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大佬的作精小娇妻by鱼小桐裴溪顾南爵小说阅读

    大佬的作精小娇妻by鱼小桐裴溪顾南爵小说阅读

  • 大哥欢迎你 2020-03-28 16:59
  • 大佬的作精小娇妻by鱼小桐裴溪顾南爵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大佬的作精小娇妻》小说简介

  • 当裴溪如愿做了顾南爵的妻子,她的父亲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们便开始了朝夕相处的生活。可顾南爵不愿爱上裴溪,也不愿接受她的爱,面对那些极端的行为,他在隐忍三年后提出离婚。可裴溪意外坠下楼,她也失去所有记忆,无奈顾南爵只得再次将她留在身边,而他也渐渐沦陷
  • 大佬的作精小娇妻第1章 离婚!

    “裴溪,我们离婚吧,”低沉暗磁的声音透着冷漠。

    裴溪听了他的话,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她抬头望着对面的男人,男人有着深邃立体的完美五官。

    五官之上,眉似浓墨晕染而成,一双黝深的瞳眸,又黑又深沉,似有巨大的黑磁石隐于其中,让人看一眼便甘愿沉迷于其中。

    裴溪第一眼看到他,便疯狂的喜欢上他了,更不要说这男人除了完美的容貌外,还有着最显赫的家世。

    身为顾氏掌权人,他举手投足自带一股上位者的强势,哪怕此刻他淡定的坐着,那从骨子里显露出来的高贵冷艳,也能自成一幅画。

    可他却又比画作更加的震慑人心,不怒而威的淡然神容,让人看一眼便知道此人不可小觑。

    裴溪望着这样出众的他,想到他要离婚的事情,忍不住心如刀绞。

    “顾南爵,不要离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不打你的电话,不找那些女人的麻烦,也不派人跟踪你,更不查你的手机,总之以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保证再也不骚扰你,只要你不离婚。”

    低到尘埃的姿态,并没有挽回男人的心,顾南爵眉眼冷峻的望着她,如冰似的声音响起。

    “裴溪,三年前我们结婚时,我就和你说过,你挟恩图报非要嫁给我,除了能得到顾太太的名份,什么都不会得到,可是你明显的没把我的话当真。”

    “自从我们领证后,你就开始自以为是的执行起顾太太的权利,每天打电话查岗,晚上我要是不回来,你能一连打二三十个电话,但凡有女人和我走近点,你就以为人家和我有关系,百般的找人家的麻烦。”

    “每次我警告过你之后,你安份没几天,就又按捺不住的故伎重施,到最后甚至雇私家侦探跟踪我,偷偷调我的电话清单,甚至于还跑到我们秘书室去收买秘书。”

    顾南爵想到这些,脸色阴沉下来,一双星月般潋滟的瞳眸不自觉泛起冷澈骨的寒意。

    若不是看在裴溪父亲救了他一次的份上,他早把这女人大卸八块给卸了。

    他顾南爵因为这个女人,脸都丢干净了。

    现在帝都上流社会的人说起他的这些事,全都是看笑话的嘴脸。

    所以他再也没办法忍耐这个女人了,就算她父亲救了他也一样。

    顾南爵想着起身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冷漠的说道:“明天我会让律师给你送离婚协议,放心,就算离婚,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顾南爵说完转身走了,后面裴溪整张脸失去了血色,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只是太爱顾南爵了,可他偏偏半点不回应她,所以她才会在极度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做出那些事的。

    难道喜欢一个人错了?她喜欢他是错,她嫁他也错?

    可想到他离婚的事,她还是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撕裂了似的疼痛。

    裴溪哭着冲了出去,一路追上顾南爵:“顾南爵,我不要离婚,求求你别离婚好吗?我改,我都改。”

    顾南爵根本不想再理会她,也不想多看她一眼,眼见着裴溪扯住他的衣袖不放,他的脸上闪过厌恶,用力的扯自己的衣袖,不想和这个女人再有半点的纠缠。

    只是他忘了他们两个人此时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所以他这样大力一扯,裴溪手下陡的落空,身子一时没了支撑,摇晃了两下,站立不稳的往后面的楼梯倒去。

    顾南爵半点拉住她的意思都没有,他只是眉眼冷戾的望着往后倒的女人。

    裴溪像一个球似的往楼下滚去。

    楼上顾南爵不动如山,冷冷的望着楼下,楼梯下面裴溪闭着眼睛仰躺在地上,好半天一动不动。

    本来顾南爵以为她是故意假装的,所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看她装到什么时候。

    可很快裴溪的脑袋下面流出大片的血迹出来。

    顾南爵才反应过来裴溪这是真的受了伤,他终于动了,大步往楼下走去,虽然憎恨裴溪所做的种种,但他真没有要裴溪死的想法。

    顾南爵走到楼下抱起裴溪往外走,把裴溪送往裴氏旗下最近的医院。

    医院负责人鲁院长早接到消息,带人守候在院门前,等到顾南爵的豪车一到,他们便迎了过来,顾南爵把裴溪放进急救推车,陪着她一起往里走去。

    裴溪很快被推进检查室去检查并治疗。

    顾南爵本来想回公司处理事情,但想到裴溪的情况,倒底没有走,虽然讨厌裴溪,但裴溪父亲救了他是事实,所以他不至于绝情到把人扔在医院,最起码得看到她没事。

    手术室的灯熄了,裴溪被推了出来。

    “她怎么样?”

    负责替裴溪缝后脑勺的鲁院长恭敬的说道:“顾总不要担心,少夫人有些轻微的脑震荡,脑部失了一些血,其他的并无大碍,醒过来后好好养养就行了。”

    顾南爵听了点了一下头道:“送去贵宾房吧。”

    “是,顾总。”

    护士把裴溪推往贵宾房,经过顾南爵身边时,护士忍不住拿眼小心的偷瞄顾南爵。

    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南爵,长得真的好好看啊,比那些大明星还要俊帅,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贵族气质,仿佛从骨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Mr周刊上说,他是遗落世间的最后一位贵族,骨子里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这样矜贵非凡的男人,偏偏还能力非凡,接掌顾氏后,短短几年的时间,便叫顾氏更上一层楼,这样集财貌权势于一身的男人,自然是女人梦魅以求的男人。

    可惜这样出色天之骄子般的男人,竟然娶了裴溪那个蛮不讲理的骄横女为妻,顾总真是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