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童慕公良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在线阅读

    童慕公良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在线阅读

  • 大米 2020-03-28 14:29
  • 童慕公良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大雨过后天色青》小说简介

  • 连连赶考,连连落榜的童少爷一心求子,身怀有孕的童夫人却产下一女,名为童慕。失落间,又遇佳人,欲纳为妾,童慕母女又该何去何从!童夫人偶然收留的弃婴又是否可为童家带来新的生机?
  • 大雨过后天色青第二十八章

    水月不顾一切的冲开城关的官兵,冲破阻碍,双脚麻木,不知疲倦的奔跑着,终于跑到医馆附近,远远看见完整无缺的医馆时,水月才放下一半心。

    没有心情停顿,水月继续奔跑着,在焦虑不安中,跑到了已变成一片废墟,焦黑的清心村,水月意识一顿,脚步一停,整个人失去重心直直得、狠狠地摔倒在地。

    看着眼前的景象,烧焦的浓雾刺入鼻腔,巨大的悲伤将水月笼罩,惊恐,悲惧,心似被万根针同时刺入般,痛到窒息。

    追来的官兵押起若丧魂般的水月,利剑放置在她脖子上,分辨不出曾经家的方向,她只感觉到刺骨的冰凉...

    官兵的追赶声,从医馆呼啸而过,莹儿现在格外敏感,想要出门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走到门外,远远的看着几个官兵押着一个女子,再细细看去,这背影...

    好像是夫人!水月夫人!

    莹儿不想放过一丝希望,立马拔腿跑去,对着官兵大喊道:“放开她!”

    官兵疑惑的抬起头,看见一个女子疯跑而来,其中一个官兵似乎认出了莹儿,道:“这位好像是医馆公良大夫的夫人!”

    被官兵押着的水月眼神涣散,耳朵听不进任何言语,脑海中只充斥着石坎夫妇的音容相貌,在心里一遍一遍得自责着自己!

    官兵的停顿中,莹儿疯跑而来,看见水月的面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喜万分,一把抱住水月,激动若狂道:“夫人,夫人,太好了,你还活着,你没事,你没事就好!”

    被莹儿这么一抱,水月才渐渐回过神,艰难的抬起眼皮,看向莹儿的眼睛已经有些模糊,脑子若发懵般晕眩,微微张开沾染焦土的嘴唇,喃喃道:“莹儿...”

    说完,仿若坠入地狱般,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萤儿把水月带回医馆照顾,虽然不知道这些日子,水月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如何脱险的,但是,看着水月憔悴的面庞,萤儿更是自责。

    瘟病患者在喝下药方后,都有好转,公良问和其余几位医者大夫,也是放下心来。

    萤儿守在水月的床前,寸步不离,拉住水月的手,一脸苍白的看着水月。

    “水月夫人身体本就虚弱,把了她的脉象,应该是伤心惊厥,好好休息,就能醒来,你别太担心了!”公良问走到莹儿身边,抚着莹儿的肩膀,安慰道。

    莹儿脸颊滴落一滴泪珠,背对着公良问摇摇头,哽咽道:“都怪我,没能好好保护他们!”

    公良问刚想再开口安慰莹儿,水月的睫毛微颤,指尖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莹儿激动道:“夫人,你醒了!”

    听到莹儿的声音,水月转过头,双眼看向莹儿,满眼悲伤,艰难开口询问道:“石坎大哥,和石夫人,他们,他们真的不在了吗?”

    听到水月的问话,萤儿呼吸一滞,心里又翻涌出悲凉,一字一句的,若重石敲击在心里,回答道:“昨夜大火,村内,无一生还。”

    水月瞳孔一缩,捏紧被子,痛苦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好好的怎么会突发大火呢?”

    “夫人,说实话,我也觉得有些太过蹊跷,不过,你是怎么幸免于难的?”莹儿心里虽然痛苦,但更想知道水月会不会知道些内情,昨夜她又是怎么逃脱的呢?

    水月冷呼了一口,沉重道:“封村那日,石坎大哥因去西阳城时,遇到了一众官兵衙役,似乎往清心村而来,他立即想到事情不简单,从小路跑回村子,先到我家通知了我,

    让我赶紧跑,我听了他的话,快速简单的收拾好。我们本约定在村尾的大树下见,我收拾好,跑到大树前等待石坎大哥和石夫人。但是,左等右等,他们就是没来,我不放心,

    跑他家看,石夫人在收拾东西的慌乱中摔倒了,所以,耽误了,我就抱着他们的孩子,石坎抱着石夫人,我们刚出院子门,就发现官兵衙役已经到了,正在查每家每户的人数,

    我们又从后门逃跑,结果在快跑出村子时,但是官兵穷追不舍,就当我们快被追上时,石坎夫妇为了让我能逃跑,不然,可能大家都跑不了,舍身为我掩护,我这才逃脱出来。”

    莹儿听到水月的话,为石坎夫妇的大义而感动不已,又为水月的逃出而庆幸。

    “后来,我带着童慕和石坎大哥的孩子,混到西阳城中,一边照顾着孩子,一边打探着他们的消息,我还想能用什么方法可以将他们救出时,今早,我从客栈出来,

    听见别人说清心村突发大火,我这才连忙赶来,我还以为你也,你也,幸好你们没事!”水月看着萤儿,继续道。

    莹儿一把抱住水月,自责道:“夫人,幸好你没事,都怪萤儿,都怪莹儿没有好好照顾你们,让你受苦了,石坎夫妇和村子里的人无辜丧命!”

    看着莹儿与水月这番生死离别后的重遇,公良问悄悄退出门外,让她们独自叙说着彼此的心里话。

    水月摇摇头,对着萤儿道:“也不能怪你,听说,医馆也被禁足,你也离不开这个地方,你刚刚说昨夜有些蹊跷是怎么回事?”

    莹儿这才收起眼泪,对着水月分析道:“封村的时候,官兵一直在村子四周把守,但是,昨夜我们救火时,四周却没有看到一个官兵,这让我觉得甚是蹊跷,幸好昨夜后来下了大雨,

    火才彻底熄灭。不然,只怕这火势都要燃到医馆来!火被完全熄灭后,县令才带着一众官兵衙役来到此处,做了些表面工夫后,又走了!”

    “什么?竟然还有这回事!”水月惊讶道。

    莹儿点点头道:“不过,这些事情,我除了你,没有跟任何人说!现在一下子也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所以...”

    水月脸上愁容惨淡,陷入沉思...

    莹儿忽然眼睛一亮,对着水月道:“夫人,那童慕和石大哥的孩子呢?现在在何处啊!”

    被莹儿这么一问,水月这才回过神,急忙回道:“还在客栈!我得先回去看看两个孩子了!”

    “我陪你一起去!”莹儿连忙说道。

    “好!”水月拉着莹儿,两人连忙往客栈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