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不曾后悔爱过你杜子文小说最新章节抢先阅读

    不曾后悔爱过你杜子文小说最新章节抢先阅读

  • 大米 2020-04-28 10:33
  • 不曾后悔爱过你杜子文小说最新章节抢先阅读
  • 点击阅读
  • 《不曾后悔爱过你》小说简介

  • 她深爱着他,所以能够嫁给他是她这一辈子最想要完成的事情。可是他不相信她是真的爱他,也不愿意相信她真的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过别人的事。所以那场举世的婚礼便不是她所期盼的事情
  • 不曾后悔爱过你第二十三章

    陈若寒本能的想要防抗,可是她的双手已经被杜子文牢牢地固定在头上,没有半点可以活动的自由。

    杜子文的吻越来越炙热,陈若寒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杜子文才终于是给了她意思正常喘息的机会。

    “陈若寒,你只能是我杜子文的。”

    说完,将陈若寒整个人扛在肩膀上,扔到了卧室的床上,随即整个人也压了上去。

    “杜子文,你到底发的什么疯!”

    陈若寒拼命的挣扎,可到底还是抵挡不住杜子文的霸道。他们结婚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挣扎到最后,陈若寒一点力气都没有,脸色苍白的仰面躺在床上,脑海里那些过往又全都出现在眼前,委屈,辛酸……各种各样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被占有欲和怒火冲昏了头的杜子文,在看到陈若寒的眼泪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

    杜子文俯身看着陈若寒,心里终于变得柔软。

    “对不起,”他轻声呢喃,抬手擦掉了陈若寒脸颊上的泪水:“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对你了。”

    说完起身出去。

    卧室里依旧是漆黑一片,陈若寒没有开灯也没有动,就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听着客厅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是房门被关上的声响。

    陈若寒知道,杜子文已经离开了。

    以前无疑是杜子文对她的伤害,可眼下,陈若寒又何尝不是在伤害杜子文呢。这场感情对他们两个人而言,都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如果一定要有对错的,那也不是一个人的责任,他们两个都曾有过错。陈若寒错在不应该先动心,更不应该嫁给杜子文。而杜子文呢,不应该在她已经离开之后还念念不忘。

    不知道是不是去抱孩子的时候不小心让孩子吹了风,小莫当天晚上就发了烧,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陈若寒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能让烧退下去,到了后来,孩子的呼吸都明显不顺畅了。

    看着孩子那难受的模样,陈若寒心如刀割,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给杜子文打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就已经接了。

    “小莫发烧了,需要马上去医院……”

    “你先别慌,我马上上来。”

    陈若寒这才知道,原来杜子文根本就没有真的离开,他一直都在楼下的车里,默默的守护着她们。

    “是病毒感染的肺炎发烧,”急诊室里医生看了片子给出答复:“不过好在送来的及时没有危险,先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陈若寒的一颗心这才终于是有了着落,赶着要去交钱办手续,却被杜子文拦住。

    “你在这里守着孩子,其他的交给我。”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却是让陈若寒无比的心安。

    孩子住院三天,杜子文连公司都没去,一直在医院里忙前忙后的,还每天都让助理送了各种东西到医院,可谓是将陈若寒还有孩子照顾的无微不至。

    “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陈若寒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才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了杜子文的声音。

    “小莫,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这些你可能还听不太懂,但是没关系,你长大以后就会慢慢明白的。”

    原来是杜子文在自顾自的和什么都不懂的小莫聊天,陈若寒不禁想笑。

    “那天,我只是想要去卧室看看你,并没有想要把你从你妈妈的身边抢走,”杜子文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人,握着小莫的手继续说道:“都怪我没有经验,下手太重了才弄伤了你,你长大以后可千万不要怪我知不知道。”

    陈若寒站在门口,正想走进去,却突然听到走廊里一阵吵闹,正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已经冲到面前。

    “陈若寒,想不到你竟然真还没死,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说话的是陈若暖,她自打结婚之后精神状况就一天不如一天,半个月前被送到医院精神科治疗。

    “小暖,你……怎么变成这样?”

    陈若寒震惊,如公主一般的陈若暖怎么会变成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模样。

    “少在这假惺惺,我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陈若暖说着从身后拿出一把水果刀:“我今天就要杀了你,杀了你!”

    “小心!”

    听到声音赶出来的杜子文惊呼一声,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陈若寒护在自己的身后。而陈若暖手里的水果刀直接划伤了杜子文的胳膊,白色的衬衫很快就被献血染红。

    “我杀人了,我杀死那个女人了……”

    陈若暖扔下水果刀,喊叫着跑开,然后被刚来的工作人员带走。

    “你怎么样?”

    陈若寒看着杜子文的伤口,心疼不已,说话的声音都哽咽了。

    “我没关系,”杜子文不顾自己的伤口将人用力的圈在怀里,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没有受伤就好。”

    “什么没关系,”陈若寒红了眼眶:“你要是有个闪失,让我和孩子怎么办?”

    杜子文温热的手掌轻柔的擦掉陈若寒眼角的泪水:“傻瓜,我说过要一直在你身边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那你可别后悔。”

    “爱你,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陈若寒笑着握住了自己面前的那只宽厚的手掌,心里的那座冰山正在悄无声息的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