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百鬼鉴林梓何槐小说阅读-百鬼鉴章节目录

    百鬼鉴林梓何槐小说阅读-百鬼鉴章节目录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1:09
  • 百鬼鉴林梓何槐小说阅读-百鬼鉴章节目录
  • 点击阅读
  • 《百鬼鉴》小说简介

  • 我是一个“道士”,会降妖,会除魔,会驱鬼做法,不过这些都是业余的。主职是“销售假药”千万别告诉别人哦!!!
  • 百鬼鉴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棺材在家停了两日后便被送出去了,林梓意思意思收了两枚铜板后回到道观继续修行。

    何槐在这里住了过些日子了,边疆那边直接传信过来让他回去继续守城,但是小皇帝对此事态度有点意思,他没有说让何槐立马回去,而是问何槐想不想回去。

    同时飞书过来还暴露了何槐身份,林梓之前让他以自己友人身份跟自家住一块,道观师兄弟们对他态度也比较友好,师父他也没说什么。

    现在师兄弟仿佛看到会说话的猴子一样围观何槐,来上香的百姓也忽然多了起来,以女子居多,第一句话不是求祖师爷保佑,而是“将军在哪”

    以至于何槐现在跑回自己府里躲着,还问林梓要不要一起,林梓也想啊,可惜被清诚真人摁着接受批评教育呢。

    “当初为师不是跟你说过报完恩就回来么你有没有听为师的话你现在都不听为师的话你迟早会吃亏的我跟你讲”

    林梓“”

    “他人怎么样你没有再跟他有其他过多交流你到底有没有报恩呐你是不是缺朋友怎么就跟他混一块了呢”

    林梓“”

    面对满脸痛心疾首的师父,林梓忍了两天,还是决定收拾收拾东西去投奔何槐了。

    胖师叔一挑美目,摸着小才的头遗憾地说,“瞧吧,你师父已经不要你啦。”

    小才泪眼汪汪地怒搓猫头。

    日日一封信,不,现在变每日两封了,林梓看他把信拆开看了一眼然后手速飞快地折了只纸鹤扔书桌上的纸盒里。

    纸盒里的纸鹤都堆出来了。

    “将军要回去么”林梓捧一杯清茶暖手。

    何槐沉思,“说实话我不怎么想回去。”

    他还是喜欢这里的气候,到了春夏季,温暖而潮湿,特别适合他这种树生长,到那时自己一定枝繁叶茂,还可以开出满树的槐花,然后把槐树和面粉和一起蒸着吃,都能甜到心底。

    而到了那地方,连续三年他都没怎么开花,叶子都很少,再待几年都要变成老树了

    “那将军准备怎么跟皇上说”林梓也不太想让何槐过去,那里太艰苦了,一别还不知何时能回来,

    如果能在都城当值就好了。

    “辞官告老还乡呗,我若是真不想干,皇上难不成还能把我捆到边境么”何槐把他的茶端过来喝了,“反正皇上不会喜欢把军权交我手里。”

    林梓沉默不语,何槐又向他招招手,拉着他往他后院走去,“来,看看我家的镇宅之宝”

    与外界留有路的大后院里一棵大槐树格外显眼,前面供奉的祠堂里的香火还在燃着,有这么个大槐树在前面挡着,狐鬼的祠堂愣是看着小了一圈。

    林梓笑了笑,“早就听说了这棵槐树是将军家的宝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树好看吧”

    “的确不错,这树年轮很大了吧看着像步履蹒跚的老人家。”

    何老人家“”

    “其实我家树很年轻的,帅小伙”何槐拐弯抹角夸自己。

    “好,将军说什么便是什么。”

    何槐把他仔细打量一番,“对了,最近几日你别穿道袍了,冻死了,我府里有衣服,你穿厚一点。”

    林梓答应,“好。”

    何槐体型比林梓要大一些,但他送来的衣服却是很合身,摸着布料也应该价值不菲

    何槐看他穿上衣服,心里郁闷不已。

    今日大早那小皇帝把他叫进宫,转弯抹角问了他关于边疆之事,话锋一转又说他的道士哥哥是不是在他府里

    何槐差点骂出声,什么叫你的道士哥哥

    小皇帝说之前他让绣娘给林梓做了几套衣服,但是林梓最近好像在生他的气,他有点不敢找林梓,想让何槐帮忙送,另外传达一下林梓若是想自己了可以随时回来找他

    衣服送到了,心意就算了。

    林梓没想那么多,穿了就穿了,大部分时候在他府里看书品茶,偶尔跟他出去吃饭。

    这天在酒楼里吃饭的时候听到周围食客讨论起一个人,那人便是胡姑娘她夫君。

    他过几天便要入赘到了一家卖米粮的富贾家里当倒插门女婿

    一屋子人都在骂他,说他娘子为了他生孩子才死不到半月他便续了弦,何等无情无义。又说他娘子死时他愣是没掉一滴泪,晚上睡得打呼噜,还有的说听闻他娘子死的那天傍晚,有人让他去请郎中他不请,反而坐茶馆悠哉悠哉地烤火喝茶,还与老板娘还打趣了许久

    有人恶毒地说,那家小姐克夫,已经死了好几个丈夫了,说不准下个就是他。

    话题又转到那位小姐身上,说她生得极美,今年才十五,是去年夏季嫁的人。

    但是第一任丈夫在新婚当天不见了踪影,几日后在他家后院看到尸首,因为隔了几日,天气又热,尸首面目全非,恶臭难闻,上面爬满了蛆虫。

    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他的皮不见了,被剥得十分完整,身上还有几处被野兽撕咬的痕迹。

    碍于女儿名声,富商出钱将此事压下,捕快也是草草结案,但街坊邻里私下就喜欢谈论这些刺激的。

    第二个丈夫是在秋末时娶的她,跟第一个丈夫一样,也是新婚当天不见了踪影,过了几日在城外的乱葬岗找到的人,皮也被剥下,尸体被什么野兽咬得七零八落的,还好身上的衣物还在,这才证明他身份。

    奇怪的是,检尸说据尸体情况来看,他应该是死了好几天了,但附近的人说前天还看到他鬼鬼祟祟地往乱葬岗方向跑,当时因为不敢确定身份,见了尸体衣服才敢相认。

    他们一起起哄说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会不会也像前两个人一样,搞不好过些日子能在哪里看到他尸体。

    又说他这种为了钱连命都不要的人哪怕这个

    林梓听着若有所思,这鬼所干之事听着有点耳熟啊

    他想起来了,是画皮鬼,画皮鬼异常凶恶狠毒,它们喜欢在夜间吃人后将皮留下,然后白天可以藏身于人皮中活动,人皮需要经常换,对它们而言最多能用一年,为了得到新人皮它们会不断攻击人。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若披上了人皮便与人毫无两样,若不借用一些东西根本分辨不出来。

    林梓偷偷想,若他被吃了也算是种报应吧

    只是画皮鬼不除,还会危害别的百姓

    何槐用手指戳戳他胳膊,“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画皮鬼。”

    “想那玩意儿做什么。”何槐皱眉,鬼种类成千上万,画皮鬼算是比较凶残的那种,这种鬼控制起来往往很难,搞不好还给你反咬一口,至今他也没招过画皮鬼。

    “既然遇到鬼怪害人,身为道士就该除之而后快,否则祖师爷做梦会骂我的。”

    “那你觉得,谁是画皮鬼”

    两代夫君都出了这种事,首先怀疑的肯定是那家小姐,而百姓也是这样想的,因此这半年来,那家小姐都未出过家门。

    “你要不要亲自去看看”

    林梓犹豫一会,点点头,“只是我如何进去她家”

    “你进不我,我能进呀”何槐冲他挤挤眼睛。

    吃罢饭,他俩晃悠到富贾门下的米店里。

    伙计把他家大米吹得跟天上的蟠桃似的,仿佛不抗一袋回去简直是亏到姥姥家了,正当他口水沫子横飞时,林梓使了个小把戏,他招来一群小老鼠在米缸里蹦来蹦去,店里的客人吓得落荒而逃,情况之严重,把富贾给引了过来。

    他姓钱,叫“钱来”,如此有寓意的名字,难怪能做成大生意

    话是扯远了,钱老爷让人把进老鼠的米给倒掉,又给何槐和林梓道歉,并承诺给他们一人一袋大米。

    心虚的林梓没有接受,而何槐这时把他身份亮了出来,摸着下巴扯东扯西,反正大意有让他帮忙供官粮的意思,但是那么多老鼠,让他心里很是不放心啊

    供官粮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赚钱啊

    那么多将士要吃饭,有了固定的需求者,以后进的米也不怕卖不出去

    当下把他们俩个当大佛请进府。

    林梓知道他是瞎扯的,粮草由赋税而来,历来可没有买私粮的。

    进了府,何槐开始扯些别的,他是将军,钱老爷也不敢忤逆他,说什么答什么。

    何槐聊着聊着扯上他女儿了,“听闻钱小姐过段时间要出嫁,恭喜恭喜”

    钱老爷挤出一个笑,“同喜,同喜你看我家粮仓够大,养活几万人根本没问题”

    “哎呀,不知娶钱小姐的是那位贤才”

    “一个穷小子罢了话说回来我家的米真是又大又好吃”

    “不知小姐何时出嫁”

    “再过几日,得过了元宵节再说来我家买米的人可多了,都说我家米好吃”

    “可是听闻你女婿是个刚死娘子鳏夫啊。”

    “反正也活不了多久,管他鳏夫不鳏夫何将军这是什么意思”钱老爷及时刹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