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陆归远小说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章节目录

    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陆归远小说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章节目录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6 16:18
  • 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陆归远小说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章节目录
  • 点击阅读
  • 《我的夫君是权臣》小说简介

  • 李长乐的家庭一直是不得安宁,为了摆脱这个烦恼的家族,为了当女官而一直奋斗着。某天,她学院里的死对头陆归远突然上门求娶,她宁死不娶!
  • 我的夫君是权臣第29章 同意谈话

    “封觉?”李长乐皱了下眉头,抿着嘴道,“他找你干什么?你没事吧?他有没有为难你?”

    这就是关心则乱了,冷静下来好好想想,陆归远那样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封觉难住呢?

    陆归远好笑的摇了摇头,心中很是熨帖,他将手里的饭菜递到李长乐面前,慢悠悠的安抚她道:“我能有什么事?你太紧张了,封觉找我就是想问点学问上的事情而已,我们没有发生冲突。”

    嗯,最起码表面上还没有失了和气。最后一句话陆归远是偷偷的在心里念叨的,嘴上没有说出来。

    李长乐用怀疑的眼神盯着陆归远,不太相信他说的话:“真的是这样?封觉找你就只是聊学问文章?他有没有别的意图?”

    “这你可就问住我了。”陆归远见李长乐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他和封觉身上,并没有要吃饭的意思,便把他送来的饭菜拿了出来,用勺子舀了一勺饭送到她嘴边,一边用眼神示意她张嘴,一边淡淡的说道,“你问的都是封觉是怎么想的,我又不是封觉,我哪里知道他的真实意图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平常他不是最会揣度人心了吗?李长乐看了看嘴边的饭,又看了看陆归远,最后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焦虑压了下去,乖乖的吃起饭来。

    这才对嘛,陆归远的眼中闪过些许笑意,不顾他身上还穿着白色的书院服饰,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李长乐身边,开始给她夹菜。

    李长乐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他一眼,提醒他道:“你别凑过来啊,我们在田埂上呢,这好脏,会把你衣服弄上灰的。”

    “洗呗,让若梅洗。”陆归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扬了一抹有些恶劣的笑容,“你家老太太都把她派到我们身边来了,我们总得给她找点事情做不是?不然她一闲下来就又要搞事了,最近我心情不太好,没耐心为内宅的事情,若梅安静点,我也能少费些心神。”

    他心情不好?所以……封觉今天还是说惹他不高兴的话了?

    李长乐闻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有些犹豫的说道:“要不……”

    “你少来。”陆归远早就摸透李长乐的脾气了,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干脆的拒绝了她的提议,“人封公子找的人是我,你插什么手?有这么点时间,还不如多跟我努努力,看什么时候能怀孕。”

    “……”李长乐无语了,又是好气又是无奈的看着陆归远道,“我刚刚可什么都还没有说呢,你就知道我要干嘛了?”

    “我还不知道你?”陆归远用“你当我是傻子吗”的眼神看了看李长乐,撇着嘴道,“你不就是打算亲自去找封觉谈谈,看他想干什么吗?你跟你说,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少和你前未婚夫纠缠不清,我吃醋。”

    如果陆归远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的不高兴,李长乐或许还会觉得他有点胡搅蛮缠,但他现在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跟李长乐说他吃封觉的醋,李长乐就只想笑了:“陆归远,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去找封觉是想跟他摊牌,把所有的事情都讲清楚,免得他再来烦你,惹你不开心,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有什么好吃醋的?”

    “那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吃醋。”陆归远犟起来是真没办法讲道理,不论李长乐如何哄他,他都不松口。

    李长乐拿他没办法了,只能随他去了,继续低头去吃自己的饭。

    陆归远嘿嘿的笑了两声,勾着她的肩膀道:“长乐,其实我理解你的想法,我明白,你想出面去找封觉,是为了保护我,可我真不需要你这样做,不管封觉是想挑拨我们两个的关系,还是要跟我竞争皇子伴读的机会,我都能自己解决,我是个男人,就算我的眼睛瞎了一只,我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陆归远有陆归远的傲气,他有能力解决他遇到的所有难题,这一点她心里是很清楚的。李长乐听到陆归远这话幽幽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再多说什么。

    陆归远看出来了,她这是同意将封觉的事情全权交给他处理了,于是他又一次笑了起来:“长乐,我就知道你是这世上最懂我的人。”

    “呵呵,我真不想要这个荣誉。”李长乐推开陆归远,故意朝她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陆归远对此也不恼,就没皮没脸的跟她闹,很快,两人又跟平时一样腻歪了起来。

    ……

    此后几天,封觉一直在找机会跟陆归远接触,可陆归远总有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避开他。封觉从小到大都很受欢迎,哪里被人当成蛇蝎一样厌弃过?再第十次被陆归远躲开后,封觉终于下了狠心,逃了一堂课,在书院的门口拦住了陆归远。

    “今日总不是陆夫子你给长乐送饭的时间了吧?你可以跟我谈谈吗?”封觉双手抱着胸靠在门口,表情已经隐隐的有了怒意。

    而他对李长乐的称呼,也让陆归远不爽了起来,他第一次在封觉面前收起了虚伪的笑容,面无表情的提醒他道:“封公子,容我提醒你一句,于情于理,你如今都不该直呼我夫人的名字了,你可以叫她师娘,也可以叫她陆夫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冷着脸的陆归远,封觉莫名的有些心慌,他站直了身子,不自觉的吞了几口口水,低声道,“我……叫陆夫人就叫陆夫人吧,我以后注意点便是。”

    算他识相。陆归远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慢慢的收起了周身的气势,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亭子道:“罢了,既然封公子诚心想跟我聊聊,那我们就去那边坐着说话吧,你看这样可好?”

    当然好。封觉“嗯”了一声,和陆归远一起往那个亭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陆归远和封觉都是人中龙凤,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可谓是赚足了眼球,四周的人从他们出现开始就偷偷的观察着他们,那些人中自然也包括了李长乐的好朋友赵至隼和顾衣。

    赵至隼:“我去,这归远夫子怎么跟封觉走到一起去了?封觉会不会做坏事啊?我们要不要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