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by青青绿萝裙(凌恒言真真)小说试读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by青青绿萝裙(凌恒言真真)小说试读

  • Li 2020-06-09 17:13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by青青绿萝裙(凌恒言真真)小说试读
  • 点击阅读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小说简介

  • 冉染重生成了一篇现代言情小说里的反派女配她认为自己的每日任务是抽脸女主角、漂白自身、撩男主的小叔子女配文谁没看过,这道题so easy——是真的吗?冉染:“我能抢回本应归属于我的一切!”言真正:“你今天会摔下楼,把腿断裂。”一天后,打过石膏的冉染:“你究竟是什么人?”言真正:“你对这个危险的世界一无所知。”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第6章

      大人要表演,小朋友们就该乖乖地给他们舞台。

      言真真耐心等待。

      果然,张笠要的并不是她的回应,自顾自道:“我要说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必须懂事一点。”

      “什么事?”她问。

      张笠用一种严肃但不严厉的口吻劝诫:“凌家不是一般的人家,你可能觉得只是找同龄人说说话,但看在别人眼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叔叔这次要教你的,就是人言可畏这四个字,你要自尊自爱,别人才会看得起你。”

      呲。牛奶到底了,吸管发出一声空响。

      言真真放下纸盒,不答反问问:“张叔叔是S国人,还是中国人?”

      “我父亲那一代移民过来的。”张笠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问这个。

      言真真歪了歪头,眼神好奇,神情无辜:“哦,原来是20世纪的事了,难怪,那个时候,大清还没亡吧?”

      张笠一愣。

      在他看来,言真真这么个小姑娘,面对这样看似委婉实则直白的职责,可能会羞耻,也可能会愤怒,但怎么都想不到她居然选择了讽刺。

      “可能是我初来乍到,还不太懂S国的风俗,主人家招待我吃了顿饭,我就接受了。叔叔,我做错了吗?”她问这话的时候,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局促不安的小女孩。

      张笠停顿了片刻,才说:“你没有错,只是以后,或许你们可以保持距离。”

      “我相信这是个忠告。”言真真笑容甜美,“谢谢叔叔。”

      张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被糊弄住:“那么,和我保证你会照做。”

      “我相信没有人能够承诺未来。”言真真站起来,没忘记拿上自己的书,“我吃好了。”

      她的脚步一如既往地轻快,像是猫科动物,永远从容不迫。

      张笠盯着她的背影,眉关紧锁。

      *

      露天泳池边,林管家正在监督工人清理泳池。

      天气已经很热了,马上要到社交的季节,凌家庄园会陆陆续续迎来不少客人,作为放松休闲的最佳去处,泳池必须尽早打扫干净。

      “缝隙里都必须弄干净。”他说,“我可不想客人们跳进水里后倒胃口。”

      两个打扫的工人是从清洁公司请来的,老早就听过凌家的严苛,不过这一单的薪水丰厚,并没有怨言,点头哈腰应下。

      海面擦过瓷砖,白色的泡沫顺着水流淌下。两百多平的大泳池,要反复冲洗消毒数次,才能呈现出一池蔚蓝而清澈的颜色。

      林管家站在岸上,负手而立:“怎么样了?”

      “出了点岔子。”张笠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边,低声道,“我估错了青春期小孩敏感的自尊心,好在她没起疑,应该还是信任我的。”

      林管家问:“你提了少爷的事?”

      张笠点头:“丁湘本来就和少爷亲近,我担心出什么岔子,所以想让她离少爷远远的。”

      “少爷的心思,我们都猜不准。”林管家淡淡道,“你还是按照计划,找时间试探她一下。”

      “是。”

      林管家压低了声音:“老爷吩咐,今天晚上给两位客人接风,你找个机会,把监控拿回来吧。”

      “不监视了?”张笠有些意外。

      林管家微微点头:“丁湘要是真的和女儿说了,这么小的姑娘,心里多多少少会怕。可我看了两天,她没什么异样,不像是知道了什么。”

      “除了她之外,我们已经查过了所有线索。”张笠陈述事实。

      “我没说不查。”林管家看向他,“丁湘可能用另外的方式留下了提示,你需要引导她的女儿去发现。”

      张笠顿了顿,颔首应下:“我明白了。”

      *

      言真真在庄园里闲逛了一整天,看似漫无目的,实际上都离灰楼没多远,方便她时时注意动静。

      为了提高命中率,她没有直接言灵监控,而是模糊的形容为“采取了行动”。

      而后,她就瞄见了张笠和林管家短暂的碰面。

      同在一个地方工作,谁和谁说话都不稀奇。言真真并不会就此判断什么,只是默默做了个测试。

      “与监控有关的人采取了行动,因为心里有事,被绊了一下。”她说。

      一分钟后,走在花园小径里的张笠,就不慎踩到了块凸起的鹅卵石,顿时踉跄了半步。不过,他没放在心上,快步走开了。

      啧,果然抓到了。

      好没成就感。

      言真真只觉索然无味。

      紧接着,对工人不满的林管家往前走了步,被软软的水管碰到了脚尖,也稍微晃了晃身体。

      又一条鱼。

      言真真几乎都想叹气了。但转念一想,这才是两条小鱼,大鱼还在后面等着,顿时又高兴起来。

      果不其然,小鱼上钩后,大鱼也露了点影子。

      下午时分,阿杨过来找到她,传达最新消息:“晚上为你和冉小姐接风,记得六点半准时。”

      言真真爽快地答应了,还贴心地问:“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阿杨瞄了眼她的T恤牛仔裙,什么也没说。

      言真真道了谢,保证自己一定会如约前往。她也确实说到做到,在屋里等到路灯亮起,便立即下楼,提前了十几分钟动身。

      背后传来似有若无的嘲笑:“这么心急,吃相越来越难看了,也不知道……”

      苍蝇不咬人,嗡嗡嗡也够烦人的。

      言真真摸了摸脸颊的发丝,借着手指的遮挡,小小惩戒:“嘲笑我的人,会马上撞到脚趾。”

      话音刚落,楼里传来一声闷哼。

      她拨开发辫,愉快地哼起歌来。

      天色暗了,庄园里的路灯都亮了起来。造型各异的石头灯笼透出蒙蒙的暖光,犹如一只只活过来的怪兽。

      言真真走到主楼,刚想叩门,大门就开了。

      林管家不知何时过来,悄然打开了门,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

      青春年纪的少女穿着宝可梦的联名T恤和牛仔裙,乌黑的秀发披在脑后,体型纤瘦,眼神明亮,散发着令老人嫉妒的生命力。

      大部分情况下,这样的打扮绝对不惹人讨厌。

      可现在是接风宴席,虽然是在家里,可按照传统,无论主人还是客人都该正装出席。

      休闲风是大大的失礼。

      林管家的表情严厉起来,无声地注视着她,似乎想用目光逼迫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为此感到羞愧。

      可言真真一动不动,眼神迷惘,就差在脸上写“你看着我干什么”,一点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无声的交锋了片刻,林管家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侧身放她进去。

      言真真礼貌地道谢,怡然自若。

      餐厅已经点满华灯,水晶灯折射出万千光华,对着花园的白色窗扉敞开着,只留下一层薄不可见的窗纱。

      虫鸣与花香扑进餐厅。

      冉染扶着凌夫人下楼,见状微不可见地撇了下红唇,心想,这就是故事的第一个小冲突了,剧情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偏颇,我们的女主还是穿着休闲装来了。

      说真的,她真的不能理解,这种比较正式的吃饭场合,穿正装是常识吧?言真真就这么来了,到底是缺心眼,还是想用这种方式让人印象深刻?

      冉染的余光瞄向凌夫人,她面色一沉,不悦之意溢于言表。

      “为什么她也在?”比起面色不好看的凌夫人,凌妍性子急,直接开炮,“难道我要和女佣的女儿一起吃饭吗?”

      言真真立住,认真打量了一眼凌妍。

      凌妍和凌夫人长得很像,都十分美貌,完全可以出道去当电影明星。然而,她们和凌恒比起来,却少了一点精神方面的气质。

      不过这都不重要,言真真对比了一下凌妍和自己的脸,同样发现并不相似。

      对方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羞愧而走,凌妍顿感不满:“妈咪,和这样的人一起吃饭,传出去我可要丢大脸了。”

      “你不吃不就行了。”凌恒面无表情地走进餐厅,抢在林管家拉椅子之前,抬脚勾出了椅子腿,抱着手臂坐下,“就当减肥。”

      凌妍气死了:“你到底帮谁?我是你亲姐。”

      “我当然在帮你,饿死事小,丢脸事大啊。”凌恒说。

      “妈咪啊!”凌妍一向说不过这个弟弟,抱着母亲的手臂撒娇,“你也不说说小恒,他坏死了。”

      凌夫人已经调整了情绪:“是你先惹事的,好了,坐下。真真虽然是阿丁的女儿,但不是我们家的下人,你对她客气点。”

      “下人好歹还干活呢,她不就白吃白喝?”凌妍嗤之以鼻。

      冉染避开了凌恒的位置,坐到凌妍的另一边,闻言无奈。怪不得凌大小姐那么炮灰,说话不过脑子,“白吃白喝”把她也说进去了,到处得罪人。

      但她不是原主,自尊心没那么敏感,当做没听到。

      言真真就没这么大度了,她本来已经拿起了开胃的气泡酒,听了这话,黑白分明的眼珠睃了过去,清清泠泠,冰得很。

      “我必须提醒你,你在家里也是白吃白喝。”凌恒开口,怼亲姐,“你去年就已经成年了,可没往家里挣一分钱,花出去的倒是不少。”

      凌妍哼了声:“别拿我和你比,你是天才,不然怎么你才是继承人呢。”

      “嫉妒的话,和你换好了。”凌恒的眼里闪过一丝晦涩,“你要吗?”

      凌妍刚打算反驳“你舍得吗”,就听林管家说:“老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