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主角是顾西延沈安宁小说-那个男人有毒顾西延沈安宁小说章节试读

    主角是顾西延沈安宁小说-那个男人有毒顾西延沈安宁小说章节试读

  • 公子雪 2020-05-23 10:50
  • 主角是顾西延沈安宁小说-那个男人有毒顾西延沈安宁小说章节试读
  • 点击阅读
  • 《那个男人有毒》小说简介

  • 最近上新的小说《那个男人有毒》正在连载中,小说是由作者一江淼淼精心创作的,主要讲述了沈安宁和顾西延之间的爱情故事,详细概述了:沈安宁对顾西延的爱有多深,顾西延对沈安宁的恨便有多深,恨到她痛不欲生,将她亲手送进了监狱,被折磨了整整三年,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钢琴界的新秀,变成了双手残疾的废人,沈安宁心中的痛苦无法言表,她只求这一次的折磨能够彻底的斩断她和顾西延之间的关系,然而那不过是奢望.........
  • 那个男人有毒第3章:等价交换

    沈安宁陷入绝望,她能清楚感觉到,那些锋利的道具在身体里搅动,她的血肉被割开,感官被无限放大。

    冰凉的手术刀,无情的橡胶手套,他们在夺走自己身体里的器官。

    而这一切,她都清醒的承受着,因为林筱曼想让她牢牢记住。

    记住这样撕心的疼痛,无声的嘶喊。

    身体跟灵魂仿佛同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打击与折磨,是灭顶的奇耻大辱。

    医院另一端。

    豪华的病房内,衣着华贵,妆容精致的妇人正掩面而泣,她时不时看向门口的方向,眼神充满焦虑。

    “西延,你说这手术怎么还没结束?你妹妹她会没事的吧?”顾夫人来回踱步,忍不住求助坐在一旁的儿子。

    “妈,梁医生已经说过了,成功率90%以上,您就别担心了。”

    与其相比,顾西延淡定多了。

    他腿上还放着笔记本,等待的整个过程,都在处理公司事物。

    “那可是你妹妹,等了这么久才有合适的肾源,我怎么就不担心了。”顾夫人捂着胸口:“也不知道林小姐是怎么办到的,好歹是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妈,我知道了。”

    顾西延抬起眼帘,不紧不慢应道。

    一场交易而已,他从不亏待,等价交换。

    “打个电话给你爸吧,问问他到哪儿了,你妹妹还躺在手术室,他还忙着工作,公司有你妹妹重要吗?”

    顾西延并不觉得父亲的做法有什么不妥,救人是医生的事情,他已经做好一切力所能及之事,哪怕此刻陪在这里,也无法改变手术结果。

    只是耐不住母亲叨念,加之妹妹哀求的眼神。

    “西延,我跟你说话呢,赶紧问问你爸到哪儿了。”

    顾西延暂停手上工作,捏了捏眉心:“妈,您就别自己吓自己了,梁医生很专业,妹妹的手术会成功的。”

    “我……这不是没底嘛,小希从小就怕疼,这手术得多难受啊。”顾夫人叹了口气:“不过那人是谁?真的只要两百万,再也不找麻烦了吗?”

    顾西延盯着电脑屏幕,眼神闪了闪,淡漠道:“林小姐不是说过,她为了钱才同意吗?”

    “也是,两百万可不少。”

    当然对于他们家来说,这笔钱不值一提,只要救活女儿,两千万她都不会放在眼里。

    ……

    沈安宁醒来后,映入眼帘的还是医院白色天花板。

    但这里已经不是昨天的私人医院了。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标记:市人民医院。

    病房里,也不只她一个人,旁边还有两张病床,躺着其它病患,唯独她的床前,没有人陪护。

    护士进来换药的时候,看到她醒来,问是否需要请护工。

    沈安宁摇摇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她没有钱,请不起护工,也住不起院。

    “暂时还不能出院,你手上的伤跟身体恢复需要过程,还要预防感染,等会儿医生还要再做一个检查,最好联系上家人。”

    “感染?”

    “是啊,可别小看这一道伤口。”护士便换点滴边说:“要真大意,后面感染可不好控制。”

    沈安宁刚想问什么伤口,一呼吸才发现腰腹处传来钻心的痛。

    林筱曼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沈安宁一颗心直往下沉,忍着刺痛掀开病号服,一道蜈蚣般狰狞的伤口蜿蜒在白色肌肤上,这是被开膛了?

    “我这是?”

    “捐肾手术,伤口缝合得不错,恢复也没什么问题,放心吧,只要好好养着,很快就能出院了。”

    “捐肾手术?”

    沈安宁眼底满是惊愕。

    护士又看了一眼病历卡:“上面是这么写,不过你是转院过来的,具体情况,家属应该清楚吧。”

    沈安宁没接话,整个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懵了。

    林筱曼让人摘了她的器官,毁了她的双手却留着她的命,是想看她堕入地狱,生不如死吗?

    为什么?

    她不明白为什么曾经付出一切真心帮助的人,会变成一条毒蛇,将她咬得遍体鳞伤。

    护士看她面无血色,又问了一句:“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沈安宁如机械一般摇头。

    消毒水的味道几乎将她淹没,接下来整个下午,她都沉浸在浑浑噩噩中,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直到晚饭时间,护士又来了,还给她订了餐。

    “这是医院里专供病人的,我挑了一份适合你身体状况的饭菜,吃一点吧。”护士将东西放下,随口问:“还没联系上家人吗?”

    沈安宁这才转了转眼珠子:“谢谢,我没有家人。”

    “啊?”护士惊讶:“那昨天送你过来的人是朋友吗?”

    “朋友?”沈安宁勾起嘲讽的唇角,是仇人。

    她不知道林筱曼为什么还会将她送到医院,也许是想任其自生自灭,毕竟她没有钱住院,很快就会被赶出去,流落街头。

    “医药费那边已经欠了五千多了,如果没有家人,可以让朋友帮忙吗?”护士也看出了她的困境,小心翼翼问。

    沈安宁说:“我没有钱继续住院了,有什么办法可以还这笔钱?如果不行,我想办法出去找工作吧。”

    “这……”

    小护士陷入为难,在医院里,这种事情并不常见,可不知为何,她看到沈安宁第一眼,就觉得她不是会赖账的人,“我借你吧!”脱口而出,自己也惊呆了。

    万一被大哥知道,又会骂她圣母心泛滥。

    沈安宁更惊讶,她看着跟前的小护士,应该是刚出社会参加工作,眉宇间还透着青涩,才会这么善良的去帮助一个陌生人。

    “我可不是白借的,你刚才不是说想工作吗?我介绍个活给你,到时候发工资还我就行了。”

    沈安宁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无奈一笑:“谢谢你的好意,可我现在跟个废物差不多,做不了什么事情。”

    “你放心吧,这个很轻松。”

    “可我的手已经……”

    她已经提不起任何东西了,甚至永远无法触碰琴键。

    林筱曼对她的厌恶,绝不止是看着她落魄这么简单,牢狱之灾,断指之痛,切肤之恨,还有什么,她已经想象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