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自是伊人不皖尘小说-夏伊人张青小说最新章节抢先阅读

    自是伊人不皖尘小说-夏伊人张青小说最新章节抢先阅读

  • 大米 2020-04-23 10:39
  • 自是伊人不皖尘小说-夏伊人张青小说最新章节抢先阅读
  • 点击阅读
  • 《自是伊人不皖尘》小说简介

  • 她只要一撒谎,就会肌肉紧张、满脸通红。16年后,如愿进入M城生活,由于自己的毛病,职场生活不如意,她又该何去何从,能否找到狠心的母亲?
  • 自是伊人不皖尘第十六章

    夏伊人看着镜子,然后抬头看了看镜子上的补光灯,对一旁的柳琉说:“琉!我觉得这个灯要是有点暖色调会不会好点?”

    柳琉疑惑道:“这个有什么不好吗?”

    夏伊人说:“这白色的光虽然能让我们看得很清楚妆容,可是你不觉得有些僵硬吗?”

    柳琉看了看夏伊人的脸,又看了看镜子里的夏伊人的脸惊讶地说:“诶?真的诶!感觉镜子里的你妆容有些不自然,可是你本人的妆容是可以的……”

    夏伊人笑笑:“所以我说这个镜子应该安有些暖色的灯来补光,能够柔和化妆品和肤色,更好融合,才会让人有买的欲望嘛……”

    话音刚落,她们不远处的朴征国哈哈笑出声,两人疑惑地转过头,朴征国向他们走过去,身后的朴梓尘也跟着过去。

    “这位小姐的意见很好,我们接受你的提议……那你对我们的这个专柜还有什么看法呢?”朴征国对着夏伊人笑着说。

    夏伊人礼貌地对朴征国鞠了一躬,难为情地说:“啊……我不知道您在……”

    朴征国道:“如果我不在,可能就要错过小姐的好建议了……你可以大胆说出来,顾客的建议对我们来说很宝贵……”

    夏伊人笑着说:“那……我就说说我个人的一些见解吧……首先,我觉得这个专柜中间的那些展示柜做得有点高了,不仅会让我一眼看不到后面的这些产品,而且让我有一种逛超市的错觉……”

    朴征国转过身看了看夏伊人说的地方,赞同地点点头,然后示意她继续说。

    “其次,我觉得展示柜的产品,放一份试用装就好了,毕竟是化妆品专柜,如果放得太多,我认为就像在超市里挑选沐浴露一样,而不是一个高档奢侈化妆品店……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柜姐们辛苦一点,待顾客选好产品之后,取货打包……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优点,中间的位置可以腾出来摆放小沙发和桌子,顾客光顾时可以休息和讨论,而且也很美观……嗯……我认为中间的这个挂顶水晶吊灯可以不用了,这个化妆品专柜的顶不适合使用这种灯,容易让人产生压抑感,人们来购物是想要轻松的不是吗?”

    朴梓尘的听完她说的话,鲜少出现了些许赞赏的神色,本来以为她只是个攀权附势没头脑的女人,这点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朴征国听完她的话,更是拍了拍手,眼里闪出惊喜的光芒。

    “请问这位小姐如今在哪高就?”朴征国笑着询问。

    朴梓尘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他父亲明明知道不是吗?

    夏伊人难为情地说:“啊……我现在还是个无业游民……”

    朴征国笑着说:“我很欣赏你,如果你不嫌弃,我们这个专柜还差人手……你看……”

    夏伊人惊喜地说:“我可以吗?”

    朴征国哈哈一笑:“当然……还有你的朋友也可以一起来……这个专柜的改造还需要你来监督指导一下……”

    “啊……我不是专业的,只是瞎说罢了……”夏伊人难为情地挠挠头说。

    “你这是质疑我的眼光也是不专业的吗?”朴征国开玩笑地说。

    夏伊人立马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惊讶您会聘用我而已……”

    “聘用你的不是我,这个商场的主人,是我身后的这位朴梓尘朴总,我的儿子。”朴征国说。

    夏伊人把目光转到朴梓尘的身上,然后礼貌点点头,后者却丝毫不为所动,就这么冷冰冰地看着他。

    夏伊人心想:啊……是个大冰块老板啊……没礼貌……

    表面上就尴尬地和朴征国笑笑,一旁的柳琉也非常感激地对朴征国鞠了一躬道谢。

    “二位怎么称呼?”朴征国说道。

    夏伊人说:“我叫夏伊人,您可以叫我伊人就好,这位是柳琉……”

    虽然朴征国早就知道,可是再次从她的嘴里听到名字,他还是忍不住有些触动……

    朴梓尘瞥了一眼父亲,冷笑了一下。

    “好……夏小姐和柳小姐随时可以来上班,一切事宜找这个经理给你们办妥就可……我们就先告辞了,你们随意!”朴征国礼貌地说完,转身离开了商场,朴梓尘瞥了一眼夏伊人,转身也跟了上去。

    不等夏伊人疑惑朴梓尘对她的敌意,商场经理就走过来和善地说:“二位随我来……”

    跟着经理去了商场办公室办理了入职手续,两人就出了商场。

    夏伊人一边走一边奇怪地说:“嘶……我总感觉我们忘记了什么……”

    柳琉点点头说:“我也是……”

    突然两人同时想起什么,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张青!”

    随即赶紧跑回商场,顺便买了一杯酸梅汁。

    在原地等了两人两个多小时的张青此时正幽怨地看着她俩,表情就像孤魂冤鬼一般,有点可怜,又有点好笑。

    夏伊人讨好地递过酸梅汁:“张大帅哥……来!喝点酸梅汁解解渴……”

    柳琉立马狗腿地给他捶捶腿,说:“辛苦了我们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你们是去制造化妆品了吗?这么久!”张青愤怒地说。

    夏伊人和柳琉对视一眼,达成共识,绝对不能把她们俩忘了他的事实告诉他。

    于是就把刚才在化妆品专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青,没想到他的第一反应却不是开心,而是有些担忧。

    夏伊人疑惑地说:“你怎么了?我们俩找到工作了你居然不高兴!”

    张青愣了一下,随即笑出来:“高兴啊!我只是怕你们不习惯这种工作而已……”

    柳琉说:“习惯!当然习惯!听说在这工作有员工内部折扣!简直不要太爽好吗!”

    夏伊人在一旁附和,两人开始兴奋地讨论工作,没有看到一旁的张青眼眸沉了沉。

    折腾了一个下午,三人随便在路边找了个餐馆解决了晚饭,张青接了个电话就先走了。

    夏伊人和柳琉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不好行动,于是打了个车也回名关盛苑了。

    洗了澡之后,两人瘫在沙发上。

    “真是逛街一时爽,逛完火葬场……”柳琉有气无力地说。

    “啊……我一堆东西还没整理呢……完全不想动啊……”夏伊人附和道。

    “别弄了……明天再说吧……”柳琉的声音越渐微弱。

    没过多久,夏伊人就听到柳琉传来的均匀呼吸声,她歪头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柳琉,拖着疲惫的身躯,到房间里抱了毛毯出来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躺下,脑海中瞬间浮现朴梓尘冷冰冰地面孔。

    “啧……什么啊……怎么会想到他……”夏伊人嫌弃地努努嘴。

    夏伊人老是觉得朴梓尘对她有些恶意,可是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和他有什么过节。

    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重,她也跟着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