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 张可可莫天翊小说by晴晴章节阅读

    张可可莫天翊小说by晴晴章节阅读

  • Li 2020-05-28 14:51
  • 张可可莫天翊小说by晴晴章节阅读
  • 点击阅读
  • 《爱尽几生白发愁》小说简介

  • 我不会在爱你。 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 我们之间就两不相欠了。 愿我们如有来生永不相见…… 可是可可,我忘不掉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 第19章 我是你父亲!

    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小小的身子,如果这是梦,他希望一直做下去……

    直到身子撞在身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白绫身上,两人才身体一颤,猛然惊醒。

    白绫拱手作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被一道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代曼眉毛一挑,嘴角不禁冷呲出声,“你不必拜我,我们本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小公子,你是冥王大人的儿子啊。”白绫着急解释道,这一小一大两张脸一模一样,这小公子难道不知道眼前这位是他的父亲吗?

    “父亲?呵呵……对,他是我的生身父亲,可……那又如何?”短短的一句话,不禁让白绫愣住了,莫天翊更是眼睛猛地睁大数倍,血红的眼珠若隐若现,“你?不认我?”

    “认?为什么要认?”代曼双手缓缓背在身后,前进几步,靠近莫天翊的面前,额头前倾。

    “我……我……我是你父亲!”不敢面对这样一双无惊无喜的眼睛,莫天翊不禁倒退几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的儿子对他竟没有丝毫亲情?

    难道是可可?不会的!不会的!

    “可可她……”莫天翊死死的盯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脸,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就怕他说一句可可已经……

    “住口,你不配说我的母亲!”代曼被激起了情绪,目光死死的盯着莫天翊的双眸,本该是一双深褐色的眼瞳,竟然慢慢的转换成了蓝色。

    蓝色的瞳仁,代表着无边的力量,如果说红色是因为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那么蓝色的瞳仁则代表着无上的权利和力量,三界之中再无对手,白绫一直以来都以为蓝色的瞳仁是一个神话,却没有想到,他家小公子竟是……

    这俩父子真是千古奇葩,一个红色瞳仁已经够惊世骇俗了,谁能想到他家小公子竟然……更加的变态。

    看来以后,这世间,妥妥的是他们的了。

    这下他有大腿抱了……

    心里的愿望是美好的,可是看着争锋相对的父子俩,白绫的心又狠狠的颤了颤。

    莫天翊这段时间已经够辛苦的了,可是小娘娘也是受了不少的苦,如今这父子俩水火不容,实在是令他担忧啊……

    可是他想插嘴为莫天翊说几句话却也是没有插嘴的地方,万一惹怒这两人,那他……直接翘辫子了……

    白绫捂了捂还在脖子上的脑袋,虽然灵魂没有实体,可是谁又希望自己缺胳膊少腿,残破不全呢?不禁倒退了几步,感觉自己的区域,不在攻击范围之内,他才躲在一旁观战。

    不远处的两人还在继续……

    代曼步步紧逼,莫天翊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步一退。

    “你知道什么最可耻吗?”代曼小小的身子仿佛积攒了无穷的悔恨,一步一步对着莫天翊穷追不舍,“我娘亲给我取名叫代曼,她希望我可以活下去,代表她活下去。”

    代表她活下去?什么意思?

    不……不会的!

    “她为了爱你受尽折磨,为了救我一头白发,生死未卜。”代曼小小的手指指着近在咫尺的莫天翊,眼眶里的泪水怎么也憋不回去,“可是那个时候,你在哪?你在干什么?我们用你的时候你不在,事情过去了再出现,这样的父亲,这样的丈夫,我们要来何用?”

    稚嫩的声音,冰冷的话语,莫天翊感觉自己的身子要冻僵了。

    要他何用?

    是啊!要他何用?

    他一直以为自己没有错,之前的事情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时候也已经为张可可报了仇。

    张可可跳进轮回井,他也是把她安顿好了的。

    二十五年后,他找到了她,他们又成了夫妻,他心里很高兴。

    在知道怜梦抓走了她后,一直在找她,直到知道了他的孩子出世,知道了张可可一头白发,他恨自己没有陪在他们的身边。

    想着曼华陪着他们,他们的性命应当是无虞的。

    可是他却没有想过,他的缺失对他们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张可可被剖腹他不在。

    张可可跳进轮回井中,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连一句挽留的理由都找不到。

    现如今,张可可被怜梦抓走他还是不在,如果他早早的就处置了怜梦和英莲,那他的可可定当还好好的。

    甚至曼华于他早一步救出张可可,可是他这个当丈夫的,却是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的儿子出世,张可可进去阴缘山,一头长长的乌发转眼之间竟变成了满目的苍白……

    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莫天翊生生吐出一口血水,身子滕然倒了下去。

    看到这里,石堆后的白绫再也待不住了,即使冒着魂飞魄散的下场,他也一定要为莫天翊说几句话,疾步飘去接住莫天翊下坠的身子,“小公子,您错怪冥君了,小的明白您和娘娘受了不少的罪,可是冥君这几日,亦是生不如死啊!”

    抬眼看了看依旧有些蓝色瞳仁的代曼,大着胆子道,“冥君这几日醒着的时间很短,要不就是醉酒,要不就是寻找娘娘。自从知道小娘娘被溪妃娘娘带走,冥君马不停蹄就赶了去,可还是错过了……就这几日娘娘下落不明,冥君已经吐了好几次血,更是滴水未进,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刚刚得知娘娘和您的消息,他拖着虚弱的身子,立马赶了来,因为还是半夜,他不忍吵醒你们,所以一直等在此处……并不是他不想见您和娘娘啊!”

    听了白绫声泪俱下的话,代曼愣了愣,他没有想到,他的父亲也是在乎他的。在乎他的娘亲的,可是那些个女人对他们的伤害,不是他的几句在乎的话,就能够弥补的,“在乎有如何?在乎就能弥补我和我娘受的伤害吗?”稳了稳情绪,蓝色的眼瞳渐渐平息,“你带他回去吧。我娘亲还未醒,暂时让他修养身子,不要再来了……”

    “哎!哎!好!”谢天谢地,小公子总算是听进了他的话语,他就说嘛,哪可能没有亲情在的。

    望着白绫扶着的那道身影渐渐消失,代曼陷入了沉思:

    他当然希望自己的父亲是在乎自己的,在乎娘亲的。可是那些伤害也是不能改变的。

    罢了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娘亲,如果不出意外,娘亲天亮就会醒来,现在的天已经隐约有了不少的亮光,他的娘亲就要醒了。

    “代曼。你娘亲已经醒了,要见你!”听到曼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代曼才把目光依旧望着的某处回过神来,身子一闪,就出现在了山洞内。

    “娘亲!”他嗫嚅着有些不敢上前,其实说他恨他的父亲,他又何尝不恨自己,娘亲就是为了救他,才变成了满目的白发,一直昏睡着未醒。

    他和他的父亲,都有保护娘亲的责任,他的父亲没有做到,他又何尝做到了?

    接连九十九日,日日三滴心头血,每一滴血都是挖心的痛苦,这些罪,又有谁替他的母亲受了?

    代曼眼角湿润,脸颊上滑落两行晶莹的液体……

    相对于他的坎特,张可可的心情似乎很好,脸颊上堆满了笑容,满头的白发易遮不住那张绝美的小脸,只见她伸出双臂,对着代曼开口道:“儿子……”一声拖长的尾音,盛满的是满满的思念,“来,让娘亲抱抱!”

    止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代曼一步一步靠近张可可。

    在那么多的日夜,他被离儿救起,吸收离儿的血液,最想的就是他的娘亲。

    如果他在娘亲身边,那该有多好!

    后来他想要醒来,灵魂体必须得到至亲之人心头血的滋养,和阴魄,娘亲为了救他,更是差点命丧黄泉。

    即便是娘亲死了,魂归地府,他们也是可以相见的,可他知道他的娘亲不喜欢那个地方,不喜欢那个昏蒙蒙的天,和那无休止争风吃醋的女人。

    他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不那么早醒来,那么娘亲依旧陪在舅舅的身边,不会经历这些危险。

    可是他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的娘亲……

    “代曼,你娘亲叫你。”随后而来的曼华看着眼前缓慢行走的小人,似乎是没有了灵魂,步履有些颤抖。

    “娘亲!我好想你!”扑进张可可的怀里,短短的可可的两只手臂紧紧的抱着张可可的脖子,不敢松手,仿佛一松手就会看见依旧昏迷的娘亲,“娘亲,我好想你!”

    千言万语都汇聚成一句我好想你!

    娘亲,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想你想的浑身都疼!

    娘亲,我好想你!比任何人都要想你!

    娘亲,我好想你!以后我不会在让任何人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