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主角是童慕公良的小说-大雨过后天色青童慕在线阅读

    主角是童慕公良的小说-大雨过后天色青童慕在线阅读

  • 大米 2020-03-28 14:30
  • 主角是童慕公良的小说-大雨过后天色青童慕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简介

  • 连连赶考,连连落榜的童少爷一心求子,身怀有孕的童夫人却产下一女,名为童慕。失落间,又遇佳人,欲纳为妾,童慕母女又该何去何从!童夫人偶然收留的弃婴又是否可为童家带来新的生机?
  • 大雨过后天色青第三十章

    话语落,秀秀便出现在了门口边,秀丽的脸庞,在浓妆之下,显得十分妩媚,看着房中只有莹儿一人,想必就是她没错了。

    红唇勾笑,踏着碎步,若一阵风般的扑了过来,就在秀秀要躺在莹儿怀中时,莹儿一手拉住热情的秀秀,对着秀秀道:“美人儿,且慢!”

    秀秀定住眼睛,不解的望着莹儿道:“公子,怎么了!”

    莹儿略带歉意道:“其实,今日在下前来,是有一事,有求于姑娘!”

    秀秀眼睛一挑,问道:“哦?何事?”

    莹儿将头偏到秀秀耳边,在秀秀耳边一阵低语,过后又拿出几张银票,交于秀秀手中,秀秀这才笑了起来,对着莹儿道,既然公子的钱足够到位,秀秀又怎不帮这个忙呢!

    莹儿这才放下心来,起身,对着秀秀鞠躬道:“多谢姑娘!”

    正当此时,张锋也来到了花楼,在房间中喝了几杯酒水,已有些醉态,大喊道:“老鸨!秀秀人呢?怎么还不来,我都等她好久了!”

    老鸨站在张锋面前赔笑道:“这位大爷,真的不巧,秀秀她今天有约了!奴家再给您找个美人儿,保准您满意!”

    一听此言,张锋脸色一变,自己是秀秀的常客,老鸨也不是不知道,今天自己来了,却让秀秀侍候别人,觉得十分没面子,立即将手往桌子上一拍,吼道:“把她给我找来!”

    正在此时,秀秀已一脸娇笑的从门口走来,老鸨这才捏了一把冷汗,终是可以放下了,秀秀对着老鸨眨了眨眼,老鸨心领意会的退出门外,将门关上了!

    张锋看着秀秀过来了,眼睛立马色眯眯起来,拉住秀秀的手,将她往怀中一带,有些轻浮道:“秀秀,你怎么才来,可想死我了!你是不是有了新的相好?”

    秀秀红唇勾起,靠在张锋的怀中,撒娇道:“怎么会,妾身对张郎一往情深,张郎如此怀疑妾身,妾身真的是伤心透了!”

    张锋见秀秀如此说来,便放心了,眼见四周无人,马上有些猴急的伸手拔起秀秀的衣服,却被秀秀伸手阻拦了,张锋眼睛一瞪,有些怒道:“怎么了,你还不让我碰你!”

    秀秀眼神一转,语气哀怨道:“张郎这是什么话,你我好几天不见,你也没说想人家,就只想着床笫之事,真伤了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张锋听见秀秀的话,马上没了怒气,对着秀秀柔声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秀秀这才从张锋怀中而出,靠在他的肩膀上,拿起桌上的酒壶,给他倒着酒,递到他的嘴边。

    张锋色眯眯的看着秀秀,一口饮下秀秀喂的酒,一脸满足。

    秀秀又趴在张锋肩头,对着张锋道:“妾身,妾身有个事想问你!”

    张锋豪爽道:“问呗,这有什么难的!”

    秀秀眼神略带伤感道:“妾身有个远房表姐,她的亲人,住在清心村...”

    没等秀秀说完,张锋脸色一变,着急道:“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我前些日子虽然在那里当差,但是,我不清楚,别问我!”

    秀秀又倒在张锋怀中,捶打着张锋的肩膀,哀怨道:“你这样对妾身,算了,算了,就当我白付出一片真心了吧!”

    张锋又连忙哄着秀秀道:“你问吧!你问吧!别生气了!”

    “这还差不多,我就是好心帮他问问而已,又没有别的意思,我在这花楼之中,一直被人看不起,好不容易有个时候,让别人有求于我,你又是县令大人的心腹,

    我能不在他们面前帮忙,顺便显摆一番吗?跟着你,到底有什么意思!”秀秀又娇嗔道。

    “好,好,你问吧!我错了!”张锋又柔声劝道。

    秀秀这才满意,开口问道:“我也就直问了,这场大火到底怎么回事啊!真的是意外失火,而导致整个村子被烧毁吗?我的表姐整日在家哭啼,你跟我说说,我也委婉的劝劝她,

    不会说出去的!你还不放心我?”

    张锋沉思片刻,叹了口气道:“我只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这场火,是县令下令放的!”

    “什么?”秀秀惊讶道。

    张锋连忙捂住她的嘴,小声道:“瘟病肆虐已有一个月了,大夫也没有配制出可以治疗的药方,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传染更多的人,县令只怕官位不保,那日叫我们放了火,便偷偷离开了,

    本想赖给那帮大夫,说他们救治不了病人,便烧毁村落,到时候连医馆都烧了,死无对证,瘟病也解除了,县令再疏通疏通关系,事情也就解决了!但是,谁知当晚会突降大雨,

    而且医馆没有被烧毁,正好他们又配制出救人的药方,这下,功过相抵,县令大人也就放心了!”

    听见县令如此残忍做法,秀秀也有些愤慨道:“真的假的?县令大人也太狠毒了!”

    张锋却不以为然道:“我还能骗你吗?唉,那我们也管不了了,你可别到处乱说啊!”

    秀秀收起愤慨,柔情蜜语道:“那是当然了!你对我不掺假,妾身自然也是对你真心了!怎会乱说!”

    张锋心猿意马的抱起秀秀,往床边走去,开心道:“那你今晚,可要好好伺候我!”

    秀秀更是娇媚的拉长调调,对着张锋道:“你这死鬼!讨厌的很!”

    张锋将秀秀丢到床上,放下床幔,房间内只剩下张锋与秀秀两人的迷离声...

    莹儿与水月早在门外将两人的对话,一句不落的听在耳中,水月猩红着眼,为了不让自己冲动出声,不觉间将自己的手,掐的青紫,离开门外,一手拍向花楼的栏杆上,

    气愤难平道:“这狗官!村子里几十户人家,几十条人命,就这样毁在他的手中,他还算什么父母官!”

    莹儿虽也气,但环顾左右,这里实在不是讨论此事的地方,水月刚刚的怒吼,已经引起了过往的人的注意,只得先拉着水月,劝说道:“夫人,此地不宜久留,

    我们还是回去再商量这件事吧!”

    水月也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强忍下怒气,点点头,随着莹儿一起离开了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