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 重生毒妻要和离凤栖梧李姮小说阅读-重生毒妻要和离章节目录

    重生毒妻要和离凤栖梧李姮小说阅读-重生毒妻要和离章节目录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7 16:50
  • 重生毒妻要和离凤栖梧李姮小说阅读-重生毒妻要和离章节目录
  • 点击阅读
  • 《重生毒妻要和离》小说简介

  • 上一世她以为时间终究会换来真情,可没想到只得到了一倍毒酒下肚。重活一回,她决心只为自己而活,为爱她的人而活。
  • 重生毒妻要和离第24章 小心翼翼

    随后她越想越不对劲,便去找来了一个信得过的下人,让他跟上了李妩的马车。

    可到了亭阁之后,那下人因为没有进去的对,所以直接被人挡在了外面。可他记得小菊所吩咐的,最后也没有走远,只是悄悄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等着李妩出来。

    “李姑娘,来的时候尾巴都不断清一点吗?”她才刚刚进门,正要脱下披风的时候,忽然便听到男人讲了这么一句。

    她顿了一下,随后才急忙走到了窗前,当时刚好一眼看到一个看着穿着李家下人服装的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墙边蹲下了。

    随后不等她说话,那男人便直接言道:“这个人,我代姑娘清理了,日后出门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说完后,他便坐在了茶桌前,开始优哉游哉的喝起了茶水。

    “你今日找我来,到底想要做什么?”李妩虽然平日小心眼了一点,但却是一个直肠子。

    她走到那人身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只是那男人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笑了笑。随后看了李妩一眼后才言道:“看来侯爷还没交过家里的闺女该如何去和合作伙伴聊天呢。”

    说着他从桌上拿起了一个杯盏放在了自己身边,言道:“没关系,在下不介意做这个老师,所以李姑娘不如先坐下。”

    随后李妩也不再多言,只是乖乖的坐下,而坐下之后她开始有了一个更加好奇的问题,随后许久之后,李妩才直接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刚刚脱口,那人的表情顿时间变的严肃了几分,他松开了手中的茶盏,转头看着身侧的人,随后反问道:“李姑娘若不知道我是谁,今日怕也不会来。”

    他说着,不觉间叹了一口气后,便直起了身子继续言道:“怎么,如今我帮你赶走了你不喜欢的人,想要和在下撇开关系了?”

    “你知道我并不是那意思。”李妩满是着急的言道。

    “诶,可千万别紧张,你也不用解释。”说着男人不急不慢的给李妩倒了一杯茶水后继续言道:“如今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就够了。”

    说着男人端起杯子和李妩面前的杯子碰撞了一下,便开始喝杯中的热茶了,李妩看着眼前的人,闭上眼睛沉下了一口气,许久后再也不多问什么。其实她当初第一次见着人面的时候,便已经知道这人城府极深,而如今果不其然的一件事情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许久,她张开眼睛,看着身侧的人言道:“不知道你是谁也好,既然事情已经结束,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说完她已经站起了身。

    “只是这样姑娘就已经满足了吗?”见李妩站定了脚步,他继续言道:“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自己的妹妹什么样你自己不清楚吗?虽然今天是被你赶走了,可她却还是家中却还是掌心之宝呢。”

    说完男人喝了一口茶继续言道:“从那日在你家花园见到时我就说过的,你不暴露我的行踪,我就会帮你,我会一直帮你...”说着他转头看着傻傻站在那里的李妩继续言道:“只要你愿意,想要的一切,都是你的。”

    果不其然,她听不了这些东西,因为说实话正如这人说的,她很了解自己的妹妹。虽然从小李姮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看上去不争不抢可家中得到最多的就是她。

    所以她明白,只要一天不让父亲将她逐出家门,日后便又她回来独享一切的可能。她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弹,而后那男人便直接走了过来,又将李妩拉回到了座位上。

    见她不说话的,似乎已经有了主意,他便也是放心了。随后他笑道:“这就对了。”

    “合作总该讲一个尊重,你总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许久李妩看着身侧人问道。

    那人没有立刻说话,他只是看着李妩,随后想了想,似乎说与不说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不管是任何人,做这样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合作人的名字,最后都会去耳查的。

    但他怕的就是现在只要李妩有些动作,就会被人察觉。若是如此倒不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看着李妩无奈的笑了一声:“在下姓陈名鹤。”

    他继续言道:“如此,姑娘可算安心了。?

    李妩没有回答,可能是不想多言让眼前人一眼看穿自己,可她却不知当时她似乎忘记掩盖自己的眼神了。所以那一刻,陈鹤也算是知道眼前姑娘是有多好被利用了。

    他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可李妩却忽然主动开口言道:“那日你给了我一包东西,说只要这东西涂在李姮的糕点里面,她就会离开,但你却没告诉我那是一包毒药!”

    “可人现在也已经走了不是?”他直言道:“若在下消息没有错的话,听说那对夫妇还是一早就匆匆离开了。”

    “但如果吃下去的是李姮,她死了我怎么办!?”

    对,这一点来说的话,李妩还算聪明,因为李姮死了的话,那府中上下第一个染上怀疑便一定会是她。

    陈鹤没有说话,他握着自己手中的杯子,许久后才言道:“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没有了解过你这个妹妹的喜好,听说她从不食甜品。说她房中甜品就如一件摆设,三天换一次,换出来得到时候糕点还是原封不动的样子。既是如此,她又怎么可能吃的到毒?”

    “你怎么知道我们家的事情这么清楚?”李妩下意识的问道。

    但陈鹤并没有做答,他想了许久随后微微抬起头看着李妩笑了起来,他答道:“因为这世界上不可能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那你真的会帮我?”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从不骗人。”他应道。

    那一刻李妩是相信了,但许久之后她继续问道:“那...你又怎么知道,那婢女一定会去偷糕点吃?”

    他想着,眼神顿时间多了几分得意,随后言道:“那姑娘是你妹妹留在府中的眼线,平日最爱的就是一些小偷小摸的吃糕点,也知道整个府中只有李姮的糕点不会被动,所以你说她为什么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