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主角是白皙陈原的小说-寻龙异术白皙在线阅读

    主角是白皙陈原的小说-寻龙异术白皙在线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4:38
  • 主角是白皙陈原的小说-寻龙异术白皙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寻龙异术》小说简介

  • 祖母留下的一本奇异书籍,陈原一直看不出个所以然。直到他发现这是一本寻龙风水秘籍,命运就此改变,离奇而又精彩的事件接踵而至...
  • 寻龙异术第25章 云里雾里

    虎子对我说,城里人心眼多,一步一个道,一眨眼就是一个主意。不是我们这些村里来的人能比的。我们最好的做法就是多个心眼儿,不忽悠别人,也别被别人忽悠了。

    就说这个白爷爷吧,看起来挺好的一个老头,实际上满肚子花花肠子。

    我和虎子一商量,不辞而别了,开着我们的大挎子就回了我们的书店。把车停在了后院之后,我俩出去饭馆弄了两盘饺子吃了。

    吃完了回到书店里,往床上一躺,一人捧着一本小说看。看困了,也就睡了。

    第二天我和虎子挂出去一个招聘的牌子,打算招一名店员。我们给的薪水不错,每个月八十块钱,每天八个小时。也就是十几分钟,大娟子把牌子摘了,风风火火闯进了店里来。和虎子急了,非要在这里做这个店员。

    虎子只能答应。其实大娟子的性格还真的适合做这个店员。

    下午的时候,白皙的母亲童阿姨下班从这里路过,来到了我们的店里。

    进来之后,说是要借两本书看。其实我清楚,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指不定打什么主意呢。

    来者即是客,不管怎么的,我们也好好好招待下。

    童阿姨借完了书之后,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坐在书店里看起了书来。

    大娟子下班走后,童阿姨还是没走。她在旁边安安静静看书,和她一起看书的还有两个小姑娘。

    一直到这两个小姑娘走后,童阿姨还是没走。

    我看看我的电子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我和虎子都饿了。

    这时候,童阿姨才说:“瞧瞧我,看书入迷忘了时间,我请你们去吃饭吧。”

    我和虎子自然是拒绝,但是童阿姨死乞白咧拉着我俩去了外面的饺子馆儿。

    吃完饺子,童阿姨还是没有走,而是跟着我们回来了书店。把我和虎子都搞蒙了。

    进了书店之后,我说:“童阿姨,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啊!”

    童阿姨顿时笑着说:“还是陈原理解阿姨,阿姨真的有几句话要说。”

    我说:“那您就说吧。这天也不早了,外面都黑了,太晚了的话您回去也不安全。”

    童阿姨这时候腼腆地笑笑,说:“白皙那孩子被我和她爷爷惯坏了,……”

    我赶忙说:“童阿姨,真的没事。您还真的别为这个事情道歉。”

    “不不,我的意思是,陈原啊,我看你真的挺好的,家庭简单,你也勤奋懂事,还有自己的书店。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家白皙怎么样?”

    我一听就愣住了,随后觉得不可思议地一笑说:“童阿姨,我想您是误会了,我和白皙只是萍水相逢。况且,我只是个乡下来的小子,白皙那么漂亮又洋气,怎么可能啊!”

    “这不用你管,陈原,你就说,你觉得我家白皙怎么样吧。”

    我这时候挠挠头,很为难地样子说:“童阿姨,我年纪还小,还不着急呢。况且,我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白皙,云泥之别。”

    说心里话,这就是我们乡下人的含蓄。我怎么可能直接拒绝人家呢,我只能从自身找问题。

    但是城里人可不这么认为,童阿姨听了之后,笑着说:“那就好,陈原啊,我知道你的态度了。你等阿姨的消息吧。”

    她开心的不行,又说:“等阿姨消息。”

    说着,风风火火就走了。

    我这时候一脸懵逼地看着虎子说:“我啥态度了?”

    虎子说:“不知道啊!刚才你不是拒绝了吗?她是怎么以为的?难道城里人和我们思维方式不同吗?”

    关了店门之后,我和虎子就倒在了床上,闲来无事,我就拿着祖母留下来的梳子梳头。有个传言说。睡觉前梳梳头,睡眠质量特别好,而且按摩头皮,能让头发更黑更亮。

    梳了有个十几分钟吧,我就顺手把梳子放在了床头柜上。专心看《鹿鼎记》,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早上,我和虎子被敲门声吵醒的,看看表才六点钟。虎子一边起床一边说:“这大娟子也太勤快了吧。”

    虎子揉着眼睛去开了门,进来的不是大娟子,而是童阿姨。

    童阿姨进来后就进了屋子,把我堵被窝里了,她笑着说:“陈原,我来和你说一下,昨晚上我和白皙的爷爷说了你和白皙的事情,她爷爷一口就答应了。还拿了定情信物过来。”

    说着,从包里拿出来了一块鸳鸯玉牌。

    这鸳鸯玉牌一看就是好东西,童阿姨直接就放在了床头柜上了。

    放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我的那把梳子,童阿姨拿起来说:“这梳子不错啊,陈原,这是你家祖传的吗?”

    我本来想回绝婚事的,结果她这么一问,我把回绝婚事的话咽回去了,只能先回答这个问题,我说:“这是我祖母留下来的,她用了一辈子的梳子。我家也就传下来这么一件东西了。”

    “这不就是很好的定情信物吗?陈原,这东西我拿走了,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亲事也就定下来了,不能反悔的知道吗?”她说着看看手腕上的梅花牌机械表说:“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陈原,改天我再和你详细说说这鸳鸯玉牌的来历,这东西可是白家的传家宝。也是白家对姻缘的承诺,收了就不能反悔的,知道吗?”

    说着就往外走,我要追,一掀被子才发现,自己就穿了个小裤衩子。赶忙又缩回来了,我大喊一声:“童阿姨!”

    童阿姨在外面喊着说:“不用送了,都是自家人了。”

    我在屋子里大喊一声卧槽,随后我立即穿衣服,穿好了拿着鸳鸯玉牌追出去的时候,童阿姨已经骑着自行车走远了。

    虎子靠在门框上看着我说:“咋了?老陈,你就偷着乐吧。一分钱没花,白捡一媳妇儿。而且还是白家的千金,你小子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瞧瞧你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过老陈,这白家不会让你去倒插门当养老女婿吧!”

    我说:“那不能吧。”

    虎子说:“我也觉得不能。”

    我这时候哎呦一声说:“啥玩意能不能的,我咋就定亲了啊。我这还没准备好呢,再说了,白皙我俩也不合适啊!”

    虎子说:“老陈,这童阿姨这是唱得哪一出儿啊,我怎么就有点懵呢。”

    这一天过得我都不踏实,总想着什么时候找童阿姨把话说清楚。

    想不到的是,到了傍晚的时候,童阿姨来了,到了门口之后按车铃铛。我拿着玉牌就出来了,刚要说话,童阿姨说:“陈原,明天上午,你去我家一趟。阿姨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谈,有什么事情,明天到家里再说。”

    说完,童阿姨骑上自行车就走掉了。

    我和虎子互相看看,我说:“啥情况啊!这童阿姨把我搞得云里雾里的,虎子,你看懂了吗?”

    虎子也挠挠头皮说:“老陈,事情好像有点不对。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看看这白家到底要干啥。”

    大娟子这时候从里面出来了,说:“怕不是这白家的姑娘怀孕了吧,不然为啥这么着急嫁人呢?”

    虎子一拍大腿说:“还真有可能,老陈,这个亏咱千万不能吃,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