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情> 爱你情谋已久by玖玥瑾(盛楠洛雪)小说试读

    爱你情谋已久by玖玥瑾(盛楠洛雪)小说试读

  • Li 2020-06-09 17:40
  • 爱你情谋已久by玖玥瑾(盛楠洛雪)小说试读
  • 点击阅读
  • 《爱你情谋已久》小说简介

  • 为了不受到继母的摆布,成为一个联姻的牺牲品,洛雪居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将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去,让盛楠彻底的嫌弃她,而不要她。可是令洛雪没有想到的是,当初与她发生一夜缠绵的那个陌生男人,竟然就是盛楠。一切都是天意的安排,洛雪她也只能是认栽了。发生在他们之间的爱情,却是让洛雪就此的幸福了一生。
  • 爱你情谋已久第18章 他死都不会背叛变心

    方樱子刚刚平稳的心,又不安起来。

    但她断然不敢再多话,只是默默打量着窗外的夜路,大脑飞快寻思着,她要尽快找到机会逃跑,彻底离开江城,这辈子再也不见盛楠……大不了她再卖几个男人挣钱整个容,让盛楠永远找不到她!

    盛楠太可怕,远远没有她以为的那么好骗……

    这才一个月的时间,他就查出这么多事,甚至连洛雪妈妈那么隐蔽的事,鬼神都难查,他是怎么嗅出端倪的……

    早知道他这么牛X,她骗不起……她还不如当初收了他那五百万,悄悄跑到另一个城市过她的滋润日子去……

    她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可盛楠根本没给她机会逃,下车以后一直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带到了一个像是郊区的破败宅子里。

    “这,这是哪儿啊?”

    她忍不住颤声问道。

    盛楠却连回答都懒得答,大手一推,就把她推进了一间屋子里。

    方樱子拢紧身上的衣服,惊慌四处查看。

    昏黄的灯光里,床上传来一个男人困兽般的粗喘声。

    “啊~”

    方樱子看清那个男人时,吓得尖叫起来。

    而与此同时,那男人听见了女人的声音,立刻一跃而起,扑向方樱子……

    “盛总救我,救我……”方樱子拼力嘶喊,却瞬间被那男人压倒在地,身上的衣服三两下就被扯开。

    方樱子下一声“救我”还没喊出来的时候,已经被那男人狠狠刺入身体……

    剧痛让方樱子哀嚎连连,却挡不住那男人疯狂的冲撞……

    “孩子……我的孩子……”

    方樱子嗓子完全劈裂。

    可盛楠冷眼看着这一切,面不改色,直到眼看方樱子身下鲜血淌出,才终于凉凉开口。

    “现在是不是想起来,还有什么没对我坦白?”

    “盛楠!你好狠!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方樱子抵死狡辩。

    盛楠冷冷扯唇,“那就祝你,好好享受。”

    他说完便退出了房间。

    夜幕深远,月朗星稀。

    他记得,第一次去学校找洛雪时,也是这样一个晴朗美丽的夜。

    那一晚,他原本计划带洛雪去父亲居住的山顶,一边赏星星,一边品清茶,顺便再告诉洛雪,盛家的男人,对爱情,对婚姻,都是绝对的专一和忠诚。

    哪怕心爱的人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也绝对不会变心。

    就像他的父亲,在母亲离去后,独自搬到葬她的地方,日日夜夜地陪着她,不让她在另一个世界,孤单寂寞……

    可那些话啊,终究没有对她说出口。

    因为他看到的那一幕,深深刺痛了他,让他死死锁上了心门。

    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的真心岂是随便就能给谁的!

    即使到今天,洛雪和那老男人之间的一举一动,也依旧在刺着盛楠的心。但是金湾那一夜荒唐的错误里,他再清楚不过,洛雪的身子是干净的。如果没有方樱子险恶的横插一脚,他一定会在那一夜后,好好向洛雪问清楚,曾经那个老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现在,他没机会,也没必要了。

    他也是逼死洛雪的刽子手之一。

    他尤其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当他们那未成形的可怜孩子流出洛雪身体的时候,他竟狠心说那是她自己的事……

    她当时该会有多难过,多绝望?

    悲从中来,盛楠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重重的耳光……

    而洛雪所遭受的那些身体上的痛苦,就让方樱子一点点来偿还吧!

    盛楠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

    盛楠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冷的笑来。

    他唤人倒来一杯水,把厚重的药粉倒进杯中,摇匀,示意人给房里的男人灌下。

    已经透支到几乎虚脱的男人,再次被药效点燃……

    他像一头发情的猛兽一样,重新又扑到了几乎奄奄一息的方樱子身上……

    盛浚,别怪我心狠。

    如果不是你给我下那么狠的药,我就不会犯下那个错误,错认了这个卑鄙的女人,又让洛雪承受那么多身心剧痛。

    如果没有那一夜的荒唐,第二天便拿到奶奶办来的结婚证的我,即使再愤怒和不甘,也会和洛雪好好过日子……甚至,会渐渐爱上她……

    盛楠捂住眼睛。

    唯恐会有什么灼心的东西,滚落下来……

    他缓缓向外走去,身后传来声声淬毒咒骂。

    “盛楠,你该死!你们姓盛的,都该死!”

    盛浚已经快被药性折磨到生不如死,精尽而亡。

    他虚弱的嘶吼声里,满满都是仇恨。