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那个男人有毒by一江淼淼-顾西延沈安宁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那个男人有毒by一江淼淼-顾西延沈安宁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 公子雪 2020-05-23 10:50
  • 那个男人有毒by一江淼淼-顾西延沈安宁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 点击阅读
  • 《那个男人有毒》小说简介

  • 最近上新的小说《那个男人有毒》正在连载中,小说是由作者一江淼淼精心创作的,主要讲述了沈安宁和顾西延之间的爱情故事,详细概述了:沈安宁对顾西延的爱有多深,顾西延对沈安宁的恨便有多深,恨到她痛不欲生,将她亲手送进了监狱,被折磨了整整三年,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钢琴界的新秀,变成了双手残疾的废人,沈安宁心中的痛苦无法言表,她只求这一次的折磨能够彻底的斩断她和顾西延之间的关系,然而那不过是奢望.........
  • 那个男人有毒第2章:动手吧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一辈子,最后又纵容林筱曼将她逼到家破人亡的前夫。

    “唐易言,唐易言。”沈安宁下意识冲他喊。

    久违的声音,抓住了唐易言的注意力。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的瞬间,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她竟然出狱了。

    也是,三年了。

    但没想到,离婚后,两人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她瘦了,瘦到完全脱形。

    “唐易言。”沈安宁满腔怨恨下,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先流了下来。

    他站在原地,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她眼中的伤痛无法将他触动,只当是再一次耍起阴谋诡计。

    “唐易言,救我,让他们放开我,求你了。”

    他的无动于衷,将沈安宁逼到崩溃:“唐易言,你听到了吗?让他们放开我,你不是一直想我求你吗?我给你跪下行吗?你满意了吗?”沈安宁歇斯底里,将满腔的怨恨都一并发泄了出来。

    相识数年,她从未在他面前失控过,离婚时不曾见过,判刑时亦然,可如今,他差点就信了。

    “唐易言,你听见了吗?”沈安宁用尽力气,终于在拐角处,听见了那个男人冷漠的两个字。

    “停下。”

    几个医护人员面面相觑,站在原地进退两难,唐易言他们惹不起,可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也必须得完成。

    “易言。”

    就在他准备上前时,林筱曼出现了。

    她快步走过来,挽着他手臂:“你怎么会在这儿?是身体不舒服吗?”

    唐易言淡淡看了她一眼:“过来看个朋友。”

    林筱曼松口气,咬了咬唇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姐姐的事情,只是担心勾起你不愉快的回忆,所以才没说,可她毕竟是我姐姐,我不能视而不见。”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唐易言依然是淡淡的语气,顺道看了沈安宁一眼,注意到她十根手指头上的纱布,眉头皱了皱:“她怎么会在医院?”

    林筱曼担心沈安宁乱说话,抢先道:“姐姐刚出来,在里面受了些罪,我带她检查下身体。”

    唐易言听了没再说什么,沈安宁却急了。

    那种心情,迫切到恨不得扑到他跟前将人打醒,为什么总是轻易被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蒙蔽。

    “唐易言,她胡说八道,你快让他们放开我,我要出院,我没病,我没有病。”

    “姐姐,我也是为你好,检查下身体,要是没什么事,最好不过,有问题,也要及早治疗,别这么任性。”林筱曼温升软语在旁边哄骗着,不知道内情之人听了只怕要骂沈安宁不识好歹。

    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在监狱里没整死她,是怕留下把柄,现在好不容易出来,没有了庇护,才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易言,你公司忙,姐姐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我一定会安排好。”林筱曼担心唐易言会妨碍自己的计划,又添了一句。

    他听完沉默了片刻,微微皱眉,仿佛在责怪沈安宁一如既往不懂事。

    事实他确实没准备插手,在林慢慢的谎言下,只给了沈安宁一个背影。

    她盯着那个消失在转角的男人,瞬间像被抽空灵魂般。

    ……

    事实比沈安宁想得还要坏,林筱曼并没有打算在医院动手,而是用救护车将她运送到了另一个私人医院。

    她在车上被人注入药剂,清醒着,却无法反抗。

    一双眼睛看着晃动的车顶,时不时转动几下,身体机能已经失去控制。

    耳边林筱曼一直在说话,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连她发出的笑声都是那么刺耳。

    “姐姐,你也不用怕,过了今天,我就放你自由,之前恩怨也一笔购销,不管是父母还是我们之间。”

    “你想干什么?”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林筱曼朝车窗外看了一眼,感叹了一句说:“我有时候还真是感谢你有一颗好心肠,要不然当初计划也不会这么顺利进行,让我省了不少麻烦,只是可惜啊,你爸不是个东西,他不仁不义,法庭上爆体而亡,也算是报应。”

    沈安宁听她不痛不痒的语气,脑中又浮现起当日惨状,眼眶瞬间泛红,恨不得将林筱曼瞪出一个洞来。

    车开到一半,她到底忍不住开了口:“林筱曼,你跟我们家到底什么关系,你抢走唐易言,不只是为了唐太太的名头这么简单吧。”

    林筱曼慢条斯理玩弄着新做的指甲,面上一片祥和:“有些事,别人告诉你,就没意思了,想知道,你可以去查啊。”不过也得看你有没有命活到那个时候。

    沈安宁闭上眼,没有继续追问。

    她很疲惫。

    由身至心。

    这么多年来,监狱里的折磨早已将她棱角磨平,现在不过是被毁了双手的废人,拿什么去反抗。

    她一开始就没想过给她丝毫翻身的机会,父亲惨死,母亲癫狂,而她成了残废,有预谋有计划,一步步,将她摧毁。

    而林筱曼,事业有成,还即将嫁入唐家,这背后象征着的权势,犹如大象与蚂蚁的差距。

    “蒙上她的双眼。”

    突然,耳边再次响起了林筱曼的声音。

    很快她眼前就被黑暗覆盖,除了耳朵能清楚听见一切交谈,身体因为药物的作用,沉重得如同一堆巨石。

    “你要干什么?”

    她能感觉到,推车已经进入医院,鼻尖吸进去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车轮碾在大理石面发出的滚动声,声声刺耳,沈安宁也知道,在这里,除了她安排的人,呼救也不会有用。

    林筱曼不想让她知道这是哪个私人医院,所以将她的眼睛蒙上了。

    可见接下来要对自己做的事情,只会比毁了双手更加严重,一瞬间,沈安宁脑海中浮起无数惊恐的画面。

    “林筱曼,你别让我活着,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林筱曼并没有将她无力的呐喊放在眼里,现在的沈安宁,在她眼中,只不过是工具人,让她泄恨的物件,也可以是赚取人情的桥梁,唯独不是对手,她已经不配。

    “动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