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凌恒言真真小说第9章在线阅读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凌恒言真真小说第9章在线阅读

  • Li 2020-06-09 17:14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凌恒言真真小说第9章在线阅读
  • 点击阅读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小说简介

  • 冉染重生成了一篇现代言情小说里的反派女配她认为自己的每日任务是抽脸女主角、漂白自身、撩男主的小叔子女配文谁没看过,这道题so easy——是真的吗?冉染:“我能抢回本应归属于我的一切!”言真正:“你今天会摔下楼,把腿断裂。”一天后,打过石膏的冉染:“你究竟是什么人?”言真正:“你对这个危险的世界一无所知。”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在下女主,言出必灵第9章

    一晚上飞快过去。

    周二清晨,言真真再度踏上了上学之路。她已经想清楚了,这么跟着上课不是个办法,听不懂再用功也没用,必须想个办法。

    所以,她今天翘掉了早上的美术课,绕回到了昨天报名的教务处。

    里面负责的老师听了她的话,大感诧异:“你要换课?为什么?”

    “我是国外转学过来的,不太适应这边的教学方式。”言真真不好意思直接说听不懂,厚着脸皮说,“有没有给留学生的那种语言课?”

    老师的面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春和是国际上有名的高中,一年学费五十万,还不包括学杂费,来此念书的学生不是成绩特别优秀,就是家里有钱有权有地位。

    “春和没有这种课。”老师不客气地说,“来我们这边读书的,每一个都是优秀的学生。”

    言真真才不信,真要这样,她怎么可能转学进来?但她也知道,凌家不出面,学校不会破例,故而没和对方纠缠,道了声谢就走了。

    事没办成,言真真却并未回去上课。

    她挑了个安静的草坪,掏出手机和导游刘悠发微信。

    真真:[你知不知道玛格烈的语言学校?]

    导游小悠:[留学生上的那种吗?教英语的?]

    真真:[对]

    导游小悠:[我不是很清楚,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个人,是我们社在当地的地陪,你有什么不懂的问他就行了。]

    她给言真真推了张名片,头像是风景照。

    言真真加了他为好友,重复了一遍内容。

    对方回复得很快:[玛格烈的语言学校我知道几个,但好的收费都很贵,社区学校比较便宜,就是什么人都有,你要哪个?]

    又来一条:[如果你准备进名校的话,最好选个正规的。]

    言真真问:[贵的多少,便宜的多少?]

    对方报价:[三万到八万都有。]

    言真真倒吸了口冷气。

    她说:[谢谢,麻烦你了,我要再想一想]

    对方:[不客气,其实也不一定要报语言班,有学生做兼职,一对一辅导,价格还便宜,按课时收费。]

    这倒是个好办法,可言真真也没立刻答应。

    阳光很好,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又有微风拂面,很是舒服。她把书包塞到脑后做了枕头,就这么躺下补觉了。

    远处的体育楼上,两个少年在天台吹风。

    其中一个拍了拍居中少年的肩膀:“凌恒,看什么呢,美女?”

    他顺着方向瞅了眼,居然真看到斜对面的草坪上躺了个女孩,看不清脸,但细腰纤腿,是漂亮姑娘的身段。

    顿时来了劲,玩笑说:“不会看上了吧?哪个学院的,我叫人打听打听去。”

    “我家的寄宿生。”凌恒瞥了他眼,“别打坏主意。”

    朋友吓了一跳:“你们家还有寄宿生?”

    凌恒平静地问:“很稀奇吗?”

    “呃,那倒也不是。”朋友挠了挠脸。很多富豪都喜欢培养年轻学生,有的专门招待吃饭,有的带到公司参观,甚至还会接受学生社团的采访。

    凌家接受留学寄宿生,一样的文章,少见是少见了些,本质并没有什么变化。

    凌恒结束了话题:“走了,吃饭去。”

    朋友顿时把言真真抛之脑后,追上去嘀咕:“我真不明白了,老师们都说你不用再上什么课了,直接升大学就行,你不肯,可留下来又一堂课不上,天天在学校里晃悠。”

    “这不挺好。”校园是最朝气蓬勃的地方,凌恒比在家放松了很多,慢悠悠地踱步在树荫下,“时间大把,什么都不用急。”

    朋友呵呵一笑,视线停驻在不远处的几个女孩身上:“那你还缺个女朋友。”

    凌恒也看见了,颇为无奈地撇了撇嘴角。

    “咦,我们凌少又翘课了?”迎面打招呼的女孩笑靥甜美,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李大小姐,麻烦别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凌恒的言辞一如既往地不客气,然则不见厌恶,透着熟人的随意。

    李贞琳抿嘴而笑,又和另一个朋友打招呼:“方少也在,你们干什么去?”

    方钧朝凌恒使了个眼色,笑了:“吃饭呗,还能干啥。”

    “一起吧。”李贞琳顺势与他们并肩而走,闲话家常,“过几天是轻絮姐的生日宴,我知道凌妍肯定会去,你去不去?”

    凌恒淡淡的:“我姐去了,我就不去了。”

    “看来这次张轻絮又要失望了。”旁边一个高挑的女孩笑嘻嘻地说,“凌少可是我们这群人里最难请动的。”

    “就是说,次次聚会都缺你。”李贞琳的抱怨里透着亲昵,“知道你爱清净,但轻絮姐十八岁成年宴,一辈子也才一次,你也不给面子?”

    凌恒转过头,阳光下,他乌黑的发丝变成了漂亮的金棕色:“哪个生日不是一辈子一次?”

    方钧大笑,拍着他的肩膀,揶揄道:“我们凌少爷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张轻絮要请他,得亲自出马才行。”

    李贞琳故作失望:“好吧,我的面子不够大,让轻絮姐亲自来。”又气鼓鼓地看着凌恒,“寿星亲自出马,看你怎么办。”

    凌恒不作声,食堂已经到了。

    春和的食堂是出了名的好吃,开发菜色的都是大厨,中西餐都做得很好,但不对外公开,只有学生才能享受,价格也不贵。

    凌恒、李贞琳等人虽是天之骄子,在学校里却不摆谱,和大家一样自己取了餐盘挑选食物,随意找地方坐了。

    然后,接连不断的人路过这里,和他们打招呼。

    “贞琳下课了?下节课是什么?”

    “你们有没有油画作业?我们美术课的期末考就是交一副油画,真要命了。”

    李贞琳的人缘极好,她也好脾气,能招呼的就招呼了声,笑盈盈的,一点架子都没有。

    方钧挑着碗里的面条,小声和凌恒耳语:“怎么样,这个女朋友不错吧?你不爱说话,正要个能说会道的。”

    凌恒说:“你喜欢你上。”

    “配不上配不上。”方钧很有自知之明。

    他是方家三子,头顶上还有个大姐和二哥,姐姐已经结婚进了家族公司,二哥明年就要剑桥毕业,多半也是回家里做事。等到他能插手家族事务,估计上面两个已经各占了半壁江山。

    一言以蔽之,除非他有大本事,大能耐,否则就只能做个富贵闲人了。

    李贞琳是李家的大小姐,自然看不上他。

    “我喜欢比较懂事乖巧的女生,比如寄宿你家的那个。她是日本人吗?听说樱花妹性格都很软。”方钧对言真真印象深刻,这会儿又提起她来。

    凌恒拿叉子的手微微顿住,拧眉道:“别闹。”

    “安心啦,你说的话我什么时候不听过。”方钧摆摆手,“举个例子而已。”

    凌恒不作声了,心里却道,这例子也不准。

    言真真给他的感觉很奇怪,看着乖巧无辜懂事柔软,但本能地让他认为,没事最好别去招惹她。

    能和他父亲同桌吃饭,并且吃得那么香(还打包)的人,不是神经特别粗,就是天生不一般。

    他们俩窃窃私语,难免吸引了女生的注意力。

    李贞琳好奇地看向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凌恒讲了什么话你要听?”

    “没什么!”两个男生异口同声。

    整桌女生都笑了起来,空气都染上了校园恋爱文的粉红色。

    *

    言真真没去食堂吃午饭,春和食堂的平价是针对一般留学生来说的,算起来也要五六十块钱一顿,偶尔吃一顿无妨,天天吃,花销就大了。

    她不太在意钱财,可也没打算乱花,免得被人发现端倪,午饭都是在学校旁边开的赛百味之类的快餐店解决。

    今天,她就一边啃着三明治,一边在教务处附近晃悠。

    她注意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子,只有眼角有些皱纹,身穿香奈儿的套装,挽着一个铂金包,听别人叫她“主任”。

    她说话柔声细语,不疾不徐,但眼神敏锐,语速很快,和她说话的人都不自觉地带有一份恭敬,显然是个厉害人物。

    另一个则是老头,穿得平平无奇,仿佛学校里看门卫的老大爷。

    言真真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可他却是她在做出“碰见学校里的大人物”的言灵后碰见的。

    她心里就有了数,悄悄缀在了后头,等待机会。

    老头穿过小径,离开了绿荫,走向校内有名的铜像。这铜像既不是人,也不是书本,而是抽象的圆球,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晕,仿佛星辰璨璨。

    他不由停下脚步,抬头欣赏。

    言真真心中一动,立即低语:“春和里的大人物在看校门口的铜像,因为年纪大了,太阳又大,觉得有些不舒服。”

    按照言灵的规则,具体的姓名非常重要,但她已经摸索出了解决的办法,只要加上具体的情况,范围便能大幅度缩小。

    因此,大人物不止老头一个,可年纪大了又在看铜像,便一定会定位到他。

    果不其然,老头看了会儿,抬头捂住了胸口。

    她正准备拔腿上前,眼前却突然冒出了另一个窈窕的身影,不慌不忙地扶住了老头,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老先生,你还好吗?”

    声调婉转,语带关切,正是冉染。

    她出现在这里,当然不是巧合。

    剧情已经开始了,冉染记得非常清楚,言真真刚进校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可就和所有的灰姑娘女主一样,她也遇到了一个贵人——春和的老校长,也是这所学校的创办人。

    有了对方的帮助,言真真一个平民少女,才在这个学校里立稳了跟脚,有了和女配们斗智斗勇的底气。

    冉染暂时和女主没有矛盾,但不妨碍她早做准备,为自己避开原本悲惨的命运积攒筹码。

    老校长是个重要配角,出场描写得十分详尽:中午时分,门口的铜像下,看起来平常的老头……足以让她在此守株待兔了。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晕。”老校长笑呵呵地摆了摆手。

    冉染微微一笑,将包里没开封的矿泉水递了过去:“您喝点水,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我坐一会儿就行了。”老校长看着她,仿佛很不好意思。

    过犹不及,冉染怕太过热情惹人疑窦,关照了几句便离开了。

    不远处的树荫下,言真真立在那里,表情有些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