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林梓何槐百鬼鉴小说在线阅读

    林梓何槐百鬼鉴小说在线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1:10
  • 林梓何槐百鬼鉴小说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百鬼鉴》小说简介

  • 我是一个“道士”,会降妖,会除魔,会驱鬼做法,不过这些都是业余的。主职是“销售假药”千万别告诉别人哦!!!
  • 百鬼鉴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提醒一下那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钱小姐莫要被骗了。”

    “女婿何等德行我能不知道吗”

    何槐讪笑,“那我可以见一见钱小姐么”

    钱老爷斩钉截铁,“不可以,不过将军可以见一见在下的粮仓。”

    何槐“”

    最终,何槐还是被钱老爷拎去逛粮仓了,林梓半路上以找厕所为由溜了,钱老爷一心放在何槐这块大肥肉身上,也没怎么管林梓。

    可惜钱府太大,他找不到钱小姐闺房,不过他瞧见了那个男人从偏门走过来,正准备往外走。

    因为胡姑娘的事,林梓对他好感全无,不过他快要成了钱小姐夫婿,应该知道钱小姐在何处。

    林梓从房顶上翻下来,落在他后面。

    “张公子”莫名被人从背后拍肩膀,张公子下得惊呼出声,瞧见林梓后又松了口气。

    “道长,是你呀可吓死我了”他拍拍胸脯,喘了好几口气。

    “你这不是还没娶人家呢,怎么跑人家的家里来了”林梓微微皱眉。

    左右看看没人,张记压低声音说,“这还不是因为我未来娘子”

    “钱小姐”

    “对对对她克夫啊哎,话说回来我本来还准备找您呢您听说了吧她前两任夫君死得可惨了”

    “既然你知道,那为何”

    “鸟为食死,人为财亡,我这不是赌一赌嘛。”

    林梓心想这人若被扒皮了,还真是活该。

    “钱老爷就她一个女儿,我入赘她家,将来钱老爷的家产可都是我的,这么大诱惑是个人都抵挡不了啊”

    林梓忍不住问他,“那你娘子呢我听你邻居说她是个难得贤惠的好姑娘,她入土才几天过头七了么再怎么说你也得为她守个三七吧她魂魄若是回来了,看你怀里抱着其他女子,肯定会很难过的吧”

    魂魄七日回魂,除了头七回魂外,第二个“七”号和第三个“七”也会回来看看,守灵起码得守一个月。

    张记讪笑,“胡月月她的确是个好姑娘她那么爱我,肯定不希望我一人孤独终老对吧我早点娶妻,也好让她早放心是不是”

    “你”从未遇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林梓气绝,甩袖就走,却被张记抓住手腕。

    “道长我找您有事呢你走什么”

    林梓抽回手腕,面色不耐,“你既然已了却心愿,还有什么事”

    “就是那个我刚刚说了,钱小姐她前两个夫君死得都挺蹊跷,道长是不是能看出点什么呀”

    林梓沉思一番,说,“我的确听说过,他们两个皆被扒皮食肉,应该是画皮鬼所为。”

    张记只觉得鸡皮疙瘩起来了,“画画皮鬼”

    “就是剥皮往自己身上套,然后装人的那种鬼。”林梓好心为他解释。

    “那那我”

    “你自求多福吧。”

    “别”他又把准备离去的林梓拉了回来,“这不成啊道长斩妖除魔不是您的责任么于情于理,您都该救我啊”“是你说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那我再说一句,好死不如赖活着您得救救我”

    “你若怕死,我倒有个主意,可一劳永逸。”

    “您说。”

    “把婚给退了,你莫给那钱小姐当夫婿,不就没事了吗”

    张记眼神躲躲闪闪,“这不成啊钱小姐可是大富人家的闺女,我作为夫婿,突然退婚,钱小姐这面子往哪搁呀”

    林梓冷笑,“何必说那么堂而皇之的话,你不过是舍不得钱老爷的家产罢了,既舍不得财富和美人,又舍不下性命,世间哪有这般好事”

    “诶,所以我才来拜托道长,您帮帮忙,只要除了那画皮鬼,我不就没事了吗”他冲林梓挤挤眼睛,“等我继承了钱家,一定会给道长好处的。”

    “好处不必,你若是能保住这条命就行。”林梓说,“对了,我说一下钱小姐在何处”

    “东边院子里呢。”

    “我知道了,我先去钱小姐那里看看,你先走吧。”

    “这里就是我家,我去哪”

    林梓只觉得莫名其妙,“你家”

    你这不是还没有入赘么

    他得意洋洋地说,“对呀,钱老爷中意我,直接让我在这里住下呢。”

    林梓心想别自作多情了,他肯定是怕你跑了所以才强行把你留下的。

    “你就住下了”

    “为什么不住”

    那你死得真不亏。

    “那行吧,你爱去哪去哪。”

    林梓冲他挥挥手,往东边方向走去。

    “对了”张记又把他叫住,“钱小姐在跟绣娘学刺绣,现在不在闺房。”

    林梓停住步伐,“绣娘在哪”

    张记耸肩,“我哪知道”

    林梓“”

    按捺住想打死他的心思,林梓怒气冲冲走了。

    “诶,道长,如果有事儿我就找你啊”

    “”

    这边何槐手里端着一碗饭,钱老爷认为米这个东西是用来吃的,光看不行,还得尝尝。

    然后命人煮了大锅饭给何槐吃。

    “将军,你尝尝,我家大米颗颗饱满,吃起来软糯可口”

    何槐嚼了两碗白米饭,嚼得有点反胃了。

    “将军。”在摔碗的边缘徘徊的何槐终于听到他所想听的声音,也不管林梓发现了什么,赶紧拉着他跑路。

    而且未来七天里靠吃面条度日。

    听林梓一脸沮丧地把所见之事说了一遍,何槐安慰他,“没事没事,咱们今晚半夜翻过去再找一遍好了。”

    林梓心里想你这个将军怎么当得跟个贼似的

    “要去还是我去,万一被发现了,将军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要是你被发现了,你师父肯定追过来抽你”

    “那都不要去了。”

    “”

    反正大晚上还是挺冷的,俩人达成一致协议,窝被窝里睡觉。

    大清早的被窝诱惑力最大,然而下人却不解风情地过来敲门,“将军有客人求见”

    林梓毫不客气地把给自己暖一夜被窝的何槐推出去,“将军你去吧,吃饭叫我。”

    何槐“”

    让仆人先过去接待客人,他等会儿过去,何槐搓搓手,越看林梓缩被窝里舒舒服服的模样心里越不平衡,三下五除二把他往外拉,“哎呀,起来起来,大清早的不出去走走睡什么觉,你都懒死了”

    林梓跟小乌龟似的把脑袋又往被窝里缩了缩,“我不你就是嫉妒我可以睡懒觉”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就是”

    “你就不能陪陪我么”

    “找将军的关我什么事”

    “”

    两人僵持不下之时,仆人又跑过来敲门,“将军客人找的是林道长”

    这回改何槐反瞪林梓了,“你看,关你事了”

    林梓自知理亏爬出来,心想该不是师父找过来要把自己揪回去吧

    若真是师父,就提前溜,他可不想再被师父摁住喷口水沫子

    找他的不是清诚真人,而是张记,他头发不知咋地被剃得精光,脸上灰呼呼的,好像是没被清洗干净的煤灰。

    林梓一看他模样差点笑出声,肩膀忍得发抖,“张公子这是怎么了是准备出家当和尚么”

    “道长我遇到鬼了”

    他着急地比划着,看他脸上惊恐的模样不像作假,林梓收起笑意,问他,“你遇到画皮鬼了”

    画皮鬼极其凶残,他若真遇上了,哪还有机会找自己

    “我跟你讲,昨晚我不是睡觉么,睡着睡着突然听到了好几个脚步声在窗前跑来跑去,我以为是下人动作太大,准备出去说一下的,可是在这时我身体忽然好像背什么东西压住一般,动弹不得这还不算,有双冰凉都手在我脸上摸来摸去,头发又突然被扯起来,那玩意儿用剪刀愣是把我头发剃得一干二净”他捂着脸欲哭无泪,“我以为是个梦,一早起来照镜子,脸上全是煤灰,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

    何槐终于受不了“哈哈”大笑起来,“哎,你还真别说,那鬼的手艺真不错,你脑袋可真亮没练几年的剃头匠都剃不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林梓推了他一把,“你可别说了噗就是,你可能遇到宅鬼了,它不太想让你住,想方设法赶你离开呢咳,问题不大,宅鬼一般不伤人性命,你换个地方住就没事了。”

    宅鬼还是比较常见的,这种鬼非常恶趣味,最喜欢的事便是让你的住在不得安宁。比如会让碟子或碗飞起来,东西移位或丢失,将污秽的东西弄到墙上地板上,或者让住户走路跌跟头,把窗子门突然间打开。而像张记这种把头发剃光,或者压在身上的也常干,反正只要能把住户弄出去,它们什么缺德事都能干出来。

    “钱老爷家里怎么这么多鬼啊”

    “哈哈哈你,你也别太悲观呀,你想啊,你这张皮现在这么丑,搞不好画皮鬼看不上然后放你一马呢”何槐捂着肚子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