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寻龙异术白皙陈原小说阅读-寻龙异术章节目录

    寻龙异术白皙陈原小说阅读-寻龙异术章节目录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4:38
  • 寻龙异术白皙陈原小说阅读-寻龙异术章节目录
  • 点击阅读
  • 《寻龙异术》小说简介

  • 祖母留下的一本奇异书籍,陈原一直看不出个所以然。直到他发现这是一本寻龙风水秘籍,命运就此改变,离奇而又精彩的事件接踵而至...
  • 寻龙异术第26章 荒唐的订婚

    第二天我和虎子一起把店的门板窗板都打开之后,等大娟子来。

    大娟子来了之后,和大娟子说我们要去白家。

    大娟子说让我们穿体面点儿,不然被人看不起。

    我和虎子就换上了西装大皮鞋,然后骑着我们的大挎子直奔白家。

    我们的车停到了门口,发现白家来了不少人,门口停了很多的自行车和摩托车、面包车、小轿车。

    这白家好像有什么事情。

    我和虎子也没多想,并排着就往里走,结果进了院子之后,童阿姨正带着一群小伙子在院子里面干活儿呢。看到我们来了,童阿姨说:“陈原,虎子,你们来这么早。”

    我嗯了一声说:“童阿姨,怎么这么多人?”

    童阿姨说:“还不都是为了你和白皙的亲事啊,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们就把亲事定了,今天吃订婚饭。阿姨知道你家没有人了,干脆阿姨就做主了,就在白家办了好了。这些来的都是白家的亲戚。”

    我一听脑袋翁一声,心说什么就订婚饭啊,我还没同意呢。但是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能太伤别人的心,我说:“童阿姨,我总觉得配不上白皙,即便是我同意了,白皙能同意吗?”

    童阿姨说:“白家女儿的婚事,一向都是家长说了算。这个家的家长是你爷爷,自然是你爷爷做主。她不同意也没用。”

    白爷爷这时候呵呵笑着从后面走了出来,说:“陈原,虎子,你们来了啊,你们什么都不要干,随便找个地方坐坐。我有客人,就不招待你们了。”

    虎子说:“白爷爷您去忙吧,我们自己能行。”

    我要说话,虎子拉了我一下,把我拉到了那影壁下面,小声说:“你要干啥啊?”

    我说:“我去说清楚啊!”

    “你还说得清楚吗?”虎子小声说,“现在你要是说退婚,白家的脸往哪里放?你也看到了,这是来了多少人,都是来这里捧场的。你要是这时候说退婚,可就出大事了。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

    我说:“难不成我就这样把自己的婚姻大事给定了?”

    虎子小声说:“结婚还有离婚的呢,你们只不多是订婚了而已。再说了,白皙根本看不上你,轮不上你去悔婚,这白皙就先替你毁了。人家一个女孩儿都不怕,你有啥好怕的!”

    我想想也是,只能点点头说:“看来今天只能捏着鼻子把婚给定了。”

    很快,有白家的堂叔,还有堂兄弟就把我和虎子带去了里面的正席上。坐下之后不久,开始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这白家男人都很能喝,喝得我和虎子都蒙了。我迷迷糊糊记得,我喝多了之后,竟然给白爷爷跪下了,向他老人家和毛/爷爷保证,今后一定对白皙好。违反誓言,天打雷劈。

    反正是喝开心了,我们一直从中午喝到了晚上,我也没有能见到白皙一面。喝蒙了之后,我是被人开面包车送回来的,我们的大挎子都扔到了白家。

    第二天一早我醒了的时候,头疼欲裂,我这才意识到,我昨天都干了什么啊!我怎么还给白爷爷磕头了呢?最关键的是,我和白皙的订婚饭,怎么没见白皙呢?这里面似乎透着诡异。

    虎子起来就喊口渴,从暖水瓶里倒了一搪瓷缸子热水,吹了吹之后,一口气就都喝了。喝完了往后一倒说:“喝多一回,要缓至少一星期。老陈,我不行了。”

    我说:“虎子,昨天喝酒我都说啥了?”

    虎子说:“我就记得你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对白皙好一辈子。不过你放心,白皙看不上你。很快白皙就会吵着和你退婚了。对了,你那鸳鸯玉牌保存好,退婚之后,还要还给人家的。”

    我起来把玉牌锁进了保险柜里,然后去洗了一把脸。

    一边洗脸就觉得不太对,我好像还和童阿姨叫妈了。我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心说喝酒误事啊,以后千万要管住自己这张破嘴。

    也就是这时候,门板被人砸得哐哐响。我一猜就能猜个十有八/九,应该是白皙来了吧。不然也想不到谁还会这么砸门了。我去开了门,一看正是白皙。

    她进来之后怒气冲冲,抬手就抽了我一个大嘴巴,说:“陈原,想不到你这么不要脸。”

    这一下把我打懵了,我摸着自己的脸说:“白皙,你能不能讲道理!我怎么不要脸了?”

    “我就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她说,“趁着我一天不在家,就把和我的订婚饭给吃了。我都听说了,把你开心坏了吧。给我爷爷磕头,一口一个爷爷,发誓。还给我妈妈跪下,抱着我妈妈/的大腿喊妈妈,还一边喊一边哭,说自己是个孤儿,特别可怜。鼻涕泪水蹭了我妈妈一裤子,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我说:“我昨天喝多了。没错,我也许是触景生情,我是个孤儿,我觉得自己可怜,喝多了发/泄一下怎么了?”

    “我看你就是不要脸。”她把手伸出来说:“把我家的鸳鸯玉牌交出来。”

    我说:“童阿姨把我家的一把木梳子拿走了,那是我祖母留下的。你把木梳子拿回来,我给你玉牌。”

    “要不说你不要脸呢,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你就交换定情信物,你还算个男人吗?”

    我现在一捂脑袋,呼出一口气,心说完了,我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啊!

    “怎么了?不说话了?”白皙说,“陈原,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说:“我不是癞蛤蟆,你也不是天鹅。白皙,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其实只要你愿意,可以退婚的。”

    白皙哼了一声,转过身就出去了。之后上了自己那辆夏利轿车,开上车就走了。

    虎子出来之后,看看我的脸说:“老陈,这女的手挺狠的啊,打你五个大手印。”

    我这才感觉到脸火/辣辣的疼。我是招谁惹谁了,惹来这么一场无妄之灾。不过话说回来了,这白家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怎么就这么着急给白皙订婚呢!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情,我总觉得,我这次是被童阿姨利用了。

    我和虎子昨天喝多了,今天浑身都没有力气,早饭都懒得出去吃。大娟子来了,还是请大娟子帮我们买回来吃的。吃完了就在床上倒着一动不动。

    虎子说:“老陈,过几天我俩恢复了,去一趟大龙沟。先去摸摸底,看看到底啥情况。”

    我嗯了一声说:“上面肯定是有大墓的。不过,一旦我俩发现了大墓,到底是摸还是不摸啊!”

    虎子说:“我俩不摸也是便宜了别人。你真的觉得胡小军和尸影会放弃吗?他们迟早会查到大龙沟的。这就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我点点头,还是很认同虎子的观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