林梓立马疼得跌床上,“嘶,你干嘛呢”

    何槐避开他眼睛,盯着腰间的那一大块青紫,“这是怎么弄的”

    不知为何,林梓心虚不已

    “不小心摔的。”

    “哼,怎么摔的”何槐又轻轻抹了抹他肩骨上一处红色的血痕。

    “从房顶上摔下来的”他手指碰到的地方有点疼,林梓忍不住抽气一声。

    何槐奇了,“那你真是厉害了,怎么抓鬼抓屋顶上了”

    这意思是要让自己老老实实交待了,林梓只好一五一十地讲跟他听。

    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那姑娘可怜。

    何槐莫名就被气到了,愤愤不平“那男人真不是东西。”

    “那也没办法,人死不能复生,我答应了他家邻居阿婆,明日我还得过去唱悼。”

    “这种事让你师兄弟去就是了,你身上还有伤呢。”

    的确,唱悼可不容一丝马虎,自己身体这样着实撑不下去,“明早记得提醒我跟他们说一声。”

    “好。”

    何槐又作势扒他“你腿上有没有伤让我看看哎呦。”

    何槐揉揉鼻子,瘪声瘪气说,“都是男人是吧,你害羞什么,反正等会儿洗澡还是要脱的”

    林梓害羞地耳朵都红了,“别闹小才要回来了。”

    “小才跟你师叔喂猫了今晚就咱俩,你还想往哪逃”

    林梓躲闪时后腰不小心撞墙板了,疼得他倒抽一口气,何槐把他抓过来,一只手搁腰上揉了把,“怎么样,不疼了吧”

    “你轻点”

    咱门外作势要敲门的胖师叔收回手,一脸凝重地牵着还在状况外的小才离开。

    第二日一大早师兄弟们背着招魂幡什么的东西在他门口等着,而大师叔则端了碗红豆粥给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就他一个人有,而其他师兄弟干巴巴看着。

    林梓一脸懵逼,“师叔给我这个这是干嘛呢”

    何槐猜,“可能想给你补补血吧”

    总觉得哪点不对劲,不过把温热的红豆粥喝下肚后整个人的确都精神许多。

    本以为就林梓一人过来没想到一下子竟来了五六个道士,那男人脸色都不好了,偷偷把林梓扯一边表示自己家里没多少钱

    直到林梓说出钱的不是你才心满意足地继续为他娘子哭丧。

    那小姑娘眼圈又红又肿,偷偷跟林梓说,不说让他觅死觅活,趴棺材上哭一晚上吧,只是让他为她娘子守个夜,谁知道他到头就睡,睡得死死的,呼噜声愣是响了一夜

    一般人都做不出这种事儿

    林梓苦笑,心说怪不得他看着这般精神

    师兄弟们去唱悼去了,林梓裹着他的新道服坐火盆边烤火,过了一会儿,小姑娘面色惨白地跌跌撞撞跑过来,“道道长,你快去看看,那个胡姐姐好像回来了,但是我阿婆说我看花眼”

    林梓扶她站稳,想着不对呀,若是回魂也不是现在大白天就回呀

    “莫怕,带我过去看看再说。”

    胡姑娘闺房里沾着个女人,身着白衣,披头散发,赤着脚,肚子挺得大大的,浑身鲜血淋漓,手里提着个同样鲜血淋漓的袋子,看着十分可怕。

    胡姑娘后事都是老婆子和小姑娘办的,林梓没见过她,问小姑娘,“她就是胡姑娘”

    “每错,就是胡姐姐她这是回魂回来了”

    “不,回魂还得再等两日,她应该是变成血糊鬼了。”

    血糊鬼多为难产而死的女性,手里提一血红色布袋,内有属污秽的血物。

    血糊鬼有点缠人,但通常不用理会它便自己就走。

    “别看了,多给你胡姐姐烧点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