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大雨过后天色青by大雨过后的我童慕公良小说阅读

    大雨过后天色青by大雨过后的我童慕公良小说阅读

  • 大米 2020-03-28 14:31
  • 大雨过后天色青by大雨过后的我童慕公良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简介

  • 连连赶考,连连落榜的童少爷一心求子,身怀有孕的童夫人却产下一女,名为童慕。失落间,又遇佳人,欲纳为妾,童慕母女又该何去何从!童夫人偶然收留的弃婴又是否可为童家带来新的生机?
  • 大雨过后天色青 第三十一章

    水月和莹儿离开花楼,一路上,水月心情沉重,气愤不已,如游魂般回到医馆。

    萤儿开口问道:“夫人,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水月这才回过神来,愤慨道:“若我会武功的话,我恨不得现在冲到那狗官的府邸,一剑杀了他!”

    “夫人,不可冲动,要从长计议,莫不如写封匿名举报信,送到县令的上一级,去告他?”莹儿说道。

    水月摇摇头,道:“那张锋说县令本准备打算烧毁清心村加医馆后,再疏通关系,推到医馆身上,只怕他做此事之前就已经打点好,官官相护,

    万一没有成功,反而惹祸上身,那就不好了!还是慢慢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好!”萤儿点点头道。

    “对了萤儿,我觉得要再派人盯着清心县令,看他能不能有些马脚破绽,我们好抓住,以后好对付他!”水月又补充道。

    “行!”萤儿赞同道。

    清心村已被烧毁,水月带着两个孩子,长时间待在医馆也是多有不便,这几年收的租金也有些积攒,而且童慕也到了要读书识字的年纪。

    为了给两个孩子更好的生长环境,水月思来想去,还是在西阳城中买了一处宅子,宅子在西阳城的南边,离以前的童府也比较远,且地处幽静。

    既然自己既已改名为水月,又是石大哥将自己从北湖捞出,自己是从水中重生,便将宅子的名字命名水宅,自己是一刻也未忘记石坎夫妇对自己的恩义,

    与那一段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仇恨,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一切都要以把清心村大火案的真相揭开,为石坎夫妇与清心村枉死的村民们,伸冤!

    水月搬到水宅后,也不喜人多,只雇了一个家丁看守宅院,两个婢女做饭洗衣服,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和一个奶娘,奶娘是为了照顾尔蓝。

    一切安排妥帖后,又是一年立春,在微寒的风中,水月又往院子中栽了几树梨花,花香洁白,又似回到了清心村时的光景。

    时光荏苒,但是细数过往的这些年来,水月却一直在失去身边重要的亲人,风扬起院子中的梨花,又是几番感叹与惆怅。

    正当水月看着梨花发呆时,莹儿来到府中,轻轻走近水月身旁问道:“夫人,最近可好!”

    水月回过神,转头看到是萤儿,也开心道:“还好,你呢?”

    “我也一切如旧!”莹儿回道。

    “对了,那件事,怎么样了!”水月低下头,小声问道。

    “县令府中的线人回报说,县令前几日收到来信,洛皇已派巡抚钦差来西阳城郡,考察各位官员的政绩作风,而清心村这些日子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或者会是钦差大人重点考察的地点,

    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萤儿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们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水月高兴道,语毕又有些顾虑道:“只是,不是这位钦差官品如何?若是跟那县令一丘之貉,那只怕又是难以翻身啊!”

    “夫人莫要担心,这我也让线人打听了,那线人说县令接到信后,有些惴惴不安,这几天在他的同僚中到处奔走,我猜想,若是跟他一丘之貉,那他断然不会如此不安!”

    莹儿一席话打消了水月的顾虑。

    “那就好,你这几日让线人继续跟进,其余的我来安排!这次,一定要那狗官就地伏法!”水月说道。

    莹儿也高兴道:“好的,夫人,我这几日再跟进,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恩!”水月看着莹儿的眼神坚定回道。

    清心村已在村民的自发下重建中,那么多被烧毁的房屋和人命,都在这重建的一砖一瓦中让人不能忘怀!

    半月后,有一白发白须,精神矍铄的老者,衣着朴素,来到了清心村。

    众村民皆在忙活,这焦土已被铲除,地面已恢复完整,再就是按照地皮分配,在重建着自家的房子。

    老者走到一年轻力壮的男子前搭话:“后生,你们这里是清心村吗?”

    后生听老者这问,回过头,有些犹豫道:“额,是的!”

    老者又问道:“我看着村子口怎么没挂名啊!是才改的吗?村子中怎么这么多人都在建房子,而有的房子又是这么新?你们村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后生有些防备道:“老人家,您是从哪里来啊?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唉,过去的惨痛,大家都不想再提起了!”

    老人家摸着胡须一笑,对着后生道:“我看你没多大吧,我是在这里出生的,老了,回来寻根的!”

    “哦,原来如此,唉,我实话跟你说吧,老人家,这村子啊,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情了...”后生看老人家如此好奇,又与村子渊源不浅,自家的爹娘都死在这场大火中,

    一被提起,心中的伤痛如滔滔江水般讲不完,索性今天有人想知道,后生就停下手上的工作,对着老人一股脑的从发生瘟病到大火烧村,

    再到公良问大夫捐款重建之事,全部和盘托出。

    老者听完面色有些阴沉,感叹道:“这个公良问大夫确实是的好人呐!”

    “那可不!若是没有他和另外几位大夫,我们只怕全村的人都死了,要不就被瘟病折磨而死,要不就被大火一起吞噬了!”后生也赞同道。

    “大火发生时,可有什么蹊跷之处吗?”老者又问。

    后生思索片刻,回道:“其实,我也觉得有些蹊跷,你别看我们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虽然不是太大,但是,面积也不小,每家每户不是并排而建的,

    且中间的院落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那晚的火势,未免确实有些太大了!当时我们染了瘟病的,都在医馆住着,具体的也不知道了,知道着火,我们满脑子就想着怎么灭火,

    火灭了以后,我们的病就有的治了,所以大家的注意点都在劫后余生上,没有太多的关注这些!”

    老者听后,也是摸了摸胡须,点了点头,又对后生问道:“那请问,公良问大夫的医馆在何方啊!”

    后生将手往后一指,道:“您看顺着前面那条路,走个一会,再左拐直走,那片竹林中就是公良问大夫的医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