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夏殇吟生by一壶醪酒裴方申屠衍小说阅读

    夏殇吟生by一壶醪酒裴方申屠衍小说阅读

  • 大米 2020-03-28 15:01
  • 夏殇吟生by一壶醪酒裴方申屠衍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夏殇吟生》小说简介

  • 父亲盼他不复相见。爱他的人不得好死,他爱的人却为了皇位利用他。好啊,你们那么想得到我,我便要看你们如何争夺
  • 夏殇吟生第十一章

    车外回话的是申屠衍从小的侍卫裴方。

    裴方从小于申屠衍一起长大,身手自是不用说的,在北羽国他排第一,无人能排第二。

    “去吧。”

    裴方走上前去,发现是一妇女在和卖菜的摊主吵架,两人在街上吵了起来,那那妇人吵不过便躺在街上,吵嚷着说卖菜的商贩打她,叫大家评理。

    “哎呀,杀人啦,大家评评理啊。”那女子身着布衣,看着面容倒是凑合,可现在却一副泼样,躺在地上,叫苦连天。

    一边的看热闹的人都对着那个商贩指指点点。

    “哎,我可没怎么她,是她挑我的菜,把我的白菜拔的就剩下芯了,非要就买那点芯,你们说,我不卖她有错吗?”

    摊主看着就是个老实的,看热闹的人又都将话语转向了那个躺在地上的。

    申屠衍听着街上的人乱七八糟的叫嚷,显得有些不耐烦。突然,他感到了一丝不寻常。

    “裴…方…”

    车厢内有一丝腥苦的味道,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动不了了,他想叫裴方,但是出不了声音,想起身,却无能为力,没想到在闹市中,居然有人暗算他。

    是谁?

    裴方正在与那泼妇理论,突然看见马车旁边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他大喊一声,那人便快速的跑走了,裴方没有看清楚人的面貌,那人就消失不见了。

    “王爷。”

    裴方赶快靠近马车,闻到了腥苦的味道。

    不好,有毒。

    裴方捂住口鼻,掀起帘子,就看见申屠衍已经昏了过去。

    “王爷,王爷,您怎么样了?”他赶紧探了探鼻息,还有呼吸,他赶紧驾车,也不管前面吵架的和看热闹的那些人,驾车冲了过去。

    那些人看裴方这样,赶紧一窝蜂了散了。

    裴方赶着回王府,但是街上的人群太多,于是走了小路,突然拐角处,有一个人趴在地上,阻止了马车前进的路。

    这个人正是尹夏。尹夏在牢中被严加拷打,浑身是伤,皇帝死后,那些锦衣卫便想着把他扔出去喂狗,在送去的路上,尹夏身体里的力量爆发,挣脱镣铐跑了。

    一路上被追赶,他只好躲起来,可是因为上次力量的爆发,导致他更加虚弱,在街头与乞丐一起乞讨也是被欺负,今日更是因为一口馒头,被街上的乞丐打的半死,丢在了这小路上。

    裴方看着前面挡路的人,本来是想着踢开算了,可是他看到尹夏的脸时,吃了一惊,于是把尹夏丢在了马车上,带回了靖王府。

    尹夏被裴方这么一丢,头磕到了车框上,嗯哼了一声便再没有动静了。

    靖王府内

    裴方请来了城中最好的大夫曾文。榻上的申屠衍静静的躺着,任由曾文为他诊脉。

    曾文看了看申屠衍的脸色,翻了翻他的眼皮,又诊了脉,脸色突然大变,收回了他的手。

    “鄙人不才啊,王爷中的是软骨散。这毒味道腥苦,中毒之人,意识尚在,可是却不能说话也不能动。而且,这毒是由毒虫,毒花,毒草加上一味药引制成,若是不知是哪些东西制的毒,我也不能对症下药啊。”

    曾文年近五十,是这城中最好的医师,年轻时游历四方,在这城中更是有神医之名,若是他都这么说,那这毒却是十分棘手了。

    裴方听到曾文这么说,赶紧又问道:“那我家王爷的性命岂不是堪忧?”

    “那倒请放心,这毒不会要人性命。想来,下毒之人并不是想真的取王爷的性命,而且想要让王爷病上一阵子。”曾文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到。

    裴方听到这话,心中便有数了。

    这朝堂之上,还有谁有这个能力这个胆子来对付他家王爷呢。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曾大夫,府内还有一人需要您帮忙看看,您这边请。”

    裴方想起了路上捡到的那个少年,这曾文不能解毒,但没准那个人可以。

    曾文来到另一间偏房,榻上躺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看这少年,也就八九岁的样子,因为饿了好几天,显得更加瘦小,两颊凹陷了下去。若是再胖一点,看着也是个富贵人家都公子了。

    尹夏看见有人进来,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裴方和曾文。

    尹夏刚被带回来时,浑身脏兮兮的,于是裴方就让下人给他擦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刚看见时尹夏身上的伤很严重,这会儿再来看时,竟然好了许多,裴方看着,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寻常。

    曾文看了看尹夏身上的伤,也有些好奇,身上十几处伤痕,严重的都看到骨头了,可即便如此,这少年也不喊不叫,倒也够坚强。

    尹夏看着这两个人,心里疑惑不解。

    我这是在哪啊?我这是怎么了,身上这么多伤口?

    曾文给尹夏开了两副药,嘱咐多休息就走了。裴方送曾文走后,又来到了尹夏房里。

    “你是谁?”尹夏慢慢坐了起来,看着屋里一脸冷漠的裴方。

    裴方看着尹夏,问道:“我是救你的人,你又是谁?”

    “我是大夫,我叫尹夏。我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来的?”尹夏有些疑惑,自己不是在山上采药吗?怎么会弄了一身伤,又怎么会被眼前这人给救了。

    裴方看尹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拉着他往申屠衍的房间走去。

    尹夏到底是刚醒过来,身上又有伤,被裴方这么拽着走,有些体力不支,跟不上裴方的脚步。

    “你,你走慢些,你要带我去哪啊?”

    裴方觉得尹夏走的太慢,于是抱着尹夏快步走到了申屠衍的屋中。

    申屠衍中毒之后,昏昏沉沉,但是依然还是有意识的,他能听到曾文与裴方说的话,他也明白,是谁对自己下的毒。

    岑楚那个老狐狸,看自己犹如眼中钉,肉中刺,这次自己中毒,定是他捣的鬼。自己在朝中拥护者不少,不能直接杀了自己,所以下毒,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突然房门被人打开了,申屠衍警惕起来。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