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白皙陈原寻龙异术小说在线阅读

    白皙陈原寻龙异术小说在线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5 14:38
  • 白皙陈原寻龙异术小说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寻龙异术》小说简介

  • 祖母留下的一本奇异书籍,陈原一直看不出个所以然。直到他发现这是一本寻龙风水秘籍,命运就此改变,离奇而又精彩的事件接踵而至...
  • 寻龙异术第27章 胡家俊杰

    虎子在床上躺了半天之后就再也躺不住了。

    下午,他从后门出去后不久,我就听到了他发动大挎子的声音。

    回来的时候,他拎着一台唱录机回来了,他拍着说:“老陈,实在是没意思,我买了一台燕舞,顺便去找我发小借了不少磁带。”

    我也觉得这东西新奇,立即就从床上跳下来了,然后趴在桌子上看着虎子摆弄。我说:“多少钱啊?”

    “六百八十五,双卡的,能内录。我看到外面有卖空白磁带的,我去弄几盘儿,我们把这些磁带都翻录下来。”

    我很佩服虎子的一方面就是,虎子总是能让生活有激/情。

    这燕舞唱录机可是名牌产品,几乎看过电视广告的人都知道这个宝贝,广告词也很经典: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

    接下来这个下午,我和虎子一直就在听歌。也是这时候开始,我认识了罗大佑,童安格,邓丽君,张国荣,刘文正,崔健等歌手。以前,我对这些是没有一点概念的。

    也许,这就是城市和农村的区别吧。

    虎子一晚上没有睡觉,把借来的磁带都翻录了一遍。早上我醒了的时候,他刚好翻录完了。然后就骑着挎斗子去给小伙伴儿们送磁带去了。

    我发现,他不仅把磁带都翻录完了,还在空白磁带上写了每首歌的名字和歌手的名字。还在一个笔记本上抄了很多的歌词,难道是想一边听歌一边看歌词吗?

    虎子这一晚上没睡觉净是鼓捣这东西了。

    送磁带回来后,虎子就在屋子里跳迪斯科,摇头晃脑扭屁/股的,越看越是滑稽。

    我看呐,醉酒对虎子的影响,已经基本消除了。

    虎子正玩的开心呢,李闯来了,他是来送通知的。

    李闯说:“一个工程队施工的时候,挖出来不少老东西,当场就被哄抢了。现在文物基本都追回来了,但是墓室找不到了。这次召集专家过去,考古队是想确切地找到墓室的具体位子,进行二次抢救性挖掘。”

    李闯来的时候,我和虎子正听歌呢,虎子这时候也不跳迪斯科了,关了燕舞。

    他说:“问问当时的工人不就知道了吗?从哪里挖出来的他们心里没数吗?”

    李闯说:“事情发生在三年前,而且这块地方已经变样了,被修成了一个大公园。地形都变了,还怎么找?”

    我说:“考古队啥意思?”

    李闯说:“一个是找专家鉴定这些追回来的文物,给文物断代,鉴别真伪。还有就是最关键的,要找到大墓的位子,二次发掘。”

    虎子说:“给钱吗?”

    李闯这时候摇摇头说:“不给钱,但是听说管饭,伙食不错。”

    虎子说:“不给钱白干活啊。”

    李闯点点头说:“那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官方呢。不过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露脸的机会,三爷说要是能在那么大的公园准确找到一个墓穴,而且是一个被捣毁的墓穴,没点真本事是做不到的。”

    虎子说:“所以就让老陈出山了吗?”

    李闯说:“三爷说了,罗会长给了你这个任务,你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

    虎子说:“这罗会长怕不是有官方背景吧。”

    李闯这时候弯着腰在看我们的燕舞,一边看一边说:“这行水深着呢,还需要你们自己体会才行啊!”

    我这时候一边收拾床一边说:“啥时候啊?”

    “明天一早你们去三爷那边,和三爷集合后,去学会总部集合,到了学会总部之后,考古队雇了大巴车,拉着大家去考古队。”李闯一边说,一边按燕舞的按钮。一不小心把磁带给弹出来了,吓了他一跳,赶忙又把磁带托盘给按进去了。

    李闯说:“没坏吧,这玩意可值钱了。”

    虎子说:“七百大洋呢。”

    “我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块钱,两年不吃不喝才能买这么一个宝贝。虎子,你啥时候听够了,借给我听听呗。”

    ……

    学会总部就在潘家园以东三四公里的地方,在这里有一套很大的院子,据说以前是清朝哪个王爷的府邸。学会有钱,干脆就买下来成了文物学会的总部。

    这里戒备森严,我出示了会员证才被允许进入。

    进去了我才发现来了不少熟人,除了尸影之外,我还看到了白爷爷和白皙。

    三爷在我身边小声说:“陈原,你怎么就这么快就和白皙订婚了呢?这白家可不是省油的灯啊!”

    我说:“说来话长啊,三爷,回去和你细说。我总觉得自己是被算计了。”

    三爷嗯了一声说:“这白家的儿媳妇童梦,那就是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啊。你说被算计了,我一想就是这个童梦搞的鬼。”

    三爷这么一说,我才有些明白过味来。合着童阿姨来这里提亲,并不是误会了,只是在装疯卖傻罢了。

    三爷又说:“这白静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蹲什么地方拉什么屎,老混蛋一个。相比较而言,倒是这个白皙还不错,起码人很干净。”

    我嗯了一声,我说:“三爷,我哪知道这个啊,看来我是真的被算计了。”

    正说着,外面进来一拨人,这波人三男两女,男的英俊,女的柔美中带着飒爽英姿。

    三爷说:“胡家新掌门人来了。看见前面中间那个了吗?那是胡俊杰,是胡小军的堂弟。胡小军这不是中风了嘛,胡家人就开始选新的家主了。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号人物,这胡俊杰应该是有过人之处,领悟到了胡家分金定穴术的精髓。”

    虎子说:“看来这考古队也请了不少人啊。”

    也就是这时候,我看到白皙迎着胡家的人就上去了,到了这胡俊杰面前之后,明显就感觉到了不同的味道。

    白皙此时一下就变成了一个高贵的淑女形象,不过,故作矜持的时候,脸微微红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她和这个胡俊杰关系很不一般。我也明白了,白皙其实早已经心有所属。

    既然这样,童阿姨和白爷爷又为什么要急着让白皙和我订婚呢?这背后一定有事啊!难道这白家不喜欢这胡家的人吗?

    这说法又似乎说不过去,不喜欢胡家的人,难道喜欢我这个孤儿吗?这大户人家一直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这胡家娶了白家的千金小姐,这不正好是门当户对吗?

    我越想越糊涂,挠挠头之后,干脆就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