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舒浅容祁小说-鬼夫宠婚(许暖暖)小说阅读

    舒浅容祁小说-鬼夫宠婚(许暖暖)小说阅读

  • 公子雪 2020-04-23 10:41
  • 舒浅容祁小说-鬼夫宠婚(许暖暖)小说阅读
  • 点击阅读
  • 《鬼夫宠婚》小说简介

  • 舒浅自小便被大师批过命,说此女命格与常人不同,需要在十八岁之前便要定下婚事,否则命数定会被人修改,说罢便施施然离开,后来舒浅长大之后,家人并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情,而且早早的便给舒浅定下了婚事,只等到舒浅念完书便举行仪式,可是一切随着舒浅的那个似真似假的梦开始发生改变,那是舒浅未满十八周岁的一天晚上.........
  • 鬼夫宠婚第30章 奇怪的钟雪

    我怔怔地看着容祁郑重的表情。

    他是在担心我?

    我心底浮过一丝丝的暖意。

    “我知道了。”我低声道。

    和容则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后,我就回到食堂的座位上。

    罗晗几人,迅速地将我围住。

    “舒浅,你给我从实招来,你跟容则学长到底什么情况?”

    若是别的普通男生,她们或许还没那么激动,可偏偏对方是容则啊,大名鼎鼎的容则少爷啊!

    “没什么情况啊。”

    我回答得特别诚实,可罗晗她们都不信。

    “你少给我装!”罗晗佯怒,“再不说信不信我撕了你的专辑!”

    “诶,你别……”

    “呵……”

    我们正闹作一团时,一旁突然响起一声冷笑。

    我们顿时僵住,转过头,就看见隔壁桌子,有一个脸色苍白的白衣女孩,正冷冷看着我,嘴角噙着不屑的笑容。

    这女孩我认得,是历史系的钟雪,在学校里很出名。

    她出名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她厉害或者漂亮,而是因为她太奇怪。

    据说她在学校办了一个灵异社,一开始不少喜欢灵异的人去参加,但后来全部都被吓回来了,说她捣腾的东西,是真的邪门,才不是什么玩玩的。

    我正奇怪这钟雪干嘛笑我们,她就对我冷冷开口:“舒浅,你既然已经成亲了,就请离容则远一点,别那么不知羞耻,成天招蜂引蝶。”

    我惊呆在原地。

    钟雪竟知道我冥婚的事?

    罗晗她们只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成亲?钟雪你脑子真是被驴踢了,你喜欢容则就喜欢,干嘛往浅浅身上泼脏水?”罗晗骂道。

    钟雪眼神一下子阴霾起来,冷冷道:“罗晗,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钟雪的眼神太狠戾,饶是罗晗这么女汉子的个性,都被她吓得有些退缩。

    我觉得这女的邪乎的很,便拉了拉罗晗,低声道:“算了,别和她说了。我们去上课吧。”

    罗晗不甘心地被我和晓敏拉走。

    走出食堂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就看见钟雪还坐在原地,一直死死盯着我,眼神阴冷得可怕。

    我不由打了个哆嗦。

    离开食堂后,我问:“钟雪是不是喜欢容则?”

    “是啊,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晓敏道,“不过浅浅你不用担心,容则学长是看不上她的。”

    我才没担心这个呢,我担心的是她为什么会知道冥婚的事。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容祁,他倒是很平静。

    “那女的是玄门之后。”见我一脸担忧,他又补了一句,“不过是个不入流的玄门家族,不用担心。”

    我这才放宽心来。

    周六下午,我和容祁在学校门口等容则。

    今天的太阳很大,我躲到警卫室的屋檐下遮阳。

    警卫室里的警卫大叔,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部青春爱情偶像剧,主演正是我的妹妹——舒茵。

    看着电视里舒茵精致的小脸,我怔怔。

    舒茵的确很美,而且美得张扬又肆意,宛若阳光下开的最娇艳的花朵,从小到大,便一直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而我,一直都只是她身边的那一片绿叶。

    说起来,自从舒茵和刘子皓在一起之后,我就没见过舒茵,算起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其实舒茵和我都是S大的学生,不过舒茵大部分时间都在拍戏,很少来学校,而我又不回舒家住,因此两个人很少见面。

    我正看着电视机出神时,一辆红色的跑车突然呼啸而来,停在我面前。

    看见那辆眼熟的跑车,我身子一僵。

    车门打开,一只穿着Jimmy Choo高跟鞋的美腿,率先落在地上。

    紧接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短裙美女,从车里款款走下。

    那美女一看见我,就欣喜地走过来。

    “姐姐,大热天的,你在这里干嘛?”

    不错,我眼前的这个美女,正是我的妹妹,也是全国最红的女演员之一,舒茵。

    “我在等人。”看着眼前精致的小脸,我扯扯嘴角,“你怎么来学校了?戏杀青了?”

    “嗯。”舒茵巧笑嫣然,“子皓一直缠着我来学校陪他,我只好过来了。”

    舒茵提到刘子皓时无比自然,仿佛完全没意识到,刘子皓是我的前男友。

    更没有意识到,她是从我手里,将刘子皓给抢走的。

    我笑容微微僵住,没再说什么。

    舒茵似乎没意识到我的尴尬,又道:“姐姐,你等的人还没来?到底是谁啊,竟然好意思让你等那么久?总不会……是容则学长吧?”

    我诧异地看向舒茵。

    舒茵笑颜如花。

    “姐姐你别在意,我只是最近听很多同学说,你和容则学长走得很近,所以才忍不住问问。”

    的确,自从前几天,容则在食堂众目睽睽底下,将我叫过去说话,我和容则的绯闻,就跟坐了火箭一样,传遍了全校。

    这也没办法,主要还是容则实在在学校里太出名。

    大家都说,容则吃惯了大鱼大肉之后,突然喜欢上清粥小菜了。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舒茵就已经笑得更开心,继续道:“不过我想应该都是谣传吧?毕竟姐姐你和容则学长……呵呵,怎么看都不是很搭呢。”

    我忍不住微微蹙眉。

    舒茵总是这样,看上去好像心无城府,但旁敲侧击地,总会说出一些刻薄话。

    我和她

    不过也是,舒茵肯定不愿意相信我和容则真的有什么。

    想当初我和刘子皓交往,她都十分吃惊。更不要说容则和刘子皓,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我的确在等容则。”我淡淡道。

    舒茵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一下。

    但下一秒,她就拍了我肩膀一下,娇笑道:“讨厌,姐姐,你最近真是越来越爱开玩笑了。你和容则学长?怎么可能嘛。”

    我蹙眉,刚想说什么,就突然听见呼啦一声,一辆拉风的蓝色跑车驶来,停到我们面前。

    车窗拉下,穿着一身骚包花色衬衫的容则,从里面探出头,朝我抛了个媚眼,道:“浅浅,上车吧。”

    顿时,我看见舒茵的笑容,生生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