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我的夫君是权臣by海棠春深李长乐陆归远小说阅读

    我的夫君是权臣by海棠春深李长乐陆归远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6 16:17
  • 我的夫君是权臣by海棠春深李长乐陆归远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我的夫君是权臣》小说简介

  • 李长乐的家庭一直是不得安宁,为了摆脱这个烦恼的家族,为了当女官而一直奋斗着。某天,她学院里的死对头陆归远突然上门求娶,她宁死不娶!
  • 我的夫君是权臣第27章 封觉来了

    “如果封觉真的是为了皇子伴读的身份来的远宁书院,那未来你一定会成为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依他的性子,他怕是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算计你,你不要掉以轻心。”

    “你这是在关心我?”陆归远见李长乐把封觉形容的那么坏,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刚刚还狂风骤雨的心境陡然明朗了起来。

    李长乐白了陆归远一眼,故意打击他道:“不是,我没有关心你,我提醒你小心只是担心你以后出事会拖累我而已。”

    哼,她就死鸭子嘴硬去吧。陆归远耸了耸肩,没有跟李长乐争辩太多,但心里对她的真实想法是一清二楚的。

    很快,封觉就处理好了他和李长安的婚事,赶到远宁书院来了。

    他到的那天,一向阳光充足的远宁难得的下了一场大雨,漫天的水雾把所有人都困在了书院,李长乐没办法去地里,就和陆归远,赵至隼还有顾衣一起靠在回廊上看着封觉指挥封家的下人帮他搬书。

    要不说人家封觉是世家公子呢,就算在看不出贫富的远宁书院,他也能独树一帜的展现出他的不同。

    “厉害啊,这一箱又一箱的书搬进来,既显示了他家的底蕴,又让众人知道了他有多好学,了不起。”赵至隼打了个哈气,凉凉的笑了笑。

    虽然他嘴上说着夸奖封觉的话,但在场的人都是对他无比熟悉的人,大家都能听出他那些话里没明确表达出来的嘲讽。

    李长乐被他逗乐了,歪着脑袋对赵至隼道:“人封觉招惹你了?你这连接触都没跟人接触过呢,就开始讨厌人家了,这样不对。”

    “我对那封觉第一印象不好,我就是不喜欢他,怎么了?”赵至隼是个直肠子,听了李长乐这话不由的冷哼了一声,双手抱着胸道,“那封觉先是在你受挫的时候跟你解除了婚约,然后又不顾你的处境,用极快的速度跟你二姐成了婚,这是他第一个让人厌恶的点。他今天来书院,又无视书院的规矩,故意搞这些花里胡哨的阵仗,这是他第二个让人厌恶的点。综合看下来,封觉其人着实没有我看得上的地方。”

    “就是。”顾衣之前一直在旁边嗑瓜子,这会儿他把瓜子壳丢到手边的小碟子里面了,走到陆归远身边勾着他的肩膀道,“以前我不了解封觉和归远夫子的时候,总觉得长乐你跟封觉那种风光霁月的少爷更配,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深入了解,我和至隼有了同样的看法,和人面兽心的封觉比起来,归远夫子好多了。”

    “是,归远夫子的眼睛是瞎了一只,背景也没有封觉那么好看,但归远夫子不会在你有困难的时候抛弃你,而且,他是真心实意的对你好,也希望你能实现你的梦想,光论对你的心,归远夫子就甩了封觉好几条街了,更别提学问水平了,纵观整个远宁书院,除了长乐你和院长,还有谁更能跟归远夫子对谈学问?”

    这些话,顾衣说的真情实意,通过这段时间和陆归远的相处,他发觉,陆归远真的和传闻中很不一样,他是喜欢吃醋,喜欢粘着李长乐,但他并没有外人说的那么暴力阴郁不好相处,恰恰相反,只要不涉及到李长乐的事情,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平和的。

    这样有能力又不端着的陆归远,在顾衣和赵至隼眼里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他们想不到继续讨厌他的理由。

    陆归远不是没有被人夸奖过,但当着李长乐的面,被李长乐的好朋友拿开和封觉做比较,还是让他的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的自豪感,他朝李长乐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看看,你朋友都觉得我比封觉好了,我就是这么厉害”。

    是啊,他最厉害了。李长乐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太阳穴,最后又漫不经心的朝封觉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转身朝食堂的方向走了过去。

    “干嘛去啊?”赵至隼和顾衣拖着陆归远追上李长乐,四人推推搡搡的往前走着。

    “你们不是想我好好跟归远在一起,不要在意封觉吗?那我们还站在走廊上看封觉干什么?去吃饭啊,我饿了,这都中午了你们都不饿吗?”李长乐勾了勾嘴角,在赵至隼和顾衣看不到的角度里不着痕迹的捏了捏陆归远的手腕。

    本来,陆归远没从李长乐嘴里听到他比封觉更好这类的话还有点不开心的,现在被这么一撩拨,顿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立马笑着接嘴道:“那行吧,我们去吃饭,我请客。”

    很好,陆归远的优点又增加了一个,有钱!

    此时已经是月底了,赵至隼和顾衣的临花钱都已经用完了,听闻陆归远要请客,他们两个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掰着手指开始数他们要吃什么菜。

    平时他们这样闹,陆归远是懒得搭理他们的,可谁让他现在心情好呢,瞧见赵至隼他们对几样菜难以取舍,他哈哈大笑了两声,大手一挥,直接道:“有什么好纠结的,想吃就全部点了,大不了让做菜的大婶每样都少做一点,如此就不浪费了。”

    “这个方法好。”顾衣哈哈大笑了两声,找陆归远要了钱袋,和赵至隼先去点菜去了。

    “我以前还以为你习惯独来独往呢,没想到你现在跟赵至隼他们相处的这么好。”李长乐看着赵至隼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感慨良多。

    陆归远转头看了她一眼,微不可为的低声道:“只要我想,我能跟任何人相处的很好,之前总是一个人,早先总是一个人,不过是我不愿意让被人靠近我罢了。”

    那他现在怎么又愿意跟赵至隼他们做朋友了?李长乐抿了抿嘴,差点顺口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不过,她又瞬间想到了答案,说到底,他做出的改变还不都是为了她嘛。如果不是怕她难做,他恐怕更喜欢保持自己以前的生活状态。想到这些,李长乐的心就突然酸了一下。

    “你……”李长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