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 主角是沐年余橙橙小说-重生九零之悍妻当家沐年余橙橙小说章节试读

    主角是沐年余橙橙小说-重生九零之悍妻当家沐年余橙橙小说章节试读

  • 公子雪 2020-05-23 11:07
  • 主角是沐年余橙橙小说-重生九零之悍妻当家沐年余橙橙小说章节试读
  • 点击阅读
  • 《重生九零之悍妻当家》小说简介

  • 穿越小说《重生九零之悍妻当家》现正在火热连载中,是一本女主穿越逆袭的爽文,由作者余澄澄创作而成,讲述了沐年和余橙橙之间的故事,小说主要讲述了:余橙橙上辈子被人算计害死,还不都是因为她自己愚蠢,谁都相信,太过善良才会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如今重活一世,余橙橙发誓要让前世的仇人付出惨痛的代价,丈夫嫌弃,那她就要变强到让他高攀不起,婆婆恶毒,那她就让她看看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一世没有人能够在欺辱于她,她发誓要让自己变强,让那些人不敢在欺负自己。
  • 重生九零之悍妻当家第4章 妈耶,穷的出奇迹!

    粘稠的黄土勉强糊在墙面上,茅草稀稀疏疏搭在屋顶,要不是房檐边上那几块石头压着,风一刮,房顶子铁定被掀翻开来!

    “你这是危房吧?”余橙橙嘴角抽搐着。

    张沐年尴尬极了,想尽力找补一下。

    “额……这房子破是破了点。但是你看!我们有一个院子,我还特意种过一大片山茶花呢,你觉得……好看吗?”

    他声音越来越小,快赶上蚊子了。

    “嗤!你放松点。”她笑着走进院落。

    除了破旧的茅草房外,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山茶花悄然盛放,红白相间,连成一片,倒显得有了那么几分韵味。

    “好看,很好看。”

    听到余橙橙的真诚的夸赞,张沐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那个,屋子是破了点,不过我会努力的!”

    “你啊!”

    拍了男人的肩膀一下,余橙橙感叹了一声,比起22世纪的未来成家的要求,这就是真正的从头开始啊。

    就在余橙橙感叹间,一个尖亮的大嗓门传了过来。

    “张沐年!”

    听着声音,余橙橙好奇的转过头,谁大半夜的瞎叫唤?

    只见,是一个穿着粗布衣黑胖的中年女人,一脸刻薄面相,捋起袖子撵进来,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大婶,你谁呀?这大半夜的……”

    不等余橙橙把话说完,张沐年连忙开口:“阿庆嫂,借你家的米我过几天就还!”

    “你给我快着点!我家可没几天口粮了。”

    阿庆嫂说完,瞪了一眼张沐年,又斜瞥了眼余橙橙后,边自顾自的从一个篓子里抓出几根粗的植物的根茎赶着去喂牛了。

    催粮的人刚走,张沐年满脸窘迫。

    “同志,我……”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张沐年愣了下,她不问为什么欠人家粮食吗?

    余橙橙不问也知道,穷的活不出来的深山老林,靠借粮食过活,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傻愣什么?进屋啊。”

    她笑着招呼,这让胖子心里的那点紧张缓和不少。

    实际上,余橙橙跟着张沐年回家后,周遭情况她都有暗中观察。原本这深山老林里穷她是有心里准备的,但没想到真是穷的让她瞠目结舌!

    缸里没米,屋子漏风,铺盖都酸臭了,坐个小板凳还不扎实,狠狠摔了她一个四仰八叉!

    “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你说什么?”忙着修补小板凳的胖子抬头问。

    “修凳子,修凳子。”她干笑了两声,胖子接着专心修补。

    得先赚钱补贴家才行呀!

    余橙橙想起那个中年妇女篮子里装的东西,和她昨天醒来的时候手里摸着的东西一样,那不是……天麻么?

    她原本不敢确定,因为穷成这样怎么还会拿名贵草药喂牛呢?

    难道说,这个村子里的人并不会看草药!

    如果是这样,那对她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要知道,前世的天麻价格可是非常的贵,普通的人工种植一般在250~280每斤不等,而野生的则更加贵,一般在2000元每斤,而九十年代,价格也不会太低,因为人工养殖的毕竟是少数,况且这个时候的医疗水平普遍落后,对药材的需求也会格外的大。

    眼珠一转,余橙橙心里有了主意。

    ……

    日头正酣。

    余橙橙便拉着胖子上了山,因为之前来过,所以再找过去,也没有费多大的功夫。

    在抵达原来醒来的地方之后,余橙橙看到眼前的植物,眼睛一亮。

    “茎直立,无根无叶,呈长椭圆形,表面黄白至淡黄棕!”

    挖出来一块,捧在手里,看着眼前东西的特征,余橙橙的心里愈发的兴奋。

    “同志?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天麻?”

    胖子有点懵的看着余橙橙手里的那个椭圆形的东西。

    “这玩意看起来还没土豆大,而且长的也丑!”真的能够像余橙橙说的那样卖出个好价钱?

    “对呀,就是它!还是呈色最好的那种!野生的!”余橙橙激动的直冒星星眼。

    发财了耶!

    “那……那我们就挖吧!”

    看着余橙橙好看的侧脸上沾着的泥土,胖子想起了在村长家里的那一幕,心下一暖,郑重的应了一声,随即徒手挖了起来。

    只要是她说的,他就照做!

    很快,几个小时,两人的便挖了整整两篓子,算下来,一篓子也有三十斤的样子,两篓子便是整整60斤,不过这也只是挖了这么几平米,足以证明这山里的天麻长势之好。

    “走吧,今天咱们就到镇上去!”张沐年气喘吁吁道。

    她快累瘫,心里却乐开了花。

    “卖了钱,姐姐今晚给你加鸡腿!”

    ……

    一路上,群山环绕。

    说真的,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她都是第一次真正的走这么长的山路!上辈子也爬过山,可这里山路真的完全不一样!

    山路狭窄,只有半米宽,还遍布杂草荆棘,脚底全是细碎的尖头石子,硌脚的厉害!

    走了不到半小时,余橙橙脚底全是水泡,小腿上全是草刺拉伤的红痕,疼得她龇牙咧嘴!

    真是应了鲁先生的那句话,世间本没有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跟西天取经似的,翻越了三座大山,整整五个小时!天都麻了才走到镇上!

    小镇还是挺热闹的,马路两旁一家家的小店,门口挂着帆布,毛笔写的店名,有人张罗卖家靠吆呵,先进点的掂着喇叭循环小广告,随处也能看到二三成伙扎堆的人,砍价的大妈和大爷为了一分钱争的脸红脖子粗!

    “这就是九十年代的镇子啊?”

    胖子抹一把汗,笑说:“热闹吧?我们管这叫集。”

    “哦。”

    她左顾右盼的补上一句,“的确新奇。”

    在余橙橙的印象里,她没见识过旧时代的镇子。没好奇多久,后背传来的沉甸甸的重量提醒了她此行的目的——卖药材!

    不过余橙橙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一出现在镇子口的时候,就有人盯上了他们。

    “两位是来卖药材的吗?”

    一个方脸络腮胡的精瘦男人凑过来,笑的一脸狡猾问道。

    胖子刚想回,余橙橙先开口了:“不不不,我们是来镇上买点东西的。”

    不等男人继续追问,余橙橙便拉着一脸疑惑的胖子先离开了。

    而两人刚刚离开,又一个穿着汗衫带着绿色鸭舌帽的男子走到这人跟前:“黑哥,今天收成怎么样?”

    “呸,那女人抖机灵,拉着那个胖子走了!”

    接着,又从胸口摸出一包白沙,右手食指在上面拍了一下,然后往嘴上一送,穿汗衫的男人便立马摸出一包火柴。

    “嘶——”

    随着火柴棒滑下,一簇火焰升起,男人捏着火柴往黑哥面前递去,“嘿嘿,黑哥,那两个估计也就是山里的憨货,不知道您,等一会儿,他们就该吃苦头了!”

    黑哥朝小弟脑门一巴掌,爽气的说:“哼,还是你小子上道啊!”

    汗衫男说完,黑哥便笑了起来,露出一嘴的黑黄烟牙。

    “刚刚那人看起来就是收药材的,咱们为什么要离开啊?”

    山货店的拐角,见已经甩开那个搭讪的男人,张沐年有些不解道。

    “我看你真是个铁憨憨!男人贼兮兮的一看就不正经。分明是看我们是愣头青,想过来带我们入套呢!”

    “真的?”他满脸不可思议。

    “废话!”

    余橙橙说着,谨慎的朝四周看了一圈,在发现没人跟来之后,郑重的嘱咐他,“天麻是宝贝!我可不想跟别人分!”

    话还没说完,背后传来一声厉喝。

    “喂!你俩干嘛的?窝在老子地盘上盘算啥呢?给我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