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鬼夫宠婚小说(许暖暖)-舒浅容祁最新内容在线阅读

    鬼夫宠婚小说(许暖暖)-舒浅容祁最新内容在线阅读

  • 公子雪 2020-04-23 10:41
  • 鬼夫宠婚小说(许暖暖)-舒浅容祁最新内容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鬼夫宠婚》小说简介

  • 舒浅自小便被大师批过命,说此女命格与常人不同,需要在十八岁之前便要定下婚事,否则命数定会被人修改,说罢便施施然离开,后来舒浅长大之后,家人并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情,而且早早的便给舒浅定下了婚事,只等到舒浅念完书便举行仪式,可是一切随着舒浅的那个似真似假的梦开始发生改变,那是舒浅未满十八周岁的一天晚上.........
  • 鬼夫宠婚第28章 黄阿姨的警告

    黄阿姨一脸悲悯。

    “来不及了,浅浅,我要走了,去投胎了……但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多加小心那个男人……那男人太可怕了,太强大了,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

    说着,黄阿姨的身体突然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我顿时焦急起来,伸手想去拉住黄阿姨,可我的手只是从黄阿姨半透明的身体里穿过。

    “黄阿姨,您说清楚,您说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是谁要我的血?” 我慌忙道。

    黄阿姨的神色一片悲凉。

    “那个男人就是……”

    眼看着黄阿姨就要说到重点,可就在这时,她的身体,突然彻底消失在了大雾之中。

    “黄阿姨!”

    我惊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

    “怎么了?”容祁的声音响起,一下子将我拉回现实。

    “我做了个梦,梦见黄阿姨了。”我心有余悸道,“她不是上个月就去世了吗?我这只是做梦,还是她的魂魄真的回来了?”

    “可能她看见自己的尸身被野猫盗用作恶,所以不能安心去投胎吧。”容祁倒是不惊讶,“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

    我刚开口,可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黄阿姨说,要我小心一个男人,还说那男人是要我的血。

    她并没有来得及告诉我那男人是谁,但她提供了几个信息。

    她说那男人很强大,还说那男人故意接近我。不仅如此,她是在死后,才在孤儿院里看见的那个男人……

    诸多零碎的线索拼凑起来,我脑海里不由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黄阿姨说的,不会是容祁吧?

    我不由打了个激灵。

    不会吧,容祁如果要我的血,机会太多了,干嘛还一直保护我?

    “她说什么?”容祁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打断我的胡思乱想。

    “她说谢谢我们救回了她的尸身。”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没有说出黄阿姨给我的警告。

    不是我不信任容祁,只是黄阿姨说得那么慎重,让我不得不小心为上。

    容祁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浅浅,是我。”门外传来吴院长的声音。

    看向窗外,我发现天已经亮了。

    “请进。”

    吴院长进门后,我就将猫老太的事情告诉了她。

    得知黄阿姨竟然已经死了,而且尸体还被野猫盗用作恶,吴院长差点一口气晕过去。

    我扶着她在床上坐下,给她倒了杯热茶,她才缓过气来。

    “作孽啊……我们院竟然会摊上这样的事……可怜的黄姐姐,死了都不得安宁……”吴院长抹泪道。

    “没事了,吴院长,这次的事已经过去了,以后你们要小心那些野猫。”我嘱咐道。

    吴院长点了点头,目光无意间落在床头柜上的照片上。

    拿起照片,她止住了泪,温柔地笑了,“那时候的你和阿远,都还那么小,谁能想到,眨眼间,你们就一个长成了大姑娘,一个成了小伙子。”

    我一愣。

    阿远被别市的家庭收养后,没再回过孤儿院。可听吴院长的语气,怎么好像最近见过他?

    “吴院长,你最近见过阿远?”我忍不住问。

    这下换吴院长愣住了。

    “他没来找你吗?”看我一脸不解的样子,吴院长解释道,“几天前,阿远回来孤儿院探望了,我原本想叫你来,但阿远说他想给你一个惊喜,说等忙完这阵子,他就会自己去找你。”

    “他还没有来找我。”一想到童年那个胖嘟嘟的玩伴,我止不住好奇,“阿远他现在怎么样了?”

    吴院长张嘴想说什么,但又笑着摇了摇头。

    “阿远都说了要给你惊喜了,你还是等他自己来找你吧。”

    我被吴院长这神神秘秘的样子弄得有些云里雾里,但一想到阿远能来找我,我心情还是很不错。

    “舒浅,一个胖子来找你,你都那么高兴?”

    一个冷嘲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一下子浇了我一头冷水。

    不用说,这么毒舌,肯定是容祁这只老鬼了。

    吴院长在这里,我不好跟这只男鬼顶嘴,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和吴院长一起安顿好黄阿姨的尸身之后,便告辞了。

    回学校的路上,我和容祁特地半路下车,按照他说的,找了一个风水不错的地方,拿出那些孩子的元神。

    那些白色的小石头,一放到地上,马上就化作了虚无的鬼影,飘散开来。

    看见这些孩子顺利地投胎转世,我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转过头,我看见容祁正怔怔地望着那些消失的鬼影。

    一身黑袍长身而立,他虚无的身体在阳光下有几分透明,总是孤冷高傲的俊庞上,此时竟有几分落寞。

    我愣住。

    说起来,容祁说过,所有的鬼魂都是因为执念才魂魄不散,那容祁他自己呢?

    整整九百年了,他的魂魄一直不散,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正思索着,容祁突然低下头,对上了我探究的目光。

    我吓了一跳,赶紧别开脸。

    可容祁马上捏住我下巴,把我脸掰了回来,与他对视。

    “舒浅,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不许在我面前撒谎。”

    我犹豫了片刻,看着容祁深不见底的眼睛,终于开口:“容祁,你为什么会变成鬼魂?”

    话问出口,我就后悔了。

    或许昨天的经历让我和容祁亲近了不少,但这个问题还是太隐私了。

    果然,容祁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

    “舒浅,你不是对我没兴趣吗?现在问这些干什么?”他冷冷道,语气有几分嘲讽。

    我语塞。

    我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许久,容祁突然叹了口气,开口。

    “因为我想问一个人一句话。”

    “哈?”我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是说,九百多年了,他魂魄不散,只是为了问一个人一句话?

    “那你问到了吗?”我脱口道。

    容祁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白痴。

    我突然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很蠢。

    如果问到了,他哪里还会魂魄不散。

    “问不到了。”容祁淡淡道,“她已经死了。我一醒过来,就知道她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