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大雨过后天色青童慕公良小说阅读-大雨过后天色青章节目录

    大雨过后天色青童慕公良小说阅读-大雨过后天色青章节目录

  • 大米 2020-03-28 14:30
  • 大雨过后天色青童慕公良小说阅读-大雨过后天色青章节目录
  • 点击阅读
  • 《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简介

  • 连连赶考,连连落榜的童少爷一心求子,身怀有孕的童夫人却产下一女,名为童慕。失落间,又遇佳人,欲纳为妾,童慕母女又该何去何从!童夫人偶然收留的弃婴又是否可为童家带来新的生机?
  • 大雨过后天色青第二十九章

    水月和莹儿一路飞奔到客栈,水月急匆匆地打开房间门。

    幸好——

    童慕和石坎夫妇的孩子,没事!

    两个孩子正躺在床上玩闹着,无忧无虑的嬉戏,若银铃般的笑声,让人似乎能暂别忧伤,忘记痛苦。

    孩子们没事就好!

    童慕看到娘亲回来了,奶声奶气高兴道:“娘,娘,你回来啦!”

    石坎夫妇的孩子也转头头来,听见童慕的呼喊,只要一岁半的她,也含糊不清的跟着喊道:“娘...”

    听见石坎夫妇孩子的奶里奶气的喊声,又用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她,水月心里千滋百味,一把抱起又在床上打起滚儿的她,道:“孩子!”

    莹儿也抱起床上的童慕,对着水月道:“夫人,你一个人怎么带的了两个孩子,莫不然将石坎大哥的孩子,交给我,我帮忙带着,瘟病已经得到解除,

    医馆也会闲下来,我正好可以带孩子!”

    水月摇摇头,将怀中的孩子又抱紧了些,道:“石大哥与石夫人三番几次救我性命,更是对我恩重如山,我曾答应他们,若是再也见不到他们,我会将这孩子当做亲生孩子

    来对待,我要将她和童慕一起带在身边,一起抚养长大!石坎大哥和石夫人还说没来的及给孩子取个名字,我想,先给孩子取个名字!叫石什么好呢!”

    “夫人,我那年出嫁时,石夫人来帮我梳妆,她曾说过,石大哥以前好似是江湖剑客,后来遇到她两人才,隐姓埋名,退隐江湖,或许石姓不是石大哥本姓。而且,你当时带着这孩子,

    从官兵眼下逃脱,你又收留了这孩子,最好先不用石姓,先避个几年再说!等她长大了,再告诉她这些事情也不迟!”莹儿说道。

    听莹儿的话,水月也觉得有理,思索片刻道:“石大哥夫妇在我心中是救命恩人,更是豪杰,他们肯定希望这孩子是更优秀的,所以,我想莫不然叫这孩子尔蓝吧!这孩子若是,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想石坎夫妇的在天之灵,也会有些许安慰吧!”

    莹儿也点点头,赞同道:“既然夫人你收留了她,你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那就先跟你姓,叫宣尔蓝?”

    水月摇摇头,道:“我也是隐姓埋名的人了,索性就跟童慕一样,就叫童尔蓝吧!她和童慕,在我心里一样重要!”

    清心村被烧毁后,幸存的村民,服下公良问和其他几名医者共同配出来的药方,过了半月左右,已经药到病除,全部恢复!

    朝廷知道此事,重重嘉奖了公良问与其他几名医者,赏以重金。

    眼看着村民好了以后,无处可去,公良问将自己所得的嘉奖,拿了出来,捐助给村子里的村们重建家园,莹儿也夫唱妇随,全力支持!

    水月知道此事,对公良问和莹儿也是敬佩无比,自己也出资一些,为村民渡过难关。

    而清心县令上报朝廷时,说此场大火,乃是天干物燥,意外之灾,又因瘟病解除,朝廷也就功过相抵,不与清心县令计较。

    这可气坏了水月与莹儿,想要带着村民们为枉死的亲人伸冤,查清事情真相,以慰其在天之灵。

    但是村民们刚从生死线上挣扎回来,又有人资助重建家园,只说想好好活着,不愿再去追究过往,也不愿再去想那场让自己痛苦的大火!

    无奈,萤儿和水月想着,现在就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来还以真相了!绝不让石坎夫妇枉死,若没有这场大火,他们仍然可以继续欢笑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让她们怎么不恨!

    大仇未报前,水月带着童慕和尔蓝,又暂住到了公良问的医馆中,不忙的时候,公良问和药童也会帮忙带着孩子,看着两个奶里奶气,精雕玉琢的小娃娃,公良问也是满脸慈爱!

    萤儿则是和水月暗中继续查找清心村大火的真相。

    当时,官兵驻守在清心村,又经常有官兵带来村子中的病患,且莹儿当时是负责接收病患的,所以,莹儿对当时当差的官兵,有些熟悉,两人决定从此处下手!

    多方打听,萤儿终于打听到,那晚本该是他在清心村当值的一位官兵,名叫张锋。

    莹儿摸清他的住址,水月又花钱派人打听他的嗜好与弱处,想要捏住他的短处,让他好能乖乖听话!

    线人打听到张锋此人最大的嗜好就是逛花楼,且在花楼里有一位老相好,名叫秀秀,隔三差五的就要去找她温存。

    这就好办了,莹儿一身男装打扮,来到花楼。

    老鸨四十有几,脸涂白脂粉,嘴画红唇,更是一身花哨的花衣,看过无数欢客的精明双眼,在莹儿身上一扫。

    莹儿今日一身锦袍,腰间镶玉,身着不凡,想必是个有钱的主,手中的香帕对着莹儿一甩,捏着嗓子道:“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倒是第一次来呀!”

    莹儿被这香帕熏的有些想打喷嚏,想来是自己要办正事的,粗着嗓子道:“是的,还请妈妈为我寻个美人儿来!”

    说完,将怀中的一锭银子放到了老鸨手中。

    老鸨见到萤儿出手不凡,立刻笑开了眼,连忙拉扯着萤儿,到了一间雅致的房间,软语般的让莹儿坐下,道:“公子稍等,奴家定帮你找个美艳销魂的姑娘,保准你呀!

    下次还想来!”

    莹儿毕竟是个女子,这风月之地,她还是第一次来,听到老鸨如此露骨的话,有些不好意思道:“劳烦妈妈了,只是,其实我,我想找秀秀姑娘,听说她是个美人儿!”

    老鸨一听说莹儿要找秀秀,笑道:“原来公子已有中意的人儿了,这有何难,正好她现在没有客人,我马上把她叫来!”

    莹儿感谢道:“劳烦妈妈了!”

    老鸨笑着对莹儿抛了个媚眼,便扭着腰身,出了门。

    莹儿一时有些,尴尬...

    不一会儿,门口处,便传来了莺莺软语,娇笑道:“是哪位公子要点名见秀秀,秀秀今日可要好好侍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