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寻龙异术by零度白皙陈原小说阅读

    寻龙异术by零度白皙陈原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4:37
  • 寻龙异术by零度白皙陈原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寻龙异术》小说简介

  • 祖母留下的一本奇异书籍,陈原一直看不出个所以然。直到他发现这是一本寻龙风水秘籍,命运就此改变,离奇而又精彩的事件接踵而至...
  • 寻龙异术第24章 鸿门宴

    虎子在一旁气得火冒三丈,他咬牙切齿说:“这简直就是畜生不如。活该他中风,最好就此半身不遂,一病不起,也就不会再作恶了。”

    三爷摇着头说:“不会的,胡小军年纪轻,很快就能恢复了。看着吧,等他从医院出来,一定会找你麻烦的。你要小心点,别中了他的圈套。”

    我说:“我爷说过,只要心无贪念,就不会有祸端。”

    尸影这时候从一旁走了过来,到了我面前后,笑着说:“老陈,今天多亏你了。不然我损失惨重。走吧,今天我请大家去全聚德搓一顿。”

    这时候,白爷爷从一旁走了过来,说:“要请客也是我请,陈原,白爷爷请你去我家做客,尝尝地道的家常菜,赏脸吗?”

    我这时候看着尸影笑着说:“全聚德还是算了,我更喜欢吃家常菜。对了,鉴定费你这就付了吧。”

    尸影点点头一笑,说:“看来我还是没有白老板面子大啊!”

    说着,拿出来一沓子美金,递给我说:“数数,五千美金。”

    我拿过来,抽出来五张百元大钞,然后把剩余的还了回去。我说:“这么多就够了。”

    说完,我看着白爷爷说:“白爷爷,我们走吧。”

    我们到了白云观外面之后,虎子说:“老陈,五千美金你不要,你是不是傻啊!”

    我说:“她想收买我,想知道我们心中的秘密。”

    虎子这时候大喊一声:“卧槽,她原来有这心思。我想简单了,我还以为她是个敞亮人儿呢。”

    白爷爷坐着白皙的车在前面带路,虎子骑着大挎子在后面跟着。

    白爷爷家住在一个老宅子里,这是一个很古朴的四合院,不过重新装修了一下,门窗都换过了。房子也都刷了油漆,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到了之后,白爷爷就把我们叫到了他的书房里,有个老阿姨给我们泡了茶。

    白爷爷说,那老阿姨是他的小姨子,一辈子没有成家。现在也老了,干脆就搬来和他一起过了。

    我没看到白皙的父母,我说:“白姐的父母呢?”

    “白皙的父亲抗美援朝牺牲在上甘岭了,白皙的母亲在家,一直帮我打理生意。”白爷爷说,“在潘家园儿有个铺子,一直都是白皙的母亲在搭理。估计这个点儿也快到家了。”

    正说着,就听到了外面有自行车铃铛的声音,接着,就听到有女人在外面喊了句:“爹,我回来了。”

    白爷爷说:“说着就回来了。走,我带你们认识一下你们童阿姨!”

    我们从书房出来,来到了客厅里。刚好童阿姨进了客厅。一看到我们就说:“有客人啊!”

    白爷爷没说话,白皙先说了。她白了我一眼说:“俩河北来的土包子!算什么客人。”

    白爷爷说:“这孩子,实在是没礼貌。英雄不问出处,河北来的怎么了?以前天津北/京都归河北管辖,唐朝时候叫河北道,后来明朝改成了直隶省。你无非就是有个户口,有什么好显摆的。有真本事才是真英雄。”

    童阿姨这时候笑着说:“我今天还真的听说了拍卖场的事情,胡将军今天可是真跌份。爹,你该不会是把陈原给请家里来了吧。”

    白爷爷说:“今天要不是陈原,我损失惨重。你猜胡家那宣德大罐到底是个什么?”

    “我都听说了,现在陈原也算是名声在外。潘家园已经口口相传,胡家的青花大罐,原来是宣德皇帝给儿女准备的骨灰坛。这简直就是贻笑大方了。”

    白皙这时候切了一声说:“这算什么本事,无非就是瞎猫喷死耗子碰上了。”

    童阿姨这时候笑着说:“陈原,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我叹口气说:“家里没什么人了,就我一个人了。”

    童阿姨这时候伸出手来,拉着我的手说:“好可怜的孩子,以后就常来童阿姨这里。当这里是家好了。”

    我笑着说:“好。”

    童阿姨这时候又问了句:“年纪也不小了吧!有喜欢的姑娘了吗?要不要童阿姨给你介绍一个!”

    我听了之后脸一红说:“还小,不着急呢。”

    童阿姨这时候盯着我看了很久,然后笑了,说:“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做几个菜。”

    童阿姨走了之后,虎子笑着说:“老陈,童阿姨看上你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啊!”

    白皙这时候大声说:“别做梦了,我死都不会嫁给陈原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说:“白姐,你还真的别多想,你想嫁给我,我也不一定娶。”

    “那最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万一有这么一天,你可别反悔。”

    我说:“你放心,天下女的死绝了就剩一个你,我也不会娶你的。”

    “行,你记住你说的话。”白皙哼了一声,起身就出去了。

    虎子这时候看着白爷爷说:“白爷爷,什么情况啊这是。白姐姐戾气怎么这么重?”

    白爷爷一笑说:“这孩子很善良,只是性格有些乖张。你们二位多担待啊!走,我们去书房,谈谈正事。”

    我们又跟着白爷爷去了书房,坐好之后,白爷爷开门见山,说:“我冒昧地问一句,这胡小军和尸老板一直想知道你们的秘密,甚至不惜用将军令来赌你们的秘密,什么秘密这么值钱啊!我很好奇。”

    我和虎子互相看看,然后都点点头。我说:“实不相瞒,他们是想知道一个大墓的位子。”

    接着,我就把镇魂牌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说:“胡小军想知道这牌子从哪里来的。”

    白爷爷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说:“怪不得呢!”

    我嗯了一声,说:“我是不会告诉他的。”

    白爷爷这时候突然问了句:“陈原,你是哪里人?听口音和唐山市区的还有些稍许不同。”

    这话一问出来,顿时虎子就用脚捅了我一下。也正是虎子这一下,让我心生警惕。我一笑说:“小地方人,唐山那边农村出来的,不然白姐姐也不会叫我土包子了。白爷爷,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到了外面的时候,饭菜还没好呢。虎子说:“老陈,我们出去看看白爷爷家的房子吧。”

    我说:“好哇!”

    我和虎子出来在院子里四处走走,走到了影壁下面之后,虎子小声说:“老陈,不太对啊。我看此地不可久留,我们还是撤吧。这姓白的老头好像也想知道我们的秘密。大龙沟离着你家可不远,要是让他知道你家在哪里,这大龙沟的秘密还能藏多久呢?”

    他这么一说,我也想明白了。我说:“虎子,你啥意思啊?”

    虎子说:“我也想通了,这大墓让别人摸,还不如我俩去摸了。反正地下的东西,谁摸出来就是谁的。我觉得,胡小军很快就能查到大龙沟,包括尸影,也会一直追查这个秘密的。我们还不如赶在他们前面,把这个斗子给摸了。”

    虎子一拉我说:“走,这饭不吃了。这是他妈/的鸿门宴!这世上就没有免费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