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言> 夏殇吟生裴方申屠衍小说阅读-夏殇吟生章节目录

    夏殇吟生裴方申屠衍小说阅读-夏殇吟生章节目录

  • 大米 2020-03-28 15:00
  • 夏殇吟生裴方申屠衍小说阅读-夏殇吟生章节目录
  • 点击阅读
  • 《夏殇吟生》小说简介

  • 父亲盼他不复相见。爱他的人不得好死,他爱的人却为了皇位利用他。好啊,你们那么想得到我,我便要看你们如何争夺
  • 夏殇吟生 第九章

    北羽国皇宫内

    申屠衍看着榻上奄奄一息的皇帝。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许的可怜,可是更多的是憎恶,就是这个榻上的男人,他的好皇兄。

    申屠衍曾经天真的以为,皇兄待自己是最好的。他以为那样开心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可是他的皇兄却在长大后杀了他的母亲,害死他的弟弟,只为了坐上这个皇位。若不是自己当时外出,那么自己也会是他的手下亡魂。

    想到这,申屠衍的心中升起了恨意,眼神中透露着杀气。榻上的人似乎是感觉到了来着申屠衍的注视,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阿衍…是你吗?”

    听到皇帝这么叫自己,申屠衍的眼中有一丝恍惚,好像他们都不曾长大,还是宫中当年的少年,小的时候他们经常一起玩的,在御花园里,他们一起放风筝,捉弄宫女。那个时候,皇兄总是会喊自己阿衍。

    “阿衍,你看,她们又上当了。”少年的脸上没有那些算计,也不曾背负什么,只是笑嘻嘻的在同身后的小孩子讲话。

    那个时候他身后的少年,是那么的崇拜他,以至于在发现了他的背叛时,是那么的憎恶,无比的恶心。

    他们都长大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申屠衍慢慢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挣开时,他的眼睛里,看不见任何感情的波动。

    “皇兄,你醒了。”

    皇帝的眼神浑浊不堪,还未到三十岁,却已经缠绵病榻好多年了,天生的咳病,耗光了他的心血,耗空了他的身子,如今只剩下了皮包骨头。他知道,他大限以至,他也知道,今天他的皇弟来宫中是为何。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这口气,我拖着,就是为了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可以跟你说说话。”

    “皇兄你不必如此,这里没有外人,你安心的去吧。”

    “阿衍,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害死你的母亲和弟弟,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你弟弟当时杀了人,父皇要杀他,你母亲求情不行上吊自尽。你弟弟杀的是丞相的儿子,父皇又如何能偏袒他。”

    “你到如今了,还不知悔改,还说这样的话,我弟弟为何会杀丞相的儿子,若不是你设计陷害,他怎会如此,你以为你当年做的卑鄙勾当我不知道?我母后自尽,又是因为谁在冷嘲热讽,添油加醋。”

    “阿衍,我知道,你恨我,可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是,你太想坐上这个皇位了,你没有办法,你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一步步踏着别人的尸骨,坐上了这个你日日夜夜的位置。可是你坐上了又如何,你的身子骨每况愈下,你的儿子是个胸无点墨,不辨是非的。你以为他能坐稳这个位置?”

    皇帝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已经不能改变自己杀了他母亲的事实,只好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到

    “你母亲的骨灰…在我的手里…我把它放到了…一个你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地方……”

    皇帝不停的咳嗽着,好像这口气马上就要咽下了一般。

    “你说什么,你把我母亲的骨灰放到哪里去了?”申屠衍眼睛血红,不顾什么皇家礼仪,长幼尊卑,揪着皇帝的衣领,大声问道。

    “朕…朕大限将至…可朕还有未完成的事情…咳咳……若是朕死了…你永远也别想…找到…你母亲的…骨灰…”

    皇帝的脸因为剧烈的咳嗽,憋的通红,被申屠衍揪住衣领更加让他透不过气来。

    看着奄奄一息的皇帝,申屠衍恨不得他亲手掐死他。

    该死的,都要死了,还威胁我。

    但是母亲的骨灰还在他手中,无奈申屠衍松了手,叫了太医进来,太医看着皇帝的样子,也知道,大限将至,自己无可奈何。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把他治好,要是治不好,那你也就不用活着了。听明白了吗!”

    太医听到这话,本来抖的身体,更加抖的厉害,这该如何是好。

    太医施了针,皇帝慢慢平静了下来,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尚有一丝气息。

    “王爷,臣只能保皇上的一息,可若是想醒来,臣怕是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你那也就没什么用了。”申屠衍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

    阴沉的气氛让太医不禁想到了先皇。

    想想自己的“好”侄子已经出发十日了,这仙人应该也快请来了。

    太医虽无用,但是还是需要的,想到这里

    “行了,你就在这日夜守着他,太子再也三五日就可带着归墟仙人回来,若是在太子回来之前,皇上驾崩了,那你一家老小,便要给皇上陪葬。明白吗?”

    太医伏在地方,只能称了一句

    “诺。”

    三日后

    申屠甫带着尹夏一到宫门,便让人把尹夏带下去休息,自己去找了申屠衍。

    自从父皇病重,皇叔便住在了宫中,说是为了能随时伺候父皇,实则是为了监视皇叔,怕他趁机谋反。

    皇叔又如何不知,自己又怎会不明白,皇叔此刻是不待见他的,可是,他就是想见一见他。

    “皇叔。”

    申屠衍正在下棋,见到申屠甫有些意外,皇帝病重,他回了宫不先去看他父皇,跑来他这里干什么。

    “皇叔,对不起。”

    申屠衍挑了下眉毛,他这侄子,是有和意?

    “哦?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呢?”

    “我知道,父皇他叫你来宫中是为了监视你,怕你谋反。”

    申屠衍的脸色有些凝重,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

    这小侄子,看来长大了啊,不是以前只会追着自己要抱抱的小孩子了。

    若不是那该死的皇帝用他母亲的骨灰威胁他,他早就送他去见先皇了。

    申屠衍正了正衣服,站起身来,摸了摸申屠甫的头

    “你去见你父皇了吗?”

    申屠甫看着眼前的皇叔,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侄儿…”

    “太子不可,您是皇子,不可自降身份。”申屠衍打断了申屠甫的话。

    “皇叔…”

    申屠甫明白,自他当了太子后,皇叔便对自己敬而远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