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by欢喜喵楚宁宁魏箫屿小说阅读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by欢喜喵楚宁宁魏箫屿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1:13
  •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by欢喜喵楚宁宁魏箫屿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小说简介

  • 那一世本是荣阳郡主受尽宠爱,楚宁宁却因爱上渣男最后落得个惨死的结局,灵魂带着所有仇恨涅槃重生,再活一世,她不会重蹈覆辙。灵魂在魏萧屿的身边呆了六年,楚宁宁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这一世,她不会被渣男的虚情假意所蒙骗,保护好家人,也来到他的身边,那段感情故事写上开始。这一世楚宁宁迎来人生巅峰,她也助魏萧屿获得所有
  •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第十二章 回忆

    “圣医阁世代行医,且阁中多为女子。你又是圣医阁圣女,如何会和自己门下的人产生仇怨?莫非与你那业主有关?”楚宁宁蹙着眉头细细想着。前世的时候她经常能听到圣医阁这个名头,阁中收留着无依无靠的女子。

    圣医阁阁主还立下规矩,一旦成为圣医阁的人,终身不得嫁人。若是想要嫁给男子,必须被阁主或者圣女逐出圣医阁才可。除了不得嫁人,圣医阁还有一条训诫,不得出手救治负心人。当时楚宁宁还觉得这个规矩真真是奇怪极了。

    现在想来,约莫圣医阁那位阁主也是受过情伤的吧?楚宁宁抬头看着苏木清,上辈子她被囚禁在深宫,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圣医阁的圣女。或者说,在她去世之后,以灵魂状态飘荡在天地的时候,看到六皇子身中剧毒前来寻求圣医阁的救治。

    只记得当时那位圣女坐在六个会武功的侍女抬着的轿子上,轻轻掀开一角。形状优美的红唇轻轻吐出一句话,“六皇子那些负心事,真以为做的无人知道?以为封锁了宫内的消息,我们圣医阁便不知道了吗?当真可笑至极。”

    “圣医阁有训诫,绝不救负心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把帘子放下,她看不清里面人的表情,只依稀听到一句,“六皇子就莫要再强求圣医阁了。即使求了,除非阁主答允,我并不敢私自出手救治。”

    六皇子妃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指甲都快要陷进掌心。她看着那抬奢华的轿子,浅淡的声音带着一丝扭曲,“楚宁宁自己喜欢殿下,而殿下从未喜欢过她,圣女又谈何负心?”轿子里的人轻笑一声,好听的声音如同流水一样划过六皇子妃耳边,“若是六皇子不喜欢,何必许荣阳郡主花前月下?”

    “若是六皇子不喜欢,又为何让荣阳郡主出征沙场?退一万步说,若是你家六皇子殿下真的不喜欢,何必要出手要了荣阳郡主一家上下的命?把那些稚童放到午门斩首,让她死后都不得安生?”

    听着圣女的句句质问,六皇子妃脸上的笑意几乎要维持不住。站在一旁的楚宁宁身形一晃,她清晰的想起来那天,她家里那些不到五岁的孩子被拉到午门。

    “乱臣贼子!活该被杀!”一个壮汉狞笑的看着午门上那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童,“杀!杀!杀!”周围的人都在大声附和,看到六皇子从旁边走进来,他脸上挂着一抹虚假的歉意,“荣阳郡主当年出征,立下了不少战功。这些孩子若是杀了,或许郡主在地下都不会安心吧?”

    看着高台上有些恐惧的孩子,楚宁宁走过去想要抱住他,手却从孩子身体中间穿过去。她早就忘了,自己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间了。楚宁宁木然的看着台下的百姓,他们每个人都好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

    “这等乱臣贼子若是不杀,荣阳郡主在地下怕是也无法安心。”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开口,“荣阳郡主那等女中豪杰又怎么会容忍这种危害圣上统治的孩子?不如趁早杀掉了事。”

    “六皇子明鉴啊。这种乱臣贼子若是不杀,想必郡主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百姓们纷纷跪下,魏霖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轻轻抬起手,给身后的监斩官做了个手势。

    “若是大家都这样想,我便少不得要为父皇除害了。”六皇子让他们免了行礼,身后的监斩官在孩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刀挥了出去。鲜血喷溅在高台上,满目的红刺痛了楚宁宁的眼睛。

    “魏霖!我要你死!”楚宁宁速度极快的冲向魏霖,却发现自己的手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她失落的捂住脸,大颗大颗泪水从眼眶流出来。在草原的三年,她没有哭;被囚禁那几年,她没有哭……可是为什么,明明魏霖都扳倒了楚家,还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午门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十一皇子拿着明黄色的圣旨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听到了,只记得那时候的魏霖好像很害怕,魏萧屿拿着圣旨在那里宣读。似乎是细细数了魏霖的几大罪状,最后顾念着父子之情,赐给了魏霖一瓶毒药。若是他能求得圣医阁帮助活下去,皇上会把他流放到最远的漠北。若是死在那里,便找个地方将他安葬了事。

    这段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楚宁宁又接着想起,当时圣女质问完之后,六皇子妃终于憋不住的发出了尖利的声音,“她楚宁宁喜欢殿下,可我才是六殿下的正妃,只要殿下没有负我,便算不得负心!”

    “你不如去红袖招看看。”圣女带着些冷意的声音从轿子后传来,“那红袖招半数以上的姑娘都和六皇子有过苟且,若这都不算负心的话……什么才算做负心?”

    六皇子妃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她呆呆的坐在地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滚落,“魏霖,魏霖!你骗得我好苦啊……若是知道你本性如此,当年我必不会嫁给你!更不会因为一时的嫉妒之心陷害楚家!”

    她把头上那个象征着发妻的钗子掷在地上,回头冷漠的看了一眼六皇子的卧房,盈盈对轿子行了一礼,“多谢圣女提点。”

    随即她对着西南方那个地方,那是楚家的方向。六皇子妃轻轻的跪下,对着那个方向磕了几个响头,直到额头上被磨出大片的红色才停下,“我对不起荣阳郡主,对不起整个楚家。是我当时一时嫉妒,才会让族人联合魏霖出手合力毁了楚家。”

    “若是荣阳郡主知晓这件事,必不会饶恕我的罪行。”她低下头,深深又磕了一下。侍女连忙扶住她,“娘娘,荣阳郡主已经去世了。若是娘娘执意如此,岂非……”

    “是我对不起楚家。”她没有再说话,看着圣女的轿子越行越远。“是我害了一家三代,满门忠烈的楚家,是我逼着楚宁宁去死,是我陷害他们家,是我怂恿六皇子杀了楚家的后代。全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